與婠婠同居的日子 第四章 美女上廁所,很嚴肅的課題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一覺睡到大天亮。
楚河這一夜睡得舒暢之極。
宿醉初醒的負面狀態在他身上完全看不到,失戀的陰影也仿佛已經離他而去。醒來后的他,無論身體還是精神,都處于巔峰狀態。
這倒不是說他沒心沒肺,而是他極擅長調整和控制。這便是那個屬于他的領域賦予他的能力之一。
但是睡一夜好覺并不能解決任何問題,尤其是楚河最關心的,家里那兩尊大神的問題。
當楚河打開臥室門之后,不出意外地,發現那兩尊大神果然還呆在客廳里,就在椅子上坐了整夜。
不愧是小說里穿越來的武林高手,枯坐整夜的兩女看起來仍是容光煥發,不露絲毫疲態。
笑容滿面地對兩女道了聲早安,好像這一正一邪兩位大姐早和他熟識一般,楚河不露半分異樣地自她二人中間穿過,出了大客廳,進了衛生間洗漱。
見楚河如此鎮定自若,彼此提防了整夜的婠大姐和師小姐不是均是有些好奇。好奇之外,倒也暗生佩服。
要知道,從楚河昨日的言談看來,他是認識婠婠和師妃暄的。既認識她倆,自是清楚她倆的手段。而楚河自己卻是一個完全不通武功,在她倆面前沒有任何自保之力的普通人。在這個小環境內,楚河的性命可以說完全掌握在她倆手上。
但楚河不卑不亢。既不因她們那隨時可置他于死地的力量而畏懼,且不因她倆的傾城顏色而動容。
不貪不懼,不妄不癡。
現下沒有醉酒,處于清醒狀態的楚河給兩女的就是這樣一種印象。
僅憑這一點,就已經足夠她二人有點佩服楚河了。
當然,只憑這種傻大膽不懼外加不解風情似地不貪表現,是無法完全打動二女的。以婠婠那種詭詐多變,外加翻臉不認人的性情,楚河的生命安全仍沒有保障。
衛生間里的楚河哼著歌,鎮定自若地噓噓,洗手,刷牙,洗臉,梳頭。清理完了個人衛生之后,他走出衛生間,目光從容,自然大方地看著兩女,隨意地問道:“兩位早上想吃點什么?”這語氣隨意地就像是問來他家做客的好朋友一般,自然地很,不帶半點做作討好。
他倒是不擔心兩女點出這里沒有的吃食。現代的小吃花樣繁多,早點種類多不勝數。隋唐時的飲食跟現在比起來,可稱單調。更何況,師小姐是尼姑,吃齋的,不會挑食。婠大姐在魔門,從小磨煉,習慣了吃苦。兩女看上去嬌滴滴,卻絕不是挑肥揀瘦的千金大小姐。
果然不出楚河所料,聽他問起,婠婠馬上便好似跟他很熟了一般,說道:“人家想吃餛飩,最好來碗鴨腳羹呢!”
師妃暄似有些不好意思,略微躊躇了一下才道:“有勞公子了,妃暄要一碗素冷淘即可。”
聽兩女這般一說,楚河心里卻是沒來由地嘆了口氣。楚河所學極博雜,自然知道餛飩、鴨腳羹(即用鴨腳葵的花煮的湯菜)、冷淘(就是面條,那時候還沒面條這種說法),基本上都是平民平姓的主食,算得上低檔食品了。雖然隋末天下大亂,但兩女的出身卻是不凡,按說還是有奢侈**的條件和機會的。但只看她倆點的東西,就知道兩女早養成了艱苦樸素的習慣。
古人習慣一日兩餐,第一頓飯稱朝食,在辰時吃;第二頓飯稱晡食,在申時吃,頂多有錢人家會在夜里加餐夜宵。現在才是早上七點左右,一般來說,還沒到早飯的時候。兩個姑娘看樣子實在一夜枯坐餓得很了,否則婠婠不會客氣,師妃暄卻絕對要多矜持一陣的。
