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婠婠同居的日子 第廿六章 我這是輕功,不是跳樓!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從什么時候開始,俺要睡沙發了呢?
楚河仰躺在沙發上,雙手枕在腦后,眼神無力地盯著天花板上的吊燈。
先是婠婠以“天大地大師父最大”的理由霸占了他的臥室。然后楚河又看在師妃暄那方素帕,給自己的汗弄得幽香不在的份兒上,將另一間床上用品齊全的客房讓給了師小姐。
結果我們的楚大將軍自己,黯然神傷地躺在了沙發上。
“這暗無天日的生活,何時是個頭啊!”楚河深深地嘆了口氣,翻了個身。
突然,手機鈴聲響起。那個特別來電專用鈴聲響起的瞬間,楚河就像是養成了條件反射的狗一般,一個翻身,猛地抓起電話。
“怎么樣,你還好么?”電話那頭傳來一個低沉的男子聲音。在這黑暗靜寂的客廳中,這個聲音聽起來很有些陰森的感覺。
“拜托,請你說話正常一點好不好?不要再用這種陰森的語氣折磨我的神經了,我今天已經很郁悶了!”楚河真的好郁悶,好想把天魔真氣直接封進電話那頭那家伙的小弟弟里面。
“呃……這種語氣不好么?其實我就是想增加一點神秘感吖!”電話那頭的人馬上換了一種語氣,好像春guang燦爛的二師兄,喜氣洋洋地說:“我給你打這個電話,就是想告訴你,‘醫生’越獄了。”
“‘醫生’越獄了?發生了這么嚴重的事情,怎么你的語氣聽起來這么高興?”楚河更加郁悶了:“老實說,是不是你做內應幫助他越獄的?”
“啊?怎么可能?不是你說我的語氣太陰森,讓我換種語氣說話的么?”電話那頭的人聽起來很委屈,很受傷。
“真的很懷疑你是怎么成為部門聯絡人的……你一定是走了后門,否則以你這種智商根本連進部門打雜的資格都沒有。”楚河說話相當直接,一點也不考慮會不會傷人心。
“我沒有……”電話那頭的人剛準備奮起反擊,就被楚河打斷了。
“好了,少跟我廢話。越獄就越獄了吧,關我屁事。沒什么別的事了吧?沒事的話我掛了啊!以后這種小事不要來煩我,一秒鐘幾十萬上下呢……”
“呃,別急著掛。龐科長讓我提醒你一聲,‘醫生’可能會找你進行報復。在沒有再次將他抓捕之前,你一定要注意安全……”
“他連我長什么樣兒都不知道,怎么找得到我?除非你是內應,把我的資料告訴他!”
“這怎么可能……”
啪,楚河掛了電話,懶得理那家伙的憤怒申辯了。
“醫生”?醫學界的敗類,楚河的手下敗將而已,連影響他心情的資格都沒有。真是想想都覺得白耗大腦內存。
“哎……還是想想怎么結束這悲慘的生活更現實一點……”楚河又翻了個身,倆妞怎么就這么不自覺呢?到他這兒也有好幾天了,怎么就不想想辦法多出去逛逛熟悉一下環境呢?難道真的被遍地的摩天大樓和滿街的汽車嚇住了?
就這么胡思亂想著,楚河漸漸睡了過去。
……
“我藍天錘體重八百斤,手持兩柄大爹,有萬夫不擋之男!”呱躁的電話鈴聲又響了起來。這由藍胖子親自錄制的來電鈴聲正瘋狂叫囂著,將楚河叫醒了過來。拿起電話一看,還只是早上六點,太陽都還沒起床呢,藍胖子這號超級懶人怎會這么早就打電話來?
“我說胖子,你不想增肥了?這么早就起床,什么時候才能長到八百斤的體重啊……”楚河懶洋洋地起身,活動了一下有點酸疼的肩膀。
“我這不是替你河子辦事兒來著?昨兒個忙了整整一宿,總算把你交待的事情搞定了。”胖子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委糜。
“是么?那酒吧關門兒了?老板進去了?”
“老板是進去了,不過酒吧卻歸我了。”胖子嘿嘿一笑:“那小子忒傻,我藍大先生區區一個美人計起手的連環計,就把他套進去了,乖乖將酒吧產權證雙手奉上……隨后我略施小計,收集到他組織*、走私洋酒、販賣搖頭丸、K粉的犯罪證據,華麗麗地將他轟殺至渣……唉,恨不早生一千八百年,與諸葛武侯一較高下啊……放眼世間,沒有對手的感覺,真是寂寞如雪……”
“行了行了,別吹了,你胖子有幾斤幾兩我楚河還不知道?”楚河打斷了胖子的長篇大論,他只想知道結果,過程什么的都不重要了。“胖子,多謝你了。有空兄弟親自下廚,請你吃飯。”
“十幾年兄弟,說謝謝就生份了。請我吃飯的話,蛋炒飯還是免了……”胖子嘰歪一陣,話鋒一陣,神神秘秘地問道:“你屋里那倆妞還在不?”
