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婠婠同居的日子 第二十八章 咱捧石之軒做皇帝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怎么這么晚才回來?”婠丫頭嚼著口香糖,瞪大美眸瞧著楚河,說道:“胖子又是怎么回事?”
夜空中明月高懸,柔和的月光照在院中。楚河蓬著被風吹亂的頭發,站在倆大肚婆面前,胖哥哥則扶著院墻干嘔不休。
“阿河,你沒受傷吧?藍兄他是不是……是不是被石之軒打傷了?”小暄暄接過楚河手中的色空劍,扶著他的胳膊關切地問道。
“我……”楚河剛說了一個字,話就被婠丫頭打斷了。
小魔女嚼著口香糖,含糊不清地說道:“小暄暄你莫搭理他,他這樣子哪像是去跟人拼命來著?你仔細聞聞,他身上還有女人的香味呢。你再瞧他的嘴唇,油光都沒擦干凈呢,一看就知道剛吃過一頓飽飯。唔,剛剛張嘴時,嘴巴里還有煙味,看樣子還來了一支飯后煙。”
說到這里,婠丫頭眼神一寒,哼道:“老實交待,你是不是和藍胖子在石青璇家里吃過晚飯了?”
“我拷,不會吧,這你都猜得到?”楚河瞪大雙眼,難以置信地看著婠婠。
“婠大姐神機妙算,小弟對大姐大的欽佩之意有如滔滔江水……嘔……”胖哥哥馬屁拍到一半,又忍不住干嘔起來。第一次坐飛劍的胖子,這會兒還正暈著呢!“……連綿不絕;又如黃河……嘔……泛濫,一發不可收拾……嘔……”
盡管嘔得厲害,但胖哥哥還是以大無畏的勇氣和莫大的毅力堅持拍完了馬屁!
“哼哼……”婠丫頭先是就自己神機妙算的智慧得意洋洋地哼了兩聲,隨后踮起小腳丫在楚河腳背上輕踩了一下,低聲道:“瞧我晚上怎么收拾你!”這小魔女雖然霸道,但還是挺重視自個兒男人面子的。在藍胖子面前,好歹還是給楚大將軍留了幾分顏面。
“說說看,對付石之軒的事情究竟辦得怎樣了?”客廳中,婠丫頭高踞主位,蹺著二郎腿,小腳丫一翹一翹地,造型非常有地主風范。
藍胖子垂手站在她身后,作忠心耿耿狀。
楚河坐在下首,小暄暄很體貼在坐在他旁邊。
“就她那德性,要真當了皇帝,肯定又是一禍國殃民的老佛爺。”楚河咬著小暄暄的耳朵輕聲說道。
小暄暄板著臉,不動聲色,表示默認。
“我聽到了。”婠丫頭笑瞇瞇地看著楚河:“不會傳音入密之前,最好不要在我面前說悄悄話。”
“一點**都木有了!”楚大將軍好悲憤地大叫一聲,又黯然尋思道:“我真的好傻好天真,居然把婠丫頭的肚子弄大了。要是她現在木有寶寶護體,俺一定打花她的小屁屁!現在……只能忍了!”
胖哥哥以無限同情的眼神瞥了楚河一眼,又飛快地垂下了頭,心中暗自尋思:“婠大姐大概還得四五個月才會生下小寶寶吧?事后又得休養一個多月……看樣子,河子這一家之主的地位,怎么也得再等半年才有機會奪回來!”
“愣著干嘛,快說呀!人家等著聽你跟石之軒的精彩對決呢!”婠丫頭笑瞇瞇地催促道,“不過人家猜你一定沒能殺掉石之軒,否則石青璇就算再恨她爹,也不會請你跟胖子吃飯。”
“婠大姐神機妙算,遠超諸葛之亮,司馬之疑!縱孫武再世,白起還魂,亦不及婠大姐萬一!小弟對大姐的欽佩有如滔滔江水……”胖子的馬屁頻道又開播了……
“死剁普!”楚河作了個暫停的手勢,強行關閉了胖哥哥的馬屁頻道,開始重播與石老帥哥的戰情實況。
聽完楚河的匯報之后,婠丫頭皺了皺鼻子,說道:“石之軒沒跟你交手就跑了?”
“是啊,他今天表現得很和諧,一點也不暴力。”楚河點頭道:“大概是要過中秋節了,他心情比較好吧。”
“可這樣有點麻煩呢!”小暄暄憂慮地說道:“他毫發無傷地跑掉,隨時能回來進行報復。以他的武功,若是暗中刺殺的話,我們這里沒一個人能應付他呢!”
婠丫頭對此深表贊同:“沒錯,暗殺不同于正面對決。一個精于暗殺之道的刺客,若準備充份,足以擊殺武功比自己高出數籌的高手。影子刺客楊虛彥最多只有石之軒的四成功夫,但一樣能搏得偌大名頭。若是石之軒親自出馬玩刺殺,恐怕只有三大宗師一級的高手,才能在他手下全身而退。”