兩個女孩子都是十七八歲年紀,在現代還是家長的掌上明珠,心尖兒寶貝,正是稚嫩嬌氣的時候。而這兩個女孩,卻已縱橫捭闔,勾心斗角。更兼身處血腥廝殺之中,歷經險象環生的險境早如家常便飯。不知怎地,想起這些,明知她二人在自己面前是絕對強勢,楚河心中卻也沒來由地升起一絲憐憫。
但他卻沒將這憐憫掛在臉上。他知道,對好強的婠婠來說,最不需要的就是憐憫同情。而對一心天道的師妃暄來說,人世間的任何感情都只是修行的魔障,需她堪破,更不會將之放在心上。
仍舊平和地笑了笑,楚河說道:“餛飩家里沒有,我到外面去買。那鴨腳羹在我們這里卻是冷門菜,沒多少人吃,可能買不到。不如給你來份兒烏雞天麻湯吧,滋補得很。至于冷淘,嘿,家里就能做。不是吹噓,我煮冷淘的手藝可不比大酒店里的大廚差。你倆等著,我這便去準備。”
說罷換了鞋,便待出門。大門還沒打開,便聽婠婠小聲道:“那個,敢問公子,不知那茅……”頓了頓,以更小的聲音道:“不知那更衣之所在何處?”
楚河一愣,琢磨了一陣才回過味兒來,不由啞然失笑。更衣之所,不就是廁所么?古人稱上廁所叫更衣,婠婠可能覺得說茅廁二字太不淑女,便換了種委婉點的說法,讓楚河琢磨過來之后,想笑又不敢笑,實在憋悶得慌。
調整了下表情,以最自然的微笑面對婠婠,說道:“我早上進去的那間便是。唔,家里小,男女便室是不分開的,委屈婠大姐了。”
婠婠俏臉微紅,在楚河面前出現以來頭次微微低頭,邁動那雙小赤腳向著衛生間走去。楚河本待早些離開,免得惹婠婠惱怒,轉過來一想,人家婠大姐可不會用馬桶啊!再說了,上大號擦屁股用手紙那可是直到元朝以后才開始流行起來的,元以前的朝代惜字惜紙,那紙是承載文化的象征,可不敢用來擦屁股。人們上完大號,那可是用木籌、竹籌這種片狀物刮的。那東西哪兒能清理干凈?所以有錢人家上完廁所最好洗個澡換身衣服,沒條件洗澡的,身上就得灑香料。
想到這里,楚河差點兒笑了出來。黃大師筆下的女子個個都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就是不知道她們上廁所用啥玩意兒清理。尤其是像婠婠、師妃暄這類經常要滿世界亂跑的女子,有時候荒郊野外一呆就是大半個月。吃睡都好解決,可那事兒……總不能背個包,里邊兒都裝竹片兒吧?用樹葉嘛……嘿嘿,她們嬌嫩的屁屁能不能承受都是個大問題。
楚河越想越好笑,最后終于忍不住嘴角微翹,面含怪笑。當然這笑一閃即逝,沒被任何人看到。
嗯,必須給婠婠指點一下上廁所的現代技巧!
楚河大義凜然地朝著衛生間走去,此時婠婠已經進了衛生間,門也順手關上了。但她不懂用現代鎖,雖看著楚河轉動把手開門而學會了開門,卻不知怎樣鎖門,是以未曾將鎖從里邊兒鎖上。
楚河同學走到門口,敲了敲門,道:“婠大姐?”
婠婠嗔怒的聲音自門里傳來:“你這人好不曉事,怎能在此時來這?”
“呃……”楚河噎了一下,隨即灑然一笑,道:“婠大姐,這里邊兒的陳設可能婠大姐從未見過,小弟只是想指點一下婠大姐該如何使用而已。當然,婠大姐冰雪聰明,能無師自通也說不定。若用不著小弟,那小弟這便走了。”
門里靜了一會兒,隨即傳來婠婠那略有些不自在的聲音:“別,你進來吧。”
