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婠婠同居的日子 第四十章 尼姑庵里百合生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別震了!”婠丫頭拉了楚大將軍一把:“趕緊想辦法吖!秦川這丫頭要是死了就不值錢了。說來奇怪,人家還從未見過靜齋的尼姑打輸了就尋短見呢……”
“俺,俺木有辦法吖!”楚河收起震勢,神情凝重地說道:“所謂解鈴還需系鈴人,這事只能著落在小暄暄身上了!”
“沒錯。”藍胖子也是八面玲瓏之人,此時也從秦川眼神中瞧出了異樣,他神色肅穆地說道:“尼庵之中盛產百合,古人誠不欺我……”
“百……百合?”婠丫頭囧了。陰癸派雖然女弟子眾多,但因為有開苞專業戶邊不負,以及外號一聽就很淫蕩的“**雙修”辟守玄的存在,百合極度缺乏生存土壤。所以婠丫頭對在二十一世紀學到的“百合”這個新鮮詞,并沒有太深的切身體會。
待聽到藍胖提起之后,她仔細觀察秦川眼神,好容易才瞧出了端倪。當下婠丫頭嬌軀一震,掩著小嘴吃吃笑道:“大開眼界……真是大開眼界……人家,人家終于見到傳說中的百合了!”
天下間,有兩個地方最容易生長百合。
一是皇宮,二是尼姑庵。皇宮之中好歹還有不男不女的太監存在,寂寞難耐的后妃宮女們,勉強能在心靈上找到一絲慰藉。而尼姑庵旁,若沒有和尚廟存在的話,那可憐的尼姑們思凡之時,就只能yy同性了……
虛空陵聽得莫名其妙。百合花他是知道的,南北朝時,梁宣帝還曾賦詩云:“接葉多重,花無異色,含露低垂,從風偃柳。”以贊美它具有超凡脫俗,矜持含蓄的氣質。但尼姑庵里種百合……跟秦川尋短見又有啥子關系嘛?
秦川也是聽不懂啥咪叫百合的,再說她此時一心系在小暄暄身上,對旁人的話早就自動過濾了。
而小暄暄,卻是哭笑不得。若非為師妹擔憂,現下只怕早已控制不住孕婦的情緒,對藍胖和婠丫頭大打出手了。不過……她此時倒也看懂了秦川的眼神。
小暄暄想起,從前在靜齋之時,師妹便常用這種眼神看著自己。但自己那時候還是個純潔的小尼姑,對情愛之事沒有概念,看不懂師妹的眼神。及至出山歷練,又與楚河相知相戀之后,才對愛情有了深切的體驗。
現在回想起來,小暄暄不由暗自叫苦。原來師妹早在兩三年前,便已對她萌生了異樣情愫!
“偶賣糕的……”小暄暄心中呻吟:“師妹怎會這樣的……”
秦川凄凄慘慘戚戚地看著小暄暄,握著倚天劍的左手微微顫抖。鋒利的劍刃已割開了她玉頸上的表皮,滲出絲絲殷紅的血跡。
“師姐……”秦川的聲線已顯顫抖,眼眶中的淚水再也抑住不住,順著光潔的面頰滑落:“明月上高樓,君若揚路塵,妾若濁水泥,浮沈各異勢,會合何時諧?”
“忒大膽了吧?”楚大將軍聽得目瞪口呆,秦川這個性了不得啊!居然敢當著這么多人的面直抒心臆!
婠丫頭不屑地輕嗤一聲,嘀咕道:“靜齋的女子論起不要臉來,跟我們妖女都是差不多的。”
“她說啥?”不學無術的藍胖子自是聽不懂這幾句曹植的古詩,他莫名其妙地眨了眨眼睛:“這時代已經有水泥了么?不過把自個兒比做渾濁的水泥……這比喻有夠差勁的。”
小徐子也是聽得一頭霧水。他雖然小有點文化,可說到底,還是一古代版古惑仔。平時的時間都忙在打架逃命、修煉武功方面了,文化上的造詣就差了點。
小暄暄卻是既心驚膽跳,又疼惜不已。師妹這番話說得太直白了,她想逃避都無從避起。“師妹……你,你先把劍放下,有話好好說……”
“沒什么好說的了。”秦川凄然一笑:“自師姐下山后,小妹日夜思念。當寂寞無從排遣之時,小妹唯有發奮練功。武藝日益精進之余,對師姐的思念也是愈加深沉。小妹如今雖已臻至‘劍心通明’,但心中卻存著師姐這一破綻,始終無法圓滿過關。否則今日又何至一招敗于楚邪王劍下?