“我早說過不要去惹石之軒,你們不信。這下可好,惹出麻煩來了吧?”楚河抱怨道。
“這哪兒能怪我們攛輟你?”婠丫頭嘟起小嘴嗔道:“誰叫你自己眼睛不好使的?從別人身邊擦過去,愣是沒看到那么大個人。還追出幾十公里……這件事人家一定要講給寶寶聽,教他知道他老爹的光輝事跡!”
“……”楚河無語了,這事兒可真糗大了。
藍胖子摸著肥下巴沉吟道:“咱不需要這么擔心石之軒的暗殺吧?他雖然是個神經病,但好歹還是有點宗師風范的。我記得他搞刺殺的時候,要是沒能將目標一擊斃命,就不會窮追猛打。有一回他去暗殺徐子陵和跋鋒寒,一招沒搞定,不就很瀟灑離去了么?咱們這些人雖然都不是石之軒的對手,但是只要小心防范一點,讓他首發落空,咱就安全了。”
“拜托,人徐子陵是他準女婿他才手下留情的好不好?”楚河好生郁悶,“咱們跟他可沒這層關系。”
“別忘了蝴蝶效應。”婠丫頭慢悠悠地說道:“虛空陵和石青璇好像沒有進一步發展的可能了。”
藍胖子贊同道:“沒錯,我看石青璇好像對河子有點意思。河子跟她老爹pk的時候,她可是盯著河子的大腿猛看的……”
六道目光集中到了藍胖子身上,其中楚河和婠丫頭的都是殺氣騰騰,而小暄暄也是不懷好意。胖哥哥打了個哆嗦,飛快地垂下頭去,小聲道:“婠大姐,暄暄嫂,您二位好像弄錯對象了吧?這種目光應該沖著河子才對……”
待婠丫頭和小暄暄將目光移到楚河身上之后,楚大將軍心中憤然長呼:“果然,兄弟是用來出賣的!”
“若是石青璇真對小河河有意思,那小河河可能就沒多大危險了。但是我跟小暄暄……麻煩可能就更大了。”婠丫頭深吸一口氣,斂去美眸中的殺氣,微笑著說道:“石之軒發起神經來,不能以常理度之。說不定……他會為了他的女兒能獨霸小河河,除掉我跟小暄暄。”
“他敢!”楚河本已恢復寧靜的眼中突然綻出猙獰狂暴。但這可怕的眼神一閃即逝,隨即又恢復成人畜無害的溫和模樣。他微笑著搖頭道:“石邪王不會那么笨的。他一定能想到,若是他真這樣做了,那他女兒的后半生,將活得比死更痛苦。”
聽到楚河這雖然語氣平淡,但卻重逾泰山的擔保,婠丫頭心中不由涌出濃濃的蜜意與感動。她嫵媚地瞥了楚河一眼,柔聲道:“楚哥哥,今晚的懲罰取消啦。人家還要獎勵你呢!”
小暄暄也是一臉甜蜜的樣子,順勢偎依進了楚河懷中。兩人眉來眼去,用眼神交流著某些不足為外人道的消息。
“非禮勿視,非禮勿聽!”胖哥哥死命盯著腳尖,心中不停地念叨著名人名言。
“可是,石之軒這件事,日后該如何處理呢?”甜蜜了一陣,小暄暄仍顯憂慮地問道。
“干脆我們和石之軒合作吧。”楚河突然想到了一個絕妙的主意:“我們幫他搞到邪帝舍利,治好他的精神分裂,捧他做皇帝!石之軒是個天才,無論文武,他的才能都可以說是天下無雙。
“他長得那么有王者之氣,隨便震兩下子就能收到大票小弟。而且他是草根階級出身的,了解民間疾苦。扮裴炬的時候,又積累了大量治國經驗,且展現出了極其卓越的戰略眼光和治國安邦的才能。
“更難能可貴的是,魔門出身的他博采眾家之長,思想中沒有那么多條條框框,不會受傳統思想的約束。若是他能在我們的幫助下,對現有制度進行改革,縱不能一蹴而就,至少也能制訂出一系列有利于華夏早日結束帝國輪回怪圈的政策!
“最關鍵的一點——以他的武功,至少能活兩百歲。華夏如果能有一個有著天才的頭腦,絕對的冷靜,寬廣的心胸,又殺伐決斷,不為傳統思想約束,能接受新思想,有改革的魄力和能力,又能在一百多年內保持巔峰狀態的精力、體力,不必擔心其制度和政策會二世而亡的皇帝,絕對是天大的幸事!而且他沒有兒子又不好女色,家天下這種傳統,很有可能自他而終!”
“呃……可他是邪王,壞人來著……”小暄暄給楚河的理論說得有些眩暈了,提出了石之軒道德上的缺陷。
