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婠婠同居的日子 第九十七章 易筋伐髓,胸口碎大石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呵呵,你呀,其實倒也是個很心軟的人呢!”婠丫頭只瞧楚河的神情,便猜出了他的想法。她拍了拍床頭,說道:“躺到這里來。”
楚河依言躺到了她身旁,婠丫頭拽過他一條胳膊,枕在頸下,又拉過他的另一只手,搭上了自己的肩頭。她像今晨一樣,鉆進楚河懷中,閉上了眼睛,輕聲說道:“若我真的給全國通緝,你真舍得拋下一切,帶著我逃走么?”
“你本事這么大,就算不要我帶,也能自己走遍天下的。”楚河摟緊她的肩膀,說道:“但我就是不放心你。雖則小暄暄也是一個人出門在外,但我清楚她的性子,她不會與人爭執,以她的性子和氣質,也不會有人為難她。你就不同了,你發起性來,天王老子也敢捅上幾刀的。”
“呵,瞧你把小暄暄夸的,好像她便真是仙子一般。”小婠婠這回出奇地沒有著惱,她輕聲說道:“其實那天將那八個人販子打殘之后,我便后悔了。欺負這種沒有武功的普通人,真是一點意思都沒有。還是與小暄暄打架來得痛快……現在我這一身武功,好像真的沒了用武之地,常感空虛難耐。那天若非實在心里郁悶得緊,著實想要發泄一番,我又怎會下那般重手?有時候想起來,還是覺得那刀光劍影的江湖更適合我呢!”
“在江湖之中,你就像一條魚,自由自在地游來游去。還是一條兇神惡煞般的大白鯊,普通魚兒誰能惹你?江河湖海也是任你馳騁。可是現在的世界,已然沒了江湖。大白鯊也要住進小小的池塘,縱橫不起來了……”
楚河深深地一嘆,將她柔弱的香肩摟得更緊了,“真不知道你穿越至此,是幸運還是不幸。在這里,你無需再時刻背著那重擔,無需天天算計別人,與人爭斗搏殺……我就是想讓你就這樣快快樂樂地過一輩子,才不愿你失去自由。池塘已經很小了,我真的不想你再被關于玻璃籠子里,給人觀賞利用。”
婠婠輕笑一聲,嗅著他衣服上淡淡的煙草香味,夢囈一般說道:“那你便陪我走遍天涯吧……”
“嗯。”楚河應了一聲,又道:“還得帶上小暄暄一起。”
“小色鬼,還要享齊人之福么?”婠丫頭在他腰上輕輕捶了一拳。
“……你是我妹妹好不好?”楚河笑著拍了拍她的背,“小暄暄……我倒是會娶她的。”
“又是妹妹,煩死了!”婠丫頭踢了他兩腳,又捶了他一拳,才道:“你什么時候才能像方澤滔一樣愛我愛到可以為我去死?”
楚河笑呵呵地說道:“哈,你永遠都不要打這個主意,俺是不會被大白鯊吃掉的!”
婠丫頭郁悶地扒開楚河的西裝,在他胸膛上咬了一口,“人家不就是不像小暄暄一樣厚臉皮,沒主動把你推dao么?哼,你倒也真奇怪,與小暄暄不過一夜情而已。都是現代人了,干嘛還把一夜情看得那么重?”
“對我來說,這可能是一夜情。可是對小暄暄來說,那可能就是一生的緣份了。”楚河嘆道:“小暄暄的思想與你可是大不相同,你也說了,她一個信佛之人,最重緣份。我又怎能辜負她主動結下的這段情緣?我若真是那般無情之輩,今天便已將你供出去,換取無限前程了。”
“唉,你就裝吧,瞧你這小樣兒,把自己說得跟一情圣似的。”婠丫頭仰起小臉兒,淺笑著在他臉上擰了一把,“楚哥哥呀,干脆你跟我一起去隋末吧,我捧你做皇帝喲!”
“好啊!”楚河一本正經地說道:“若你真能捧我做皇帝,那朕便立你為正宮皇后,如何?”
“臣妾謝主隆恩~~”婠丫頭笑得滿臉嫵媚,“那小暄暄呢?皇上打算如何處置?”
楚河哈哈一笑,沉吟道:“小暄暄啊,那小姑娘不大聽話,拋下老公跑去了什么佛緣。須得好好懲治她一番,就罰她替皇后你洗一個月內衣好了!”
說完之后,兩人對視一眼,同時大笑起來。
笑了一陣,婠丫頭突然說出一句彪乎乎的話:“楚哥哥啊,等雷雨的時候,我們去找棟很高的樓,爬到避雷針上引雷來劈吧。”
“……為什么?”楚河愕然,這丫頭又轉什么怪主意呢?
“人家在網上,看到好多人都是這樣穿梭時空的呢!”婠丫頭一本正經地說道:“我們就以這法子回到隋末,然后人家捧你做皇帝呀!”
