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婠婠同居的日子 第卅三章 陪倆妞逛街去! 下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看到沒?這就是紙鈔,用來代替你們那兒的銀子的。喏,這是一塊,這是五塊,這是十塊,這是二十,這是五十,這是一百……上面的畫像就是本朝太祖毛爺爺……”
站在一間大超市對面一條小巷子里,楚河拿著一疊各種面額的鈔票在倆妞面前顯擺,一一教她們認清鈔票面額。跟她們說銀票她們也不懂,中國最早的銀票“交子”,也是在北宋才出現的呢。
他現在可不敢帶著倆妞大搖大擺地走大路了。路人古怪驚艷的目光和居高不下的回頭率他還能勉強忍受,可是警察叔叔們不信任的眼神,卻讓他如芒刺在背,不爽得很。
“咦,本朝太祖是你爺爺么?”婠婠驚奇地說道:“那你豈不是皇孫?”
“你看我像皇孫么?”楚河指著自個兒鼻子問。
“不像……你這么大了,還住那么小的房子,連間宮殿都沒有……”婠婠搖頭道。
“所以了,我不是皇孫。叫一聲毛爺爺,是表示尊敬。我們中國,現在已經沒有皇帝了。”楚河給倆妞一人發了一張一百面額的鈔票,笑瞇瞇地說道:“來,給你倆一百塊錢零花。以后我不在家,想買什么吃食,自己到超市或者零食店、水果店去買。”
倆妞接過紙幣,好奇地摩挲翻看著。師妃暄研究了一番紙幣,忽然問道:“沒有皇帝,那國家由誰來治理?沒有皇帝,若有外敵入侵,誰組織派遣軍隊抵卸?災年時誰下旨賑災?它國來朝時,誰接見使者的朝貢?一個國家怎能沒有皇帝?”
看著師妃暄一臉憂國憂民的神情,楚河心中暗嘆了口氣。便連一向與師妃暄針鋒相對的婠婠,在這個問題上也與師妃暄保持一致見解。師妃暄每說一句,她便輕點一次下巴。
這倆妞,封建思想根深蒂固啊!
“在現在的世界,我們已經無需向任何人下跪磕頭,也不需要向任何人稱臣稱奴。我們在任何一個地方都可以挺直脊梁。國家自然有人打理,我們不在其位的,只需要用心關注,隨時監督就可以了。”
楚河耐心地向倆妞講解道:“雖然某些方面,強人政治、人治主義比比皆是,但是國家在發展,社會在進步,法制在健全。總有一天,我們每個人都能真正參與治理國家。當今的天下,再不是一家一姓的天下,已經真正成為了天下人的天下。我們每個人,都可以大聲說,我就是這個國家的主人。在面對外賓時,我們照樣可以代表國家的形象。有外敵入侵時,我們每個人都應該挺身而出,不需要動員,不需要命令,只要有一顆愛國心,那便足夠了。”
歇了口氣,讓倆妞仔細品味一番他方才的話,見倆妞的眼神由迷茫漸漸轉為訝異、震驚,楚河笑了笑,說道:“當然,我剛才說的都是些大道理,某些地方也許與現實不符。許多不盡如人意的地方還需不斷地改進。但我的要求其實也不高,不必下跪磕頭,無需稱臣稱奴,便已經很滿足了。畢竟在我們這個國家,民主化進程還不到百年,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呢!”
見倆妞仍是一副震驚不已,難以置信的樣子,楚河暗自嘆了口氣。心說這倆妞一時還真接受不了這兩種思想的碰撞。畢竟倆妞連什么是民主都不知道呢!
想想也是,如果楚河是宮里最后一個太監,當了幾十年奴才了,突然有人跟他說:恭喜你,咱們中國沒有皇帝了,以后也不興磕頭了,大家見著國家領導也不需要稱臣喊萬歲了。您是自由人,能自個兒當家作主了,公公您終于能出宮了!……那心理落差一時間絕對調整不過來,彎了幾十年的脊梁,一下子也絕對直不起來。
“只能以后慢慢潛移默化了。”楚河暗自想道,朝倆妞笑了笑,說:“好了,有關這個世界的一切,你們以后有的是時間慢慢了解。我們還是先去買東西吧,以后可再也不能穿成這樣兒出門了。”
倆妞默默地點了點頭,思想碰撞產生的火花雖一時無法熄滅,但倆妞都是聰明人,知道想不通的問題多想也是無益,干脆將其扔到一旁。楚河說的對,以后有的是時間慢慢了解、思考。
楚河帶著倆妞過了馬路,進了超市大門。幸好這間超市不像有的地方,掛塊牌子說衣衫不整者不許入內。否則就憑婠婠那雙踩得啪噠直響的人字拖,就得被拒之門外。
楚河帶著倆妞,無視超市顧客和導購員們怪異的眼神,直奔超市女裝部。一路上琳瑯滿目的商品瞧得倆古代妞眼花繚亂,小聲驚嘆不已。
