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婠婠同居的日子 第三章 楚河的初戰!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新書上傳:熊貓哥哥和功夫美少女。書號:1692592。]
[新書簡介:楊廣,一個能變身大熊貓的超能力者。他輕微腦殘,23歲才靠走后門勉強進入大學。目前于某生物研究所高薪兼職中,主要工作為被人研究。
商龍兒,一個天才無敵的美少女。
她10上小學15歲考上大學,武力值奇高,有人形高達、人間大炮、萬夫莫敵、女武神之稱。
她身高不足1米45,身材號稱蘿莉微乳,但擁有男女通殺之絕對威力,其美貌非傾城傾國不足以形容。
~~
楊廣曾殺氣騰騰:“我說不過你們,但我能殺光你們。”他也曾威風凜凜:“我只求公平。你們不給我公平,我就打碎你們的尊嚴!”他更曾旁若無人:“勝者為王?那現在、這里、我就是王!”
商龍兒曾說過:“我從來不相信命運。”
她還說過:“我命由我,不、由、天!”
~~
~~
“唉……難道我這輩子注定只能耍雙截棍么?”楚河趴在床上,撐著下巴郁悶地說道。
現在他的褲子被褪到了膝彎處,婠丫頭正在給他那被打了個對穿的左屁股蛋兒上藥。會催眠就是有這點好處,可以自我關閉痛覺,受再重的傷也不覺得痛,還能行動自如。
方才耍了一通雙截棍之后,他曾想過是不是也能邊唱歌邊舞劍。結果一試之下,他無論是拿著色空劍,還是拿著天魔刃,都無法發揮出威力。而即使是用根布帶,將兩條椅子腿連起來做成劣質雙截棍,卻也同樣能發揮出那莫明其妙的隔空棍勁……
“難道……我發出的那種隔空能量,就是傳說中的‘歌力’?而雙截棍,就是唯一能發揮出歌力的媒介?”楚河摸著下巴,滿臉嚴肅地說道:“看來我是天生的靈魂歌者,還是歌武雙修那一種……”
“笨蛋,看獸血沸騰入魔了吧?你既不是比蒙又不是劉震撼……嘻嘻,耍雙截棍又有什么不好的?看起來很帥呢,頗有李小龍的風范。”婠丫頭笑瞇瞇地說道。
收拾好楚河的傷口之后,她在他完好的屁股蛋兒輕輕拍了一巴掌,發出啪地一聲脆響,“好啦!別賴著了,起來檢查一下我們的行李。”
三人的行李計有——旅行提包兩個,內裝楚河、婠婠的衣服,以及小暄暄的少量衣服,以及大量嬰兒的服裝。
另有牙膏、牙刷、毛巾等清潔物品一系列;衛生巾數包、衛生紙數卷、口香糖數盒、薯片數筒、巧克力數盒;未開封的香煙一條(楚河半年沒抽煙了,但是總忘不了帶著一條香煙在身邊)、打火機兩個、啤酒兩聽、充電型MP4一個、百元面額的人民幣若干……
筆記本電腦兩臺,太陽能充電背包兩個,低音炮兩套……廢舊報紙一張,過期武俠雜志一本……
“還好還好!”楚河唏噓道:“你倆都在孕期,衛生巾暫時用不著……”
“寶寶生下來以后怎么辦?”婠丫頭嘟著小嘴,郁悶地說道:“人家不管,限你三天之內,把衛生巾做出來!”
“我不會啊!”楚河攤開雙手,無奈地說道:“做衛生巾,我們不專業啊!”
“不是有筆記本電腦么?”小暄暄打開電腦,笑逐顏開地說道:“你們應該存了不少資料吧?”
“……”楚河和婠婠面面相覷,相顧無語。
小暄暄點開每個文件夾,細細搜索了一遍,然后哭笑不得地看著楚河和婠丫頭,說道:“你們就沒把電腦里存點兒有用的資料么?怎么就凈是電影、游戲、音樂啊?這里可沒有擺渡大神可供資詢呢……”
“我們哪兒想得到會穿回來?”婠丫頭不無郁悶地說道:“早知道人家就把電腦硬盤里塞滿所有的科技資料了……”
楚河搖頭道:“有資料也沒用的,很多21世紀的生活資料都是用機器制造,還得添加許多化學材料。這時候生產力不夠發達,連蒸汽時代都沒到。憑我們三個的半吊子水平,就算有資料,也做不出生產物資的設備和化學品呢!”
“啊……真的好郁悶……”婠丫頭一頭撲倒在床上,用被子蒙住頭,悶聲悶氣地叫道:“這是封建社會吖……再也玩不成網絡游戲了!長江七號都還沒上映呢,再也看不到周星星的新片了……”