“小妹本盼著……本盼著師姐完成師門使命之后,能回山與小妹團聚。卻沒想到……等來的卻是師姐嫁為人婦的消息。小妹本不信這等流言,但師傅卻派小妹下山,繼續師姐未完成的使命。其實那個時候我就該明白了,若是流言不實,師傅又何需派我出山?
“可嘆我那時心中對這流言猶自不信。甚至下山之后,聽到江湖中人議論,也毫不動搖對師姐的信心。那時我還在想,縱然師姐當真與楚邪王在一起,也必是被這魔頭以武力脅迫,身不由己。直到今日親眼所見,小妹方才知曉……原來師姐當真從了魔頭,叛了師門,棄了小妹!
“不能擒殺楚邪王,又不能帶回師姐。小妹心如刀絞,萬念俱滅,生不如死……師姐已找到你的幸福,可小妹的幸福又向何處尋去?此生已無所戀,小妹唯有企盼來世再與師姐重逢……師姐,永別了……”
事實上,以秦川的心境,就算深戀小暄暄,也不至于把話說得這么明白。但是她先是見到小暄暄大了肚子,又堅決不肯隨她回去,心境已然動搖。后又被楚河一招擊敗,內傷沉重,正是最為虛弱之時。
小暄暄幫她接骨療傷,那溫柔憐惜,小心呵護之意,更勾起了秦川心中痛楚。她情知小暄暄不會再回到她身邊,精神支柱轟然倒塌。心境大亂之下,秦仙子萬念俱灰,萌生死志。既已決定赴死,這心里話自是無所忌憚地說出來了。
說出這番訣別之話后,秦川向著小暄暄凄然一笑,便待動手自裁!
“不要!”小暄暄驚呼一聲,一指點出,一道柔和的指勁隔空射向秦川肘部麻穴。
她的距離與秦川最近,這一指剛剛點出,指風便已命中目標。秦川手肘一麻,整條小臂頓時酸軟無力,再也拿捏不住倚天劍。長劍脫手墜下,鐺啷一聲墜落地面。
小暄暄見一擊奏效,心中連呼僥幸。若非秦川身受內傷,又心情激蕩,毫不設防。即使小暄暄處于全盛狀態,亦無法以隔空指勁破開她的護身真氣。全盛狀態下的秦川若一心尋死,恐怕連楚邪王都救不下來!
小暄暄慶幸過后,又是一陣后怕。她閃身搶近秦川身旁,雙手握住師妹肩膀,疼惜地看著師妹雙眸,哽咽著說道:“師妹,師姐求你了,不要再做傻事了好不好?你若有事,教師姐怎生承受得了?難道……難道你忍心看著師姐終日以淚洗面,傷感一世么?難道你以為你去了,師姐便能幸福么?”
在二十一世紀看了不少狗血電影,小暄暄知道這一招對為愛盲目的人還是挺有效的。有些自詡情圣,其實經常被發好人卡的家伙不是總喜歡這么安慰自己么:愛一個人,并不是一定要占有她。只要她活得幸福快樂,我就算再孤單再痛苦,也會祝福她。她的幸福就是我的快樂,不是么?
所以狡猾的小暄暄以自己的幸福為武器,對秦川發起了攻擊。
“師姐……”秦川求死不成,雖然還是滿腹哀傷,但鬼門關前走了一趟,心中求死之欲倒也削減不少。此時見師姐滿臉疼惜自責之色,珠淚盈于眼眶,這小尼姑心中也是酸痛難當。她怎肯讓心愛的師姐傷感一世?她又怎能讓師姐因為她終日活在自責的陰影里?
小尼姑抬起左手,輕輕拭掉小暄暄臉上的淚水,勉強一笑,柔聲道:“師姐,莫要哭了。小妹不再尋死便是。”這姑娘說這番話時,心中嘆道:“我怎么這么傻?我怎能連累師姐?愛一個人,并不是一定要占有她。只要師姐活得幸福快樂,我就算再孤單再痛苦,也會祝福她。她的幸福就是我的快樂,不是么?”
“師妹……”
“師姐……”
倆師姐妹凝視一陣,抱頭輕泣起來。
小暄暄vs秦川,小暄暄完勝!
