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婠婠同居的日子 第九十五章 這件事我也搞不定!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說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楚河皺著眉頭,對面那家伙那陰惻惻的聲音,確實把氣氛搞得十足,可就是沒把事情說清楚。
婠丫頭就穿著三點式內衣,笑嘻嘻地在楚河對面晃來晃去。她那淡黃色半透明的絲質內衣性感無比,在現在的光線條件下,那嫣紅的兩點和小腹下那神秘的陰影也是若隱若現。她那白嫩嫩的完美嬌軀晃悠來晃悠去地,可是楚木頭愣是沒往她那兒看上哪怕一眼!
“……事情就是這個樣子的,其實就我個人認為,那種人渣殘了廢了都是活該。但是……但是據現場調查的警官分析,下手的人擁有極其強大的徒手破壞能力,無法保證其是否會對無辜市民造成傷害。再一個就是,能把那么多少女販賣到國外的,肯定是個大型的跨國犯罪集團。但那八個人販子都成白癡了,我們沒辦法從他們身上順藤摸瓜地找出犯罪集團的線索。我們已經是無計可施了,韓老師又沒回來,所以就只能找你了。”
對面那聲音還是陰惻惻的,努力搞出陰森詭異的氣氛來:“你現在還癱在醫院吧?我們可以馬上派人來接你……”
“不用!”聽完了對方的話之后,楚河皺著眉頭,說道:“我自己過來,你們把資料準備好就行了。掛了。”說罷,他掛斷電話,望向婠婠,說道:“前天晚上你從醫院離開之后,是否直接回家了?”
婠丫頭現在的模樣誘人之極,可是楚河卻完全沒在意這些。他緊盯著婠婠的眼睛,生怕錯過她一絲眼神的變化。
只是,盡管楚河的觀察力極強,但婠婠卻是騙人不眨眼。她莫名其妙地看著楚河,反問道:“你這是什么意思?人家不回家,難道去酒吧泡凱子么?”
楚河深吸了一口氣,搖了搖頭,說道:“前天晚上出現了一個行俠仗義的武林高手,能夠徒手將人的骨骼擊成粉碎,而且還能做到不傷害肌肉和皮膚。這種‘化骨綿掌’一類的徒手破壞能力……當今世上,除你和小暄暄之外,我無法想象還有誰能夠做到。”
“也許清朝的神龍教的高手也穿越來了呢?”婠丫頭笑瞇瞇地看著楚河,“別胡亂懷疑人哦,人家才不會化骨綿掌咧!”
楚河又深深地凝視了婠婠一眼,沉默一陣之后,說道:“飯菜做好了,已經擺上了桌子。我就不吃了,你自己吃吧。還有……你走光了。”說完,他便大步出了婠丫頭的臥室。
婠丫頭恨恨地瞪了楚木頭的背影一眼,走到鏡前,看著鏡中自己走光的嬌軀,嘟著小嘴自語道:“死小色狼,人家穿成這樣兒晃悠半天都沒反應,你還是男人么?哼,審美眼光絕對有問題!”
~~
楚河回到自己臥室中,取出了他工作時的“魔術師”行頭:一套黑色的西服、一件底色為灰白,遍布藍、黑兩色螺旋狀花紋的襯衫。這襯衫看上去相當不倫不類,卻又能吸引人不自覺將目光投注其上。還有一條銀色為底,遍布梨渦狀花紋的領帶。
還好婠丫頭在給他搬家時,也把這身行頭一并給他帶來了,擺進了他臥室衣柜中。否則的話,他非得重新定做一套不可。
穿上這身行頭之后,他去衛生間再次仔細地清潔洗漱了一把。剃干凈胡渣,整理好頭發,甚至還上了點定型水。