楚河笑道:“誰說壞人就不能做好皇帝?以石之軒的頭腦和心胸,當真做了皇帝,你還怕他不能成為一個開創盛世的好皇帝?秦始皇暴戾吧?可他能一統天下,開創綿延數千年的帝國制度,被后世皇帝尊為祖龍。
“劉邦是個流氓無賴,道德素質極其低下。可他也是一代雄主。曹操的風評不怎么好吧?可誰能否認他是三國時代最有為的君主?
“李世民好色吧?可是他把私生活和國事分得很清楚。雖然老糊涂之后做了很多爛事,但老年癡呆這種正常現象,我們還是可以理解的。
“武則天面首三千,私生活極其糜爛。又連自己的兒女都能殺害,可謂心如蛇蝎。可是那位至尊紅顏卻徹底摧毀了華夏的門閥制度,讓天下寒士也能真正憑本事參與國事。在她的統治下,國家治理還不錯!李隆基的開元盛世,若沒有武則天打下底子,就憑他那種好色之極又懶惰到掉渣的貨色,也能創得出來?
“趙匡胤欺負孤兒寡母得江山夠無恥吧?可是他照樣能開創華夏歷史上商業經濟最發達的大宋。
“朱元璋既貪花好色又殘忍好殺,可是人明太祖照樣是英雄,照樣是歷代皇帝中,最為推崇反腐倡廉的皇帝。呃,當然他那時候沒有高薪養廉的概念,以至于他和他的后代在反腐工作方面做得實在不怎么地。
“跟以上那些著名皇帝比起來,石之軒的私人道德素質還算是頂好的!雖然他獻策玩垮了隋朝,可是如果不是隋帝自己有問題,石之軒獻的策略再怎么能禍國殃民,隋帝不加采納不就行了?嘶,說起來,楊廣登基之前,還是個好人來著!私人道德很崇高的啊!”
說到這里,他豎起食指,很深沉地搖了搖,說道:“在家天下的時代,評價一個皇帝,必須先拿國事說事兒。私生活和私人道德,那都是次要的。只要能把國家治理得強大,能讓人民幸福,那么這個皇帝就算私生活再糜爛,也是個好皇帝。反之,如果把國家治理一塌糊涂,就算他是個道德上的圣人,也是個爛皇帝。”
“這話對頭!”藍胖子擊節贊嘆:“n多穿越小說中,在21世紀活得無比失敗的廢材主角,啥都不帶就一寡人穿越。到處把mm吃軟飯,都能平定天下當上皇帝。像石之軒這種王者之氣橫豎亂溢的天才,若有我們這些穿越人士又是超級高手的天才幫忙,平天下理亂世并非不可能。”
“別把牛吹得太大了,我們倆都只能算是自個兒領域里的人才,天才還遠遠不夠班呢!”楚河很嚴肅地對胖子說道:“超出我們專業領域的東東,我們并不比其他人強多少。”
胖子嘿嘿一笑,毫不謙虛地說道:“打架斗毆方面,我們就是天才!”
“可是石之軒名聲不好,得不到武林白道的支持呢!”小暄暄繼續努力想要駁倒楚河荒謬的想法,“就連在魔門之中,他也是樹敵無數。他人緣這么差勁,怎么會有人幫他嘛!”
楚河搖頭道:“他名聲不好,還不是拜你們慈航靜齋的前輩所賜?他扮裴炬玩垮大隋的事又沒多少人知道,有楊廣這特大號黑鍋背負者在前邊兒頂著呢!你們想想,石之軒出道沒多久,就碰上了碧秀心,給她拴了整整二十年。碧秀心死后他又扮裴炬整大隋朝,哪有空在江湖上廝混?若不是慈航靜齋不遺余力地宣傳造勢,石之軒哪里會有什么壞名聲?
“現在我也算是個名人了,又砍死砍殘了那么多魔門高手,大家一定覺得我是個和魔門誓不兩立的大俠。只要由我出面為石之軒多做正面宣傳,然后讓他多做一些能樹立正面形象的好事,還怕不能將他的形象挽回么?”
小暄暄嘆了口氣,不再與他爭辯了。說起來……小暄暄長這么大,還真就只知道石之軒是個壞人。可是究竟做過哪些喪盡天良的壞事,卻又舉不出什么有力的例證了。而且她也是見過世面的人了,21世紀的游歷見聞,早已顛覆了她從前對時代和社會的認知。
平天下理亂世容易。可是如何才能令華夏跳出帝國輪回的怪圈,卻是個大大的難題了。
一個很簡單的辦法就是解決老百姓的溫飽問題,令老百姓不至于饑寒交迫,活下不去而群起造反。
但如何才能用有限的土地,養活不斷增長的人口?或者說怎樣才能實行有效推行計劃生育,限制人口不超出土地的承載能力?
這,是個超級大的難題。當然,如果能做到每個家庭都有一臺電腦和一臺彩電,讓老百姓晚上除了造人之外,多出一些別的娛樂項目,計劃生育也許能順利推行。可惜……這種想法也太歪歪了。