“先別琢磨這事兒,還是先想想我們的衣服怎么辦吧。”楚河提醒道:“以后總不能繼續穿著21世紀的衣服吧?當然,內衣還是要穿的。不過這外套,怎么也得搞點古裝來穿吧?”
“這間屋里雖然有很多女裝,但是沒有孕婦裝呢!”婠丫頭悶悶地說道:“人家那些裙子都是收腰的,大著肚子裝不上去的。”
“那明天去買新衣服!”楚河不以為然地說道:“小暄暄把你那套男裝長袍借給我,我明天出門兒去給你們買,反正這里沒人認識我。”
“哦……”小暄暄應了一聲,又道:“可是人家的衣服你穿著不合適呢,小了很多。”
“現在哪能在乎這些?在洛陽攻防戰之前,買米買菜的任務都得交給我了。”楚河摸著自己腦袋,問道:“你們說,我這發型是不是新潮了一點?要不要弄頂假發套在頭上?”
“不但要戴假發,還要貼假胡子,易容一下。”婠丫頭說道:“昨天晚上有好幾個人都看到你了。雖然只是匆匆一瞥,但那些人都是高手,要記住你的相貌并不難。可不能讓他們撞上了。”
楚河回想了一下洛陽城這段時間的精彩情節,笑道:“沒事兒,那五個和尚不會出來瞎逛的,寇仲他們明天的工作很忙,沒時間逛街。就是那個侯希白比較無聊一點,喜歡到處亂晃。不過……他今晚好受到了很大的打擊,說不定會找家酒樓借酒銷愁。明天醉上一整天,所以應該不會撞上他的。”
“但侯希白也有可能滿世界找你喲!”小婠婠嘻嘻笑道:“你把他心目中奉若神明的師仙子肚子弄大了,你說他會不會找你玩兒命?”
“婠師姐,人家跟侯公子沒關系的……”小暄暄滿臉無奈地說道。
“有關系那還得了,那就成小色狼拎著棍子滿世界找他了!”婠婠大笑起來。
“好了,別鬧了,你們先休息吧。”楚河輕輕摸了摸倆妞的肚皮,“寶寶也要睡覺了呢!我去院子耍會兒雙截棍……”
“你邊耍邊唱,人家和小暄暄能睡得著么?”婠丫頭白了他一眼,將他拉到床邊坐下,“莫要小看了自己,你這歌武雙修很厲害的,尤其不畏群攻。以后只要站在原地邊唱邊耍,很少有人能近你的身呢!唯一遺憾的是,打悶棍的活動你是無法參與了。一打就開唱,傻瓜也不會被你偷襲呢!”
“……無緣無故地我干嘛要偷襲別人?你小丫頭怎么還成天琢磨著算計人哪?”
“本能,本能!”婠丫頭嘻笑道:“以前習慣搞偷襲了……好啦,不說了,睡覺吧,以后再慢慢練你的雙截棍。人家和小暄暄還可以教你一些招式,胡亂舞棍終究上不得臺面呢!”
~~
第二天早上下起了小雨。
楚河起床后洗漱一番,換上小暄暄扮男裝時的那件青色長袍,袍子里面就一條內褲。這衣服對楚河來說顯得小了許多,勒得緊緊地,下面還露出小半截毛茸茸的小腿。
他光著一雙大腳,踩著一對木屐——婠丫頭不穿鞋,小暄暄腳太小,倆妞都沒有適合他穿的鞋子。
還好木屐這個東西春秋戰國時期就已出現,洛陽城里也有人穿,當然這是住家時穿的,可沒人穿著木屐滿大街晃的。
他頭上頂著一頂假發,還插了根木制發簪。嘴唇上貼了兩撇小胡子,臉上還給倆妞做了番手腳,看上去與原來的相貌大不相同。
他將雙截棍別在腰帶上,右手拿著把油紙傘,左手提著個大竹籃,懷里揣著袋碎銀子。
“我很快就回來。”他對著倆妞揮了揮手,啪噠著木屐,撐起油紙傘,打開院門出去了。
“他的樣子好傻……”婠丫頭捂著小嘴差點笑出聲來,“穿成這樣兒上街,別人定會笑死他的!”
“雖然他的模樣確實可笑了點,”小暄暄也微笑道:“不過他這般落魄,別人最多會看著他笑話一番,不會多加注意的。”
楚河可不知道倆妞在背后的議論。雖然衣著不倫不類,但是這絲毫不能影響他的心情。他哼著歌,大步踩起滿地的水花。一邊觀賞著這古代名城,一邊在心中默記道路。迷路這種事對他來說是不存在的,只要他稍加留意,再復雜的環境只要去過一趟,就絕不會忘記。
北市坊是貧民區,沒有什么好看的,也買不到什么好東西。他照著臨走之前,婠婠指點給他的方向,一路向著南邊的天街方向走去。