隨后他又回到臥室,從床頭柜中取出全套修眉工具:眉鉗,小鑷子,眉刷,眉筆,眉剪,修眉刀,鏡子,棉球,酒精,潤膚品等。他對著鏡子手法利落地將自己的眉毛修剪整齊,剃除雜毛,拍上爽膚水收緊毛孔,涂上潤膚膏保護。最后用眉刷將眉毛定型成劍眉。
挺直胸背,站在鏡子前看著鏡中的自己。嗯,形象很不錯。
楚河全身上下煥然一新地出了臥室,腳步輕快地到了樓下。此時婠丫頭已經大客廳旁的小餐廳里享用午餐、晚餐二合一的美食了。
他來到餐廳中,對婠婠叮囑道:“今天我要工作,不曉得會做到什么時候。所以晚上你不必等我了。若是餓了的話,就自己叫外賣吧,別硬撐著等我回來做飯。”
此時的他,令小婠婠眼睛一亮,嘖嘖連嘆著將他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陣。
在婠魔女眼中,此時的楚河,其精神面貌與以前相比已是截然不同。既不像平時那樣雖然隨和鎮定,但是除此之外,沒有絲毫亮點,普通之極;也不見半點醉酒時的放浪形骸,更沒有說教時的嚴肅刻板。總之完全跟換了一個人似的。
身姿挺拔,衣衫一絲不茍卻不讓人感到過于刻板。眉毛特意修成了劍眉,卻一點也不咄咄逼人,反而讓人覺得很好看,很襯他的臉型。挺直的鼻梁,自然抿上又掛著一絲淡然微笑的嘴唇,干干凈凈不見半點須根的下巴……總之這個樣子,倒是很有幾乎小暄暄常擺的云淡風清的坡死。
還有那雙在婠婠這先天高手看來缺乏神彩,平平無奇的眼睛,此時卻給了她一種很奇異的感覺。
那雙眼睛在兩道劍眉之下顯得很突出。配合嘴角的微笑,襯衫和領帶上那些奇怪的漩渦花紋,使人不自覺地就被他吸引,目光不由自主地便想挪到他身上去。
而看得久了之后,便會覺得楚河整個人都變得有些虛幻,只剩下那雙原本平平無奇的眼睛越來越醒目,越來越深遂,越來越吸引人。仿佛是兩個深不見底的漩渦,欲將人的心智魂魄全部吸引進去一般。
小魔女驚嘆了一陣,嘻笑道:“看不出啊,你若是著意打扮一下,確實很有幾分快樂男聲的風彩咧!”
“再次強調,俺沒有長著小受臉!”楚河云淡風清地笑著,模樣特別容易遭雷劈。
“你穿得這么花枝招展干嘛去呢?”小婠婠問道:“莫不是出去把馬子吧?難道說你的工作,便是做鴨子賺女人錢么?”
饒是楚河現在已經進入了狀態,也險些被婠婠這番話說得暴筋外加暴血管。他狂念數十遍冰心訣,方才壓下了心中的憤怒,微笑著咬牙切齒地說道:“這是我的催眠道具……外加掩護我真實身份的保護色……”說罷,他憤而轉身,快步走出了餐廳,很快就出了別墅大門。
走到社區門口叫了輛出租車,楚河一路到了濱海市警察局的大樓前。
大樓前方純粹作裝飾用的巍峨大門頂梁正中處,掛著一面碩大的警徽,兩邊圍墻上左方雕著“立警為公”四個大字,右邊則是“執法為民”四個字。
在大門警戒亭里的警衛目光注視下,楚河讓司機放緩車速,慢慢將車開到了市局大樓正門前的停車場上。
此時這里看上去一片繁忙緊張。停車場上有不少警務人員匆匆來去,還不時有一輛輛警車駛出停車場,不知去何處執行任務。
出租車停穩之后,楚河結了車錢,卻并不下車。他拿出新手機,撥出了一個號碼,待接通之后,輕聲說道:“我到了,坐在停車場上唯一的一輛出租車里。”
打過電話后不久,大樓正門便涌出一群人。四個身穿便裝的男子和兩個身穿職業西裝的年輕女子,簇擁著一個著黑色正裝,神情嚴肅的中年人,大步向著出租車走來。
楚河隔著車窗看了那中年人一眼。
看那中年人的面容,該只有四十四五左右。但是他那一頭短發中,卻夾雜了不少白發。尤其是兩邊鬢角,更是花白了大半,令他平添幾分蒼老,看上去倒象五十多的人了。
