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婠婠同居的日子 第九十六章 國家公敵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凌晨一點左右,楚河坐著市警局特別案件調查科的專車回到了婠婠家門前。
開車送他的,就是負責與他聯系的特科成員,現年三十二歲的張達明。此人天生一張娃娃臉,胡子一刮怎么看都像二十歲左右的嫩小伙。因此他特意留著濃密的胡渣,說話時也喜歡搞出陰森詭異的氣氛,以凸顯他的真實年齡。
在楚河開門下車之后,張達明同志沉著嗓子,陰惻惻地說道:“魔術師,這件案子一定會引起上面的重視的。就我個人而言,很希望你能把它搞定。這樣的話,你一定能引起上面的注意,前程似錦啊!”
“沒辦法就是沒辦法。”楚河朝著張達明撇了撇嘴,說道:“要不是高中一畢業,就被老師騙著與你們簽了合同,你以為我樂意做這份工作么?危險性太大了,上次醫生的逆襲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張達明陰森地說道:“我記得你是個法制主義者,從事這份法律工作,應該很合你的胃口才對吖!”
“法制主義者么?”楚河心中涌出一股難以言喻的復雜情緒,法制主義者……這次也違背原則了。他苦笑著搖了搖頭:“我希望我們的國家能成為真正的法制社會,但這并不代表,我愿意做個無情的執法者。”
“嘿,不無情,就會有人情。有人情,就無法真正地將法制徹底貫徹到社會的每一個角落。”張達明變身成哲人:“所以真正徹底的法制社會……只有機器人的世界能夠做到。還得是不會被感染病毒的機器人。”
“呵呵,你這話可與你的身份不符哦!”楚河笑了笑,朝他擺了擺手,“我走了。”
“等等!”張達明同志突然叫住楚河,一改那陰森的聲音,變身成春guang燦爛的二師兄:“你小子什么時候住上別墅了?哪兒來的錢買這一千多萬的別墅啊?當心我告你巨額財產來歷不明哦!”
“這是我朋友的家。”楚河道:“我有多少身家,你們還不清楚么?”
“女朋友吧?”張達明摸著下巴,滿臉曖mei地說:“小伙子,泡富婆很有前途哦,我看好你的!”
“去死!”楚河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轉身走了。
張達明看著楚河的背影,那滿臉燦爛的笑容漸漸消失一空。待楚河進了別墅大門之后,他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語:“你小子……不會已經知道是誰做的了吧?”
~~
楚河進了家門,換鞋之后徑直上到二樓,來到婠婠門前。還沒等他敲門,房門便打開了。婠丫頭今晚倒是主動穿上了睡衣,再沒以那性感的模樣兒來色誘他。她偏著頭,看著滿臉肅然的楚河,笑問道:“怎么這般臉色?是否有人找你借了五百萬去整容了?”
聽著婠丫頭的俏皮話兒,楚河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他推開門,自婠婠身邊走進了房中,搬把椅子坐了下來。待婠丫頭嘻嘻笑著走到他面前之后,他才沉聲問道:“那八個人販子,是你打殘的吧?他們變成白癡,也是你天魔真氣的杰作吧?那些少女,也是被你用天魔功集體催眠的吧?”
“你說的什么喲,人家聽不懂呢!”婠丫頭眨巴著大眼睛,滿臉無辜加莫名其妙地看著他。
楚河凝視著婠婠的眼睛,目光懾人。婠丫頭的眼神卻是沒有絲毫變化,仍是清澈無比,顯得非常坦然。
對視良久之后,楚河終于無奈地搖頭嘆了口氣:“我果然……沒法兒破開你的精神防線。不過婠婠,這件事情你沒必要對我撒謊,因為我已經決定不管了。我已經對找我幫忙查案的人撒了謊,違背了我的原則……他們暫時查不到你頭上來的。”
“你為什么要撒謊呢?”婠丫頭有些意外,“居然還為我違背了原則,是否和人家睡了一晚,便喜歡上人家了?”
“你承認是你做的了?”楚河反問。
婠丫頭無所謂地一笑,說道:“既然你都肯替我隱瞞了,我還騙你做甚?沒錯,那些人是我打傷的。我往他們印堂中注入了天魔真氣,救活后也要癡傻一輩子。其實我完全可以不留痕跡地殺了他們,甚至讓他們的尸體人間蒸發,教任何人都找不到線索。若非你常常說法制社會不能殺人,我又怎會留那些人一命?”
楚河不動聲色,問道:“說說看,前晚究竟發生了什么事?你又是怎樣找到那群人販子老巢的?”
婠婠冷笑一聲,“你這是審犯人么?”
