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婠婠同居的日子 第五十二章 邪惡人格必須消滅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見楚河斷然否認,還一副茫然不知所措的模樣,婠婠略有些奇怪地說道:“怎地,你已經忘了你受傷之后的事情了?”
“什么忘了?忘了什么?”楚河更是莫名其妙了:“我不是被人捅了一刀么?打電話報警和叫急救車之后,我就暈過去了。直到今天才醒過來。這你們應該知道啊!”
婠婠盯著楚河的眼睛看了好一陣,直看得楚河都開始不自在時,她才搖了搖頭,滿臉嚴肅地說道:“現在人家可以肯定地告訴你,你的病,比邪王的還要嚴重。邪王的雙重人格,雖然性情迥異,但互相之間好歹還是知道的。你倒好,居然完全不知道自己還有另一個人格的事。”
說罷,她繪聲繪色地將楚河暈過去之后,又醒來胡亂折騰的事說了一遍。尤其著重突出了楚河當時的邪惡暴戾,還有那句莫名其妙的話:我爸媽的債歸誰還?我小妹的債歸誰還?
楚河這下更是迷惑不解了,說道:“婠婠,你莫開玩笑,我神智可清醒得很,別以為你隨便說兩句就能把我糊弄過去。我自己有沒有小妹,難道我還不清楚?我可是獨生子。不信你問胖子去,胖子從小跟我一塊兒長大的。要是我有妹妹,怎么從來沒聽他說過?”
楚河這一番話說完,又看了看師妃暄,卻見師妃暄也是眼神古怪地看著自己,心中頓時有了不妙的念頭。“妃暄,婠婠說的,不會是真的吧?”
師妃暄嘆了口氣,說道:“楚河兄,婠師姐說的話句句屬實。”
婠婠得意地道:“你看,這回你沒話說了吧?老是不相信人家,以為人家就真的那么愛撒謊騙人么?”
“不對呀……我是真沒有小妹啊……”楚河喃喃自語,苦苦思索著,究竟是哪里有問題呢?他甚至向婠婠要回了自己的手機,馬上給藍胖子撥了個電話。
電話一接通,他便迫不及待地問胖子:“胖子,我問你,我小時候家里是不是有個小妹?”
“河子,你這是怎么了?你該不是被那倆沒人性的小妞折磨瘋了吧?你胡說些什么話呢!告訴哥哥,究竟怎么了?”胖子的聲音聽起來竟還有點著急,好像還真以為楚河瘋了。
“你少廢話,我腦子沒問題。別東扯西拉,老實回答我,我小時候家里是不是真有個妹妹?”
“沒啊!怎么可能有嘛!”胖子說道:“如果你真有個妹妹,那我現在肯定不是你哥們兒了,我就成你妹夫了,見著你還要叫你聲哥。”
“我日!少他媽作夢,我有妹子也不能嫁給你這混蛋啊,體重都開始奔三了……”楚河心里松了口氣,笑罵了兩句便掛斷了電話。他笑看著倆妞,一攤手,說道:“我知道你們耳朵靈,這么近的距離,電話里聲音再小你們應該也能聽得一清二楚。怎么樣,聽見了吧?我沒問題吧?”
倆妞對視一眼,師妃暄搖頭嘆了口氣,低下頭不說話。婠婠瞪了楚河一眼,說道:“如果你真的沒有小妹,那你的病就更嚴重了。你那個人格,都給你杜撰出一個妹妹來了,誰知道他以后會做什么事情。”
“可我真沒……”說到這里,楚河突然頓住了。他猛地想起,自己的記憶莫名其妙地被封鎖了一部分。以他在自己研究的領域中的造詣,對自己的記憶不說能夠操控自如,但至少也不該被人鎖住吧?能辦到這一點的,除了韓老師,就剩下這倆妞了。
“你們,有沒有用過魅功或者幻術之類的手段,封鎖過我的記憶?”楚河問道,“可別騙我,婠丫頭對我使過魅功,我都還記著次數呢!”
倆妞齊齊搖頭,婠婠說道:“人家對你使的那些魅功只是騙人的。雖然人家也會封鎖記憶的功夫,可是無緣無故干嘛對你使呀?人家倒是想問問你,為什么你睡著了也能聽到我們說話?為什么人家點了你的睡穴都沒用?”