中年人堅毅的面孔沒有絲毫表情,眼神平和中自然帶著一絲威嚴。但是眉頭微鎖,眉心里幾道斧刻一樣的皺紋,昭示著此人心里其實并不像表面這樣平靜。
楚河直到這行人快走到車前時才搖下車窗玻璃,向著他們招了招手。
這行人看到楚河,全都怔了一怔,但很快就反應過來。除了那中年人之外,別人都將目光都偏向了一旁,沒人向楚河多看一眼。
“歡迎你,魔術師。”中年人臉上浮出了一抹微笑。這樣一個鐵漢形象的男子露出笑容非常難得,可見他對楚河的到來的確抱了很大的期望。他走到駕座車窗旁,遞給楚河一個塑料面具。
一個平板的,除了眼、口、鼻處開口外,別處沒有任何修飾、花紋的白色面具。
楚河伸手接過中年人手中的面具,戴在了臉上。做完這之后才開門下車,在下車之前,他突然對著不知何時已變得神情茫然的出租車司機說道:“你現在可以走了,記住,你從沒有見過我,對我沒有任何印象。”
待司機茫然地點了點頭之后,楚河啪地打了個響指,隨后那司機便將車開走了。
“呵,你這也太小心了吧?”那中年人向著楚河伸出手來。
楚河握住他的手,笑道:“小心駛得萬年船。我可不想再碰到類似醫生找上門來尋仇的事情了。上次可是差點掛掉呢!”
“哈哈,就算醫生上你家尋仇,最后還不是被你手到擒來?以你的本事哪需要如此小心?”那中年人微笑道,隨后伸手虛引:“請。”
楚河點了點頭,與那中年人并肩而行,被中年人帶來的六人則簇擁在他們周圍。
一行八人進了大樓前廳,往電梯走去。
大廳里人來人往的很是熱鬧。這八人相當惹眼,戴著面具的楚河尤其顯得古怪。但是大廳里的大多數警務人員對此視若無睹,甚至連視線都不曾落到他們身上。
只有一些新來乍到的菜鳥不明所以,好奇地看著他們,小聲地向資深同事詢問:“那個戴面具的人是怎么回事?咱們警局現在抓犯人時不用頭套,改用面具了么?”
“噓,不想被保密局請去喝咖啡的話就別問。以后碰到戴面具的那個,別往他身上看。別聽他說話,別跟他說話。最好離他遠一點。其他的人就沒這么多忌諱了,他們都是‘特別案件調查科’的,專門負責一些亂七八糟、莫名其妙的案子。打交道的疑犯,不是神經病就是瘋子,要么就是高智商的變態。領頭的,是調查科的龐科長,副部級的干部,跟咱局長一個級別。”
“為什么對龐科長沒那么多忌諱,反而那個戴面具的……”
“都說別問了,你沒看到到咱們這兒來還戴面具么?除了特別案件調查科的,沒人見過他的真面目。連真實姓名都瞞著呢,只稱呼他的代號‘魔術師’……”
~~
“龐科長,被解救出來的那些少女也是完全對救她們的人沒一點回憶么?”電梯里,楚河問身旁的龐科長。
“完全沒有。”龐科長,也就是那中年人苦笑著搖了搖頭,說道:“我們對每個人都進行了詳細的詢問,但是她們說的五花八門。有的說是個身高丈二,體型如熊的壯漢。有的說是個七老八十,仙風道骨的老者。有的說是駝背老婦,有的又說是個十歲小孩。這還不算,更離譜的是,有個女孩子說,那是獨臂的神雕俠楊過……”
“催眠!”楚河擰起了眉頭,“那‘神雕俠’不簡單,竟能在短時間內催眠這么多人……而且給每個人下的催眠暗示都不一樣啊!”
“是啊,”龐科長有些憂慮地點了點頭:“我們的心理醫生,都沒辦法問出真相。那八個被打成白癡的人販子就更不用說了,醫院里甚至連他們為什么會變成白癡都不清楚。只知道他們大腦嚴重萎縮,但是既不會危及生命,又沒有任何外傷痕跡……從醫學上來說,這是極不合理的。你說,會不會是催眠造成的?”