一路殺奔至女裝部,楚河很豪偉地一揮手,說道:“這里的衣服,隨便你們挑!”
“啊,好漂亮啊……”婠婠兩眼放光地看著滿衣架的各式服裝。
“太,太暴露了……”師妃暄小臉兒暈紅,有些不知所措。
隋末風氣還是不如唐時開放,但婠婠是魔女,本來就穿著暴露。所以那些露背裝、洞洞裝、開叉到大腿的裙裝,在她眼中根本算不得什么。
而師妃暄卻是個出家人,平時滿江湖瞎竄的時候,都穿著男裝。一下子看到這滿架的不是缺袖子,就是缺領口的女裝,想到這些衣服穿在自己身上的樣子,馬上就被自個兒羞紅了小臉。
女裝部的導購小姐們見楚河帶著倆看上去不知所謂,卻偏偏美得一塌糊涂的妞,嫉妒倆妞美貌之余,恰逢楚河擺出一副標準的凱子造型,頓生報復之心。紛紛圍上來拉著楚河嘰嘰歪歪,想狠下屠刀,好好放一回這凱子的血,以安慰她們受傷的心靈。
楚河雙手往下一按,大聲道:“請尊重我們的自由選擇權!否則我們立馬閃人!”
絕招出手,整個世界清靜了。在導購小姐們幽怨的目光中,楚河領著倆妞施施然走到一排裙裝前,說道:“凡是你們看上的,盡管挑出來。試了之后覺得滿意的,不必猶豫,馬上打包帶走。”
這話剛出口,楚河就后悔了。
因為興奮地小臉兒通紅的婠婠,小手畫了一個大大的圈,說道:“人家要把這里所……有的衣服全部帶走,回去一件一件慢慢穿……”
“妃暄,咱們到那邊兒去看看,不理這丫頭。”楚河決定對婠婠采取無視策略。
“小氣男人!”婠婠嘟起小嘴,“最多今天你給人家買了,人家以后賺到錢買還給你嘛……”
“婠婠,話不是這么說的。雖然我有點閑錢,可是你看這地方這么大,這里的衣服這么多,我要是真給你全部買下來了,你讓我們三個以后吃什么?喝西北風么?”楚河給這丫頭擺事實,講道理:“再說,現在這錢也不是這么好賺的。就說你吧,你什么都不懂,學歷證明什么的先別提,就連身份證都沒一張,你該怎么賺錢?暫時還不是只能靠我養著!”
婠婠鄙視地看了楚河一眼,不屑地哼道:“賺錢有什么難的?仔細瞧好了!”說罷,她左右張望一番,瞧見一個站在試衣間外等著老婆試衣服的中年猥瑣大叔,正不時悄悄地向她和師妃暄張望。
婠婠沖著楚河露出一個狡黠的笑容,踢掉人字拖,赤著小腳丫,又變身成月下精靈。凄美、孤寂,仿佛找遍天下都找不到一個可供依靠的港灣。她輕移玉足,緩緩地走向那個中年大叔,明眸中不知何時,已然朦朧了一層晶瑩的霧氣。
那個中年猥瑣大叔愣住了,他癡癡地看著婠婠,嘴唇在哆嗦,雙手在發抖,腿也有發軟的跡象。
“人家……人家好可憐……三天沒吃東西了。”婠婠在大叔面前站定,泫然欲泣,“這位好心人,能不能給人家一點點錢,讓人家買點東西吃?”她的聲音飄渺若風,凄婉無比,教人一聽,便覺心靈深處最敏感的那根弦被重重地撥動。
“要……要多少……”中年猥瑣大叔哆嗦著掏出錢夾子,聲線顫抖得就像漏電的收音機。
“你有多少,便給人家多少……人家不會嫌多的……”婠婠用那凄婉的聲音,配上讓任何男人都想拼出性命去呵護的哀婉神情,繼續撥動某猥瑣大叔的心弦。
“都給你,都給你!”中年猥瑣大叔掏出錢夾子里所有的鈔票,連硬崩兒和角票都掏了出來,全都塞進了婠婠手里。
“好心人,人家會永遠記住你,永遠感激你的……”婠婠螓首微垂,幽幽說道。
說完這句話,她再也不看那仍一派癡迷神色的大叔一眼,轉過身,朝著楚河走來。
剛一轉身,方才生活在悲慘世界中的少女便消失不見。我們的婠婠小魔女朝著楚河露出一個小狐貍般得意洋洋的笑臉,向著楚河揮了揮手中的一把鈔票。
楚河囧……
蒼天在上,我怎么忘了這丫頭是**黨黨魁來著!
~~
~~
[大家要當心**黨啊!這種人很可惡的,騙錢又騙色……呃,婠婠是好姑娘,不想騙錢騙色,只想騙點推薦票……]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來源:手機小說 書名:與婠婠同居的日子
  • 推薦1:小說之家
  • 推薦2:書友之家
  • 推薦3:小說搜索
  • 推薦4:書房小說
  • 欄目導航

      AD

    熱門文章

      AD

    相關文章

      AD

    熱門圖文

    點擊數:
    买彩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