“我那只是自我催眠。”楚河解釋道:“在睡覺前,對自己下一個指令,比如在什么時間準時起床,聽到什么特定聲音就馬上醒來之類的。如果我在睡覺前,給自己下達在睡覺期間,將聽到的一切信息都儲存起來的指令,那么即使我睡著了,也能知道你們說了什么。但是在那個時候,控制我身體的屬于潛意識。潛意識不能進行推理,不能區別好壞。所以有時候會亂來一氣。你點我睡穴,我也只不過是意識睡著而已,但是潛意識還是活躍的。”
“聽不懂。”婠婠實話實說,“什么意識呀潛意識的,凈說些高深莫測的話兒,欺負人家讀書少么?”
“妃暄也不大明白。”師妃暄也快給楚河繞暈了。
楚河嘆口氣,說道:“這倒不是讀書多少的問題。你們的時代,還沒潛意識這種說法兒呢。我現在若想給你們解釋清楚,也是相當麻煩。總之呢,簡單來說,就是在我清醒和睡著的時候,身體是由兩個我交替控制的。但是,這兩個我事實上都是我自己,彼此信息共享,而且性格和意志也是一致的,絕對不是什么雙重人格。”
“哦,如此說來,你當真不是雙重人格了。”婠婠伸出小手,點著食指,說道:“這個楚河,是平時傻乎乎的你。”她又點上中指:“這個楚河,是睡著后有點壞,喜歡亂來,但一樣很傻乎乎的你。”她又點上無名指:“這個楚河,只有在被人家使絕招魅惑,或者受重傷昏迷,在前兩個你都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后,才會出現的,第三個你。”
她神情一整,嚴肅地說道:“所以,你比邪王還厲害,你是三重人格。”
“我怎么可能有三重人格?”楚河擺了擺手,不屑地說道:“真是沒文化,都說了前兩個我,其實就是意識和潛意識狀態下的同一個我。第三個我才是完全不受我控制,也完全不被我了解的真正的**人……呃……我剛才說了什么?”
婠婠笑嘻嘻地說道:“你方才已經承認,你還有一個不受你控制,不被你了解的,完全**的人格了。嘻嘻,恭喜恭喜!你那個很古怪的人格性情很好,很適合做我們圣門的弟子呢!”
“我看起來很像壞人么?”楚河郁悶不已,“剛才只不過是說順口了而已。雙重人格這種事情怎么可能發生在我身上?”雖然仍在嘴硬,但是楚河心里的疑云卻越來越重了。
身為心理方面的專業人才,楚河當然清楚,雙重人格并不罕見。通常其中一種人格占主導優勢,但兩種人格都不進入另一方的記憶,幾乎意識不到另一方的存在。
從一種人格向另一種的轉變,開始時通常很突然,與創傷**件密切相關。其后,一般僅在遇到巨大的應激**件、或接受放松、催眠或發泄等治療時,才發生轉換。
上次,他被婠婠用超必殺催眠,其后發生的事情完全沒有記憶。這一次,他被捅了一刀,打完電話暈過去之后發生的事情,他同樣完全沒有記憶。兩次事件,都符合雙重人格互相轉換的條件!
只是,楚河實在難以相信,以他的能力,居然還能有個完全**的人格,在絲毫不被他察覺的前提下,成長到這種地步!還莫名其妙給他杜撰出了一個小妹……
這事兒,麻煩大了。
楚河撫著眉頭,心說我那個人格要真像婠婠形容的那么邪惡的話,必須趁早將其扼殺。而自己是無法辦到這一點的,能幫他的,就只有他的韓老師了。
想到這里,楚河再次拿起手機,猶豫了一陣之后,撥通了號碼。
~~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來源:手機小說 書名:與婠婠同居的日子
  • 推薦1:小說之家
  • 推薦2:書友之家
  • 推薦3:小說搜索
  • 推薦4:書房小說
  • 欄目導航

      AD

    熱門文章

      AD

    相關文章

      AD

    熱門圖文

    點擊數:
    买彩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