楚河哂笑道:“我夠資格審你么?婠丫頭,你難道看不出來,我是在幫你么?”
“現代審犯人的警官,在開審之間都會說你這種話的。”婠丫頭輕哼一聲,“莫以為人家沒看過現代刑偵劇。”說完,她跳到床上側身躺下,丟給楚河一個后腦勺。
楚河沉默半晌,起身走到床邊,俯身去扳她的肩膀。可是婠丫頭何等功力?即使楚河是世界舉重冠軍,那也是扳她不動的。扳了幾下都是紋絲不動,楚河只得繞到另一邊,到了婠婠對面。
婠丫頭雙眼緊閉,眼皮都不顫動一下。楚河嘆了口氣,于床邊蹲下,看著她那精致的小臉兒,柔聲道:“婠婠,我不想責備你什么,只想告訴你,我的老師在催眠術上的造詣比我深厚十倍。而且在這一行業之中,能力在我老師之上的,也不乏其人。
“我破不開你給那些少女留下的催眠暗示,可是我的老師不見得無法做到。就算我老師做不到,還會有更多的高手來做這件事情。
“你下手太狠,而且這群人販子背后可能存在極龐大的犯罪集團,很多人都想從這些人販子身上挖出更有價值的線索。到頭來,這件案子絕對會引起上面的高度關注。如果事情真的到了那一步,你可能……就會與整個國家為敵了。”
聽了楚河這番話,鬧著別扭的婠丫總算睜開了眼睛。她凝視著楚河的雙眼,只見他的目光果然一片坦然,不見半分苛責,甚至還有幾分憐愛。
她無聲地一笑,這一笑,便像是在楚河面前展現了整個春天。
“你為什么這么關心我?”她微笑著,輕聲問道:“你喜歡的可是小暄暄呢。”
“在市警局的時候,當我猜出這件事情可能是你做的之后,突然覺得心里很難受。”楚河嘴角露出一抹復雜的笑意,他搖了搖頭,說道:“那種感覺,就好像看著親妹妹做下了十惡不赦的事情,而自己卻要去逮捕她一般。我無法承受這種感覺,所以我撒謊了。”
“只是親妹妹么?”婠丫頭略帶些無奈地搖了搖頭,“另一個你,也是把我當妹妹呢。”
“第二人格么?”楚河笑了笑,“可能……他已經成長到能夠影響我了吧。”
“你說……萬一有人查出事情是我做的,你們的政府會怎樣對我呢?”婠婠輕聲問道。
“所以我才要你把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詳細地說一遍,瞧瞧能不能從中找出對你有利的東西。”
婠婠點點頭,終于一五一十地將那晚發生的事情講述了一遍。楚河認真聆聽之后,點頭道:“這件事情認真追究起來,你是屬于受害者一方。大打出手傷人致殘,也不過防衛過當。而解救那些少女你又立下了功勞……不行……”
他皺眉搖了搖頭,“你去自首也不會有好日子過。你的能力這么強,一旦被上面知道了,肯定會打你的主意。說不定還會選一批女孩,以將功贖罪的名義,讓你教她們武功和魅術……而為防你濫用這能力,你的人身自由肯定也將受到限制。不行,這絕對不行!”
他站了起來,來回踱了好一陣,才道:“婠婠,從現在開始,你要做好成為逃犯的心理準備了。一旦你被追查出來,又不肯合作的話,你便將成為國家公敵!”
“有這么嚴重么?”婠丫頭還有些不清楚狀況:“中國這么大,我這點能力哪兒有人看得上眼?現在是火器時代了,武功不是已經派不上多大用場了么?”
“間諜、特種兵、貼身保鏢……你的武功,對此類人群有大用。”楚河皺眉說道。沉吟了一陣,他對著婠丫頭展顏一笑,道:“不過你也不用太擔心,如果你真的成了通緝犯的話,我隨你一起跑路便是。正好一路游山玩水,去尋小暄暄。”
“為國家出力,不是挺好的么?”婠婠對楚河的想法倒是有些奇怪了,“你以前不是很愛國的么?怎么我有為國出力的機會,你反而攛掇我逃跑呢?”
“我……”楚河張了張嘴,不知道該怎樣說了。其實他自己都感到奇怪,今晚怎會說出這么多與他原則相背的話的?怔了半晌,他無力地坐到床頭,說道:“如果你愿意失去自由的話……那我也無話可說了。”
直到這句話說出之后,他心中才豁然開朗——原來,他就是不希望,婠婠再過從前那種肩負太多重擔的生活!
~~
~~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來源:手機小說 書名:與婠婠同居的日子
  • 推薦1:小說之家
  • 推薦2:書友之家
  • 推薦3:小說搜索
  • 推薦4:書房小說
  • 欄目導航

      AD

    熱門文章

      AD

    相關文章

      AD

    熱門圖文

    點擊數:
    买彩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