楚河擰開門,大大方方走了進去。婠婠咦了一聲,奇道:“你怎能進來的?我明明已將門關上了……哦,你有此門鑰匙是不是?不對呀,沒見你手上拿鑰匙呀!”
楚河~0~……
如此這般地講解了一番,才教曉了婠婠如何將門自里邊反鎖。婠婠學懂之后,卻將楚河趕到門外,將門鎖上之后,頗為自得地道:“這下若我不開門,你便進不來了吧?”
楚河一拍腦門,感到頭終于有些暈了……
再次進去之后,卻見婠婠對著衛生間里那面落地鏡十分感興趣。站在鏡前不住地顧影自憐,嘖嘖稱奇,“我果然比師尼姑要漂亮呢!小子,這寶物甚是珍奇,歸我了!”
沒有師妃暄在場,婠婠連門面都懶得裝了。
楚河無奈道:“婠大姐想要,這種玩意兒送你個百八十面都沒問題。此物最是普通不過,不值錢的。”在浴室里裝落地鏡,純粹是楚河的陰暗心理和惡趣味了。從前和徐曉珊同居時,他喜歡邊洗鴛鴦yu邊和她zuo愛,就對著鏡子做,也算是一種情趣。如今睹物思人,卻覺得這鏡子份外刺眼,只想將其砸碎。
婠婠卻是不知楚河心中所想。錯將俗物認成珍寶,她倒也不著惱,馬上不著痕跡地轉移話題:“你方才說,要來指點我什么來著?”
楚河道:“指點不敢當。就是這里的東西大異婠大姐從前見識過的,如要用得順手,只消看一眼便會。”
說罷,便指給婠婠如何使用水籠頭,如何使用馬桶,如何沖水,如何取用手紙。爽完后洗手時怎樣取洗手液等等……衛生間里的所有細節楚河都一一講到,甚至連坐馬桶都親自示范了一下,手紙的用途也講得很清楚。
這種話本不能當著一個女孩子的面來說,不過楚河此時表現得大義凜然,不帶半點不健康思想。無論動作、表情、語氣、眼神都無懈可擊。婠婠雖然時有聽得心下著惱,俏臉微紅,卻也沒辦法沒借口翻臉。她極是聰明,楚河只需講解一遍,她就能完全記住,學會。當楚河講完之后,想讓她復述一遍時,婠婠終于有了發飆的借口,臉上笑得傾國傾城,眼中殺氣卻閃個不停,道:“難道你也想我如你剛才一般,坐在這馬桶上給你看么?”
眼見弄巧成拙,楚河在婠婠抬手發飆之前,抱頭鼠竄。在師妃暄古怪的目光下奪門而出,沖出了自家大門。
說句老實話,若婠婠真想對付楚河,楚河的速度估計要再提十倍才能逃脫。待楚河逃出之后,婠婠砰地一聲關上衛生間的門,嘴角卻露出一抹狡黠的笑意,自語道:“師尼姑看起來也有些內急了,只是她在這方面面皮嫩得很,不好意思向那小子主動問起。哼哼,我是不會告訴她該如何用這些東西的,那小子被我一嚇,也不會再主動提起教師尼姑。呵呵,真期待師尼姑急得無法可施的窘態呢……”
……
(小弟的要求也不高,要是大家覺得看得有點兒意思,給兩張推薦票吧!)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來源:手機小說 書名:與婠婠同居的日子
  • 推薦1:小說之家
  • 推薦2:書友之家
  • 推薦3:小說搜索
  • 推薦4:書房小說
  • 欄目導航

      AD

    熱門文章

      AD

    相關文章

      AD

    熱門圖文

    點擊數:
    买彩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