“催眠是能夠讓人變白癡,若是出現意外的話,也能夠傷到人的大腦。”楚河點點頭,又搖搖頭:“但是讓大腦萎縮……那就是天方夜譚了。總之待會到了之后,先把資料給我看看,然后我詢問一下幾位被解救的少女。要還是沒辦法,就去醫院看那幾個人販子。”
~~
~~
七小時后。
楚河獨坐在一間辦公室里,取下面具揉了揉酸脹的眉心。
現在案發現場人販子們的外傷照片、法醫鑒證文件、被解救少女們的口供等等資料,他已經全部過了一遍。但是從這些資料中,他無法得到任何有用的線索。
他甚至在征得幾個少女的同意之后,使用催眠術對她們進行了催眠,但最終還是無法幫助她們回憶起當時的情景。
至于那八個被打成了白癡的人販子……楚河只能說,即使神仙下凡,也沒辦法從他們口中掏出任何東西了。
掏出一枝煙點上之后,他再次看著面前桌上的一疊照片發起了呆。
從照片和法醫鑒證的文件資料來看,那八個人販子中,有四個是被匕首弄殘的。那被割了舌頭的先不說,另三個被斷了手腕和腳腕的,全都是被一刀斷骨。
人的骨頭是很硬的,一般人用西瓜刀甚至紙廠的裁紙刀,也很難一刀砍斷活人的新鮮骨頭。而那個神雕俠,居然只用一把小匕首,就輕松地一刀斷骨!
那把匕首也在案發現場找到了,那就是一把普通的小匕首,鋼火還不怎么好。可是接連斬斷三個活人的新鮮骨頭,居然沒有絲毫卷刃的跡象!
誰能把刀子玩得這么牛13?
現場還有一輸被轟破了頂篷的汽車,從現場鑒定看來,擊破頂篷的,并非什么重量級的鈍器。但究竟是什么物體擊破的,卻是無法判斷出來。
八個人販子中,甚至還有一個身上沒有任何外傷的痕跡,就是大腦萎縮,變成了徹頭徹尾的白癡。
那所謂的神雕俠就像空氣人一樣,沒在現場留下任何線索。沒有腳印,而那把匕首上,除了少量傷者的血跡之外,也沒有留下任何指紋。
結合所有的資料,楚河作出以下判斷:神雕俠徒手破壞能力強得可怕,超出正常人的極限。尤其是那“化骨綿掌”更是匪夷所思。擁有出神入化的刀術,精通催眠,其群體催眠術強過任何一位已知的催眠術大師。且精通反偵察手段,能夠在大打出手之后,不在現場留下任何可能暴露其身份的痕跡。
這種人原來的世界上有沒有,楚河并不清楚。但是自小魔女和小暄暄穿越來到這個世界之后,在他的身邊,就有了兩個能夠做到這種程度的“超人”。
而前天晚上……正值楚河與小暄暄春xiao一度之時,那個時候婠婠又在哪里?她真的在家么?
“唉……”無奈又凝重地嘆了一口長氣之后,楚河戴上了面具。
他起身走出了辦公室,來到對面龐科長的辦公室中,敲開了房門。
看著龐科長那殷切的眼神,楚河費了好大的力氣,才說出了這樣一句話:“對不起,龐科長……這件事情,我也搞不定了!”
~
~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來源:手機小說 書名:與婠婠同居的日子
  • 推薦1:小說之家
  • 推薦2:書友之家
  • 推薦3:小說搜索
  • 推薦4:書房小說
  • 欄目導航

      AD

    熱門文章

      AD

    相關文章

      AD

    熱門圖文

    點擊數:
    买彩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