“還在……請神容易趕神難哪……”
“雙fei了沒?”
“你這流氓!我雙fei,我他媽天天雙fei!”一提這茬,楚河就怒了。還雙fei呢,恐怕摸摸小嫩手自個兒的腦袋就會搬家!“不說了,有空來我家吃飯!”
掛斷電話,楚河起身穿衣,洗漱一番之后,跑上天臺。
先做一套廣播體操熱熱身,然后面向東方,吸收太陽精氣,吞食天地精華,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返虛……
站樁十五分鐘之后,楚河開始踏出基本步法。由慢至快,由緩至疾。踏了十幾圈后,楚河只覺一股熱氣從腳底升起,瞬間涌遍全身。
在這一瞬間,楚河只覺自己全身都充滿了力量,情不自禁仰天長嘯一聲,吐出胸中濁氣。然后屈膝,彈腿,整個人拔地而起!
這一跳,居然離地足有兩米。楚河感覺自己成了超人,他在空中邁開大步,踏空前行!
@@?……怎么好像越過天臺欄桿了?冏!那下面是什么?好像是小區草坪。囧……身體怎么在往下掉了!喂喂,我還沒飛回天臺上去呢,等一下再掉吖!
呼地一聲,情不自禁地跳出了天臺欄桿的楚河,直接從八層樓的小區天臺上向下墜落!
“救——命——啊——”楚河雙手胡亂揮舞,想要抓住什么。雙腿亂蹬亂彈,可剛才那讓他騰空而起的真氣,這會兒卻消失得無影無蹤。
難以抗拒的地心引力拉著他的身體飛快地朝樓下墜落,身處半空的楚河已經快要絕望了。正在這千鈞一發之際,一道白綾嗖地一聲自楚河臥室窗口射出,攔腰纏住楚河,在楚河離地面僅有一層樓的高度時,生生將墜勢止住。
“嘔……”繃得筆直的白綾上的拉升力道和下墜產生的沖力在楚河體內狠狠地PK了一把,不但讓楚河感覺自個兒腰就要斷了,還讓他產生了一種很強烈的妊娠反應。
唰地一聲,那白綾拉著楚河飛快地上升,眨眼間就已到了他臥室窗口。
“婠大姐早上好啊!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哦!”楚河身子懸在窗外,兩手死死地扒著窗臺,對正站在窗口慢條斯理地收著白綾的婠婠笑道:“小弟清晨起來,見天地之間充斥著最純正的天地精華,情不自禁便開始修煉婠大姐教我的輕功。小弟見這棟樓高度正好合適,便試著跳一跳。其實婠大姐不必拉我上來的,小弟絕對可以安全著陸……”
“哦,這樣么?那真不好意思,打擾你練功了。來,人家幫你再跳一次吧!”說罷,婠婠伸出玉手,作勢欲推。
楚河噌地一聲竄進了窗口,身手敏捷得就像大師兄一樣。他拍了拍雙手,哈哈哈大笑三聲,說道:“還是算了,以后有的是機會再練。若是跳下去了,再從一樓爬上來很是累人呢!”
“嗯,說的有道理。”婠婠收起白綾,瞪了楚河一眼:“只是為什么人家剛剛聽到某人像殺豬一樣喊救命?”
“有么?我怎么沒聽到?”楚河滿臉泰然自若。其實婠大姐說的不錯,若論嘴尖皮厚,楚河、婠婠、師妃暄乃是處于同一高度的。
“咦,我的鼠標怎么……”楚河目光越過婠婠的肩膀,隨意地在自個兒臥室里掃了一眼,忽然發現電腦桌上的機械鼠標不知何時變成了一堆碎片。
“是誰?誰向我可憐的鼠標下這種毒手?”楚河簡直是怒發沖冠:“雖然只是個不值錢又落伍的機械鼠標,可是它陪了我整整兩年了!誰這么狠心……”
“哦,人家昨晚看到這個東西很新奇,拿起一看,發現里面有個小球滾來滾去的很有意思。人家就是想知道里面是什么樣子的,便把它拆開了。”婠婠說著,右手托起一個塑膠球,“這個小東西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成的,圓滾滾的,還有彈性,真的很好玩呢,人家昨天玩了半夜……”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來源:手機小說 書名:與婠婠同居的日子
  • 推薦1:小說之家
  • 推薦2:書友之家
  • 推薦3:小說搜索
  • 推薦4:書房小說
  • 欄目導航

      AD

    熱門文章

      AD

    相關文章

      AD

    熱門圖文

    點擊數:
    买彩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