搖了搖頭,小暄暄將自己荒謬的想法拋出腦海,問道:“那該怎樣挽回石之軒的形象呢?”
胖子扳著手指說道:“我們可以發行報紙,印傳單,編兒歌童謠進行宣傳炒作。以石之軒的名義組織賑災活動、創辦孤兒院、養老院、建立慈善基金……”
“咳咳!”婠丫頭干咳兩聲,狠狠地白了胖兄一眼。胖子立馬一個哆嗦,不敢再說下去了。
“石之軒做了皇帝,那人家怎么辦?”婠丫頭瞪著楚河,嗔道:“人家也想做皇帝呢!”
楚河不以為然地說道:“那就等石之軒老死了或者升仙了你再接位唄!反正他沒有兒子。”
婠丫頭直欲抓狂,叫道:“他還能再活一百多年呢!”
楚河撇了撇嘴,說道:“像你這種高手,活兩百歲絕對沒問題。你比他年輕幾十歲,等到他掛了,你照樣能當幾十年皇帝。”
婠丫頭揮舞著拳頭叫道:“人家才不要活那么久變成老妖婆!再說你最多活到一百歲就會老死,要人家活那么久,不怕給你戴綠帽子么?”
楚河笑道:“你那個時候肯定已經清心寡欲了,才不會給我戴綠帽子呢!”說著,他握住婠丫頭的手,柔聲道:“你放心,我一定會盡可能地多活幾年,多陪陪你們。你想做皇帝,我們就大力發展航海,待造出能遠渡重洋的大海船之后,找石之軒借點兵去東邊的小島上開荒做土皇帝就是。”
“你又不是這個專業的,哪兒能造出什么大海船……”婠丫頭小聲嘀咕。
“報告婠大姐,我有這方面的資料!”胖子舉手說道:“我腦子里那本架空小說的作品相關里邊兒,有很多航海方面的資料!結合現有的造船技術,研制出能航海到那邊的海船絕對不成問題。如果我們能從鮮卑那邊出發的話,以現有的航海水平就已經能辦到了。別忘了,東溟派的船可是三不五時就從琉球跑到大陸來觀光呢!鮮卑離東邊的小島那么近,以東溟派的航海水平,東渡過去不是分分鐘的事么?”
“好了,事情就這么決定了!”楚河很有魄力地一揮手,說道:“胖子明天想辦法聯絡到石之軒,請他出來和我們談一談。另外,我想舉辦一屆武林大會。就叫做‘峨眉論劍’,大家覺得有沒有搞頭?”
“峨,峨眉論劍?”楚河天馬行空的想法一說出來,就讓倆妞和藍胖子囧了。
楚河點頭道:“對,咱給三大宗師、宋缺、四大門閥的高手,以及天下所有的成名高手都發去請柬。請他們來蜀中,到峨眉山金頂去比武。”
“可他們會來么?”婠丫頭哭笑不得,“大家都忙著爭天下呢,業務緊張得很,哪來那么多閑功夫跑來蜀中比武論劍?”
楚河站起身來,背著雙手說道:“他們一定會來。在發請柬的同時,放出風聲,就說和氏璧在我手上。誰能奪得天下第一的名頭,誰就可以得到和氏璧,并且能得到我楚邪王的效忠!天下人都知道,你們倆是跟著我的。若得我加盟,還能平添你倆這兩大助力。這個誘惑夠大吧?”
“啊?這不是扯彌天大謊么?”小暄暄瞪大美眸,說道:“和氏璧已經讓寇仲他們吃掉了!再說,你不是要捧石之軒么?……我知道了,你是想吹黑哨打假拳,讓石之軒奪得天下第一的名頭!”
“對頭!”楚河呵呵一笑,說道:“和氏璧的下落除了我們之外,沒人知道。有我們替寇仲他們背黑鍋,你覺得他們會傻乎乎出來澄清說,和氏璧不在我們手上么?所以這謊絕對行得通。明天我們若能與石之軒達成協議,那么在峨眉論劍開始之前,對于他正面形象的宣傳造勢就要同時開始了。在我們的幫助,石之軒博得天下第一的名頭,絕對不成問題!”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來源:手機小說 書名:與婠婠同居的日子
  • 推薦1:小說之家
  • 推薦2:書友之家
  • 推薦3:小說搜索
  • 推薦4:書房小說
  • 欄目導航

      AD

    熱門文章

      AD

    相關文章

      AD

    熱門圖文

    點擊數:
    买彩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