“那樣啊……也不是不行。”楚河皺起眉頭,很嚴肅的樣子,“不過穿越到隋末的可能性實在太小了。上下五千年,任何一個時間點都可能被我們碰到。甚至有可能穿去未來,穿去異界……要是肉身穿越還好,若是靈魂附體,甚至干脆是轉世投胎……那麻煩可就大了。教我上哪兒找你去呀!”
“是哦!”婠丫頭也是很嚴肅的樣子,“要是你不幸投了豬胎,人家可是不會認你這個豬哥哥的……”
兩人就這樣天南地北,海闊天空地胡扯起來。直扯了兩三個小時,楚河突然想起一事,“過了零點也有好幾個小時了,今天好像已經是五月七日了,五一假的最后一天呀……”
“那又怎樣?”婠丫頭不以為然地說道:“你就逃課唄,不然你還想把人家一個人扔在家里呀,小暄暄又不在,人家一個人會無聊死的。甚至萬一你去上學的時候,有警察上門來抓人家,那就連個幫忙周旋的人都沒有了。”
“警察哪兒能這么快就找到你?”楚河擰著眉頭,說道:“我是在想……我好像還要跟展大情圣他們比籃球來著。可是我這些天臥病在床,根本沒有聯系秦主席介紹我的那幾個人,磨合訓練就更別提了。若是與展大情圣比賽,我哪里還有半點機會?”
“籃球?還需要比么?”婠丫頭不以為然地說道:“我上場的話,一只手就能打贏他們五個人了。別擔心,到時候我幫你!”
“那是不可能的。”楚河搖頭道:“晚會那天你頂替白飛飛上場,讓我完勝五朵金花,就已經是勝之不武了。若是再讓你幫我打籃球,那這比賽還有什么意義?”
“那人家再給你灌注點天魔真氣,到時候你的速度和彈跳那就無人能及了。”婠丫頭得意洋洋地說道:“三分線起跳灌籃也是輕而易舉喲!說不定你能一舉成名,被NBA請去打球呢!”
“是啊,打一個月,然后又躺三個月。”楚河面無表情地說道:“別忘了,小暄暄可不在身邊。我半殘了,可沒人替我療傷。”
“說起來,還真是古怪呢!”小婠婠一把拉住楚河的手,作探脈狀,“就算小暄暄以先天真氣替你療傷,你本來最少也要半個月才能行動自如的。可為什么與她春xiao一度之后,便傷勢盡復了呢?難道……你學過什么采補的法子,竊了她的元陰和真氣?”
“扯淡,我就懂一點真氣運行的基本方法,還是你教我的。能采補到小暄暄的功夫,那可就真的只有傳說中的道心種魔了……”楚河話剛說完,便見小婠婠的神情突然變得好古怪。
楚河訝然道:“咋了?是不是發現我變蜘蛛俠了?”
“蜘蛛俠倒是沒變。”婠丫頭笑瞇瞇地說道:“不過你現在真的成為一個三流高手了。”
“什么意思?”楚河完全不明所以。
“小暄暄真是偉大呢,”婠丫頭笑道:“她用苦修出來的先天真氣替你易筋伐髓,已然令你脫胎換骨了。嗯,你現在的體質,就像一個打熬筋骨三五十年的外家高手,赤手開紅磚,胸口碎大石也不成問題哦!”
“呃?這怎么可能?”楚河滿臉地莫名其妙:“小暄暄的真氣不是不能留在我體內么?”
“誰說她將真氣留在你體內了?”婠婠白了他一眼,“她不過是耗真元將你的體質提升了好幾個層次而已,至于內功,你還是半點都沒有的。你又不懂武功招式,體質再好,也不過就是一人肉沙包罷了。而且……小暄暄這一手一出,我以后都不能為你灌注天魔真氣了。唉呀,她可真是霸道呢,走之前都要留一手……真是不給人家留半點機會。
“不過你還真得好好感謝她哦,小暄暄這一下,起碼耗掉了她五成功力。而且這易筋伐髓的消耗,可不是打坐一晚就能恢復的。想要盡復,起碼也得修煉個一兩年。”
“可是她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楚河仍是只覺一頭霧水,自個兒變成像中國特種兵一樣,特別能挨打的鐵布衫高手了?
“和你一夜情的時候,在你們水乳.交融之時做的唄!”婠丫頭白了他一眼,“你是沒采補,可是她倒主動倒貼過來了。真是的……小暄暄實在太陰險了!”
~~
~~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來源:手機小說 書名:與婠婠同居的日子
  • 推薦1:小說之家
  • 推薦2:書友之家
  • 推薦3:小說搜索
  • 推薦4:書房小說
  • 欄目導航

      AD

    熱門文章

      AD

    相關文章

      AD

    熱門圖文

    點擊數:
    买彩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