未出北市坊時,街上行人不多。自北市坊走到景行坊之后,路上行人漸多。看到楚河這般怪異的模樣,無不竊笑不已。對旁人的指點竊笑,楚河卻是毫不放在心上。
走了小半個小時,楚河便來到了位于洛水河北岸的街上。這一段路甚是熱鬧,行人絡繹不絕,馬車、驢的遍地。洛水河中烏蓬船、大貨船往來穿梭,盡顯繁華。河兩岸的楊柳,籠罩在這蒙蒙煙雨之中,為這名城添上幾分瀟灑。
楚河像剛進城的鄉巴佬一樣,放慢腳步,四下欣賞打量著。逛著逛著,他一時間竟忘了來意。只一路欣賞著這成片的古典建筑,驚嘆著中國古代人民的偉大,和這領先全世界的人文文化。
直到撞上了一個人,他才回過神來,臉上浮出滿是歉意的微笑,低頭說道:“真是對不起,我……”
“不用道歉,我是故意撞上你的。”一把聽起來很淡漠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他抬頭一看,頓時心中一凜。
眼前這廝,竟然就是多情公子侯希白!只見他面色蒼白,眼袋浮腫,雙眼布滿血絲。目光凌厲地盯著楚河,身軀微微有些顫抖。
“你是……”楚河滿臉無辜加莫明其妙地看著他,清澈眼神中滿是疑惑之意,擺明了不認識他。
“只過了一晚,就不認識我了么?”侯公子冷然一笑,上下打量了楚河一番,說道:“你這身打扮,當真灑脫到了極致!不過我怎么覺得……你身上這套衣服有點眼熟呢?而且還有某種似曾相識的香味。”
這家伙曾與小暄暄同游三峽,號稱把臂同游。對他這一級的風流人士來說,記住小暄暄的衣服、體香特征,實在太容易不過了。
“這位兄臺,你認錯人了吧?”楚河繼續扮無辜,滿臉困惑地看著他:“我根本不認識你呢。麻煩你讓一下好不好?我還得買菜回家做飯呢!”
“我找了你一整夜。”侯希白深深地凝視著楚河,“整個洛陽城都被我跑遍了。你以為你易了容我就認不出你了么?就憑妃暄的這件衣服……”
“妃暄?叫這么親熱干嘛,她跟你很熟么?”楚河怒了,顧不上扮無辜了。再說他就算繼續扮下去,也是瞞不過這對美女過于敏感的侯小色狼!憑一件衣服的款式和香味認出人來,這份色狼功底著實深厚!
“好,你終于肯承認了是吧?”侯小色狼冷然一笑,說道:“我找你不為別的,就是想看看你究竟有什么本事給師仙子幸福。你可知道這江湖上,有多少人對她虎視眈眈?瞧你昨晚離去時,連輕功都不會,你又憑什么保護她?”
“那是我的事,跟你好像沒什么關系吧?”楚河覺得這家伙忒無聊了。明明是花間派的縱橫家,任務應該是對付靜齋傳人,結果他不但沒對付過小暄暄,還死皮賴臉地跟在她身邊,自告奮勇地充當免費打手。做男人做到他這份兒上,確實太失敗了。
“怎么跟我沒關系?”侯希白淡然一笑,唰地一聲展開美人扇:“我侯希白曾立誓要保護好師仙子,絕不許任何人傷害她!”
“兄臺,正下雨呢。你扇扇子不冷么?”楚河好心提醒了一句,又道:“小暄暄現在是我老婆了,已經跟你沒關系了。你要護花,請換朵花護好不好?保護她是我的事,真的跟你沒關系的……”
“什么?”侯希白又啪地一聲收起扇子,身子晃了晃,踉蹌后退兩步。他臉色煞白地上下打量了楚河一陣,顫抖著美人扇指著楚河,說道:“你……你當真和她……”
“我們的孩子叫楚歌笑。”楚河笑得很燦爛:“滿月的時候一定會請你喝滿月酒的。到時候給寶寶隨便上點紅包就行。呵呵……”
“卟……”侯小色狼張開嘴,噴出一股鮮血,仰天倒地,暈了過去。
~~
~~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來源:手機小說 書名:與婠婠同居的日子
  • 推薦1:小說之家
  • 推薦2:書友之家
  • 推薦3:小說搜索
  • 推薦4:書房小說
  • 欄目導航

      AD

    熱門文章

      AD

    相關文章

      AD

    熱門圖文

    點擊數:
    买彩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