“給我找個桶,再找條黑狗。”楚河看著抱頭痛哭的倆師姐妹,面無表情地對藍胖子說道。
“要桶和黑狗干什么?”胖哥哥奇怪地問道。
“我要殺狗,灑狗血!”楚河咬牙道。
聽到楚大將軍的話,正抱著師妹哭得入港的小暄暄嬌軀劇震……
婠丫頭咯咯嬌笑,用肩膀輕撞楚河一下,朝他拋了個媚眼兒,小聲道:“怎么,吃醋了?”
楚河冷哼一聲,作不屑狀:“我吃醋作什么?秦川一小女子,有讓我吃醋的功能么?”沉吟一陣,他望向小徐子:“小徐子,你覺得秦川怎樣?”
“什么怎樣?”小徐子莫名其妙。
“裝什么楞啊!”楚河不滿地瞪了小徐子一眼:“我的意思是,讓秦川做你老婆怎樣?”
“啊?”小徐子愕然:“這,這從何說起?秦仙子是慈航靜齋的仙子,豈是我這凡夫俗子能褻瀆的?再說……”他向著秦川那邊瞄了一眼,小聲道:“我不喜歡喜歡女人的女人。”
“……”小徐子這話繞得楚河有點頭暈,不過還是勉強明白了他的意思。向小徐子推銷秦川失敗,楚哥哥也不介意,轉身胖子說道:“胖子,你不是一直想要個極品妞作老婆么?秦川很不錯哦!再說婠婠剛剛說把她分配給你,你也已經同意了……”
“千萬別!”藍胖子忙不迭地擺手:“先前我是不知道秦川的個性,現在可知道了。我要真娶了她這種個性悍妞,哥哥我以后的生活就暗無天日了……”
推銷再次失敗!
“……不曉得侯希白會不會對秦川感興趣哈……”楚河喃喃自語。
所有的事情終于圓滿解決。
藍胖子帶著手下小弟自行回家,準備安排人手,連夜突襲川幫,徹底摧毀川幫殘存勢力。明天天一亮,就要開始召兵買馬,接管獨尊堡、川幫退出后留下的勢力空白,爭取在最短的時間內徹底控制巴蜀。
至于巴盟,老石既已親自出手俘虜了巴盟四位當家,控制巴盟的事想來老石自會妥善處理。
巴蜀三大勢力一夜之間盡數瓦解,這驚人的消息必會在短時間內傳遍天下。成都城中各方勢力耳目眾多,今晚之事又是在鬧市之中發生,瞞是瞞不住的。不過就算各方勢力知道了這個消息,想出應對之策并付諸行動也需要一定的時間。
到那時候,巴蜀當已徹底落入楚、石兩位邪王掌控之中。以巴蜀的特殊地形,若是大局底定,那么天下任何一方勢力,都無法扭轉乾坤!
當然,這些都不是楚河需要操心的。打架斗毆他當然是沖鋒在前,就算帶兵打仗,他也當仁不讓。但像種田派一樣發展勢力,處理內政,他就懶得動這個腦筋了。反正有個帶著一身金手指的藍胖子,又有智計天下無雙的石老邪,那些復雜的事情自然有他們去解決。
因此楚大將軍在藍胖走后,便和婠丫頭、小暄暄、秦川打道回府。
虛空陵雖然打賭輸了,但楚河有言在先。只要不出成都城,就絕不限制他的行動自由。所以現在小徐子也已自行離開。楚河相信小徐子的人品,愿賭服輸他還是能做到的。
在楚河想來,小徐子離開后要做的第一件事,應該是請人送信,將他的處境告知寇仲。
但楚河對這事兒并不怎么上心。寇仲這小子,又有什么辦法幫到小徐子呢?若是講義氣跑來救兄弟,只怕會將他自己搭進去。相信小徐子就算給八卦仲送信,也一定會警告他不要來蜀中涉險。
斗毆結束后,大街上很快就恢復了熱鬧。
小老百姓并不怎么關心那些大佬們的爭斗結果。只要不影響他們的生活,管他究竟誰做主?城頭常換大王旗這種事,在亂世之中根本不稀罕。今天這一戰,最多也就是給百姓們茶余飯后的八卦交流增添了點話題而已。
無事一身輕的楚大將軍帶著倆大肚婆和一吊著膀子的小姑子,哼著小曲兒緩步晃悠在熱鬧的街市上,向著自己家方向行去。
婠丫頭笑瞇瞇挽著他的胳膊,不時回過頭瞧瞧走在后面的小暄暄和秦川。
秦川這丫頭用完好的左手緊緊地摟著小暄暄的胳膊,眼神平靜無波,俏臉兒木無表情。只有當目光落到楚河身上時,她眼中才會閃出一抹憤慨。
而小暄暄的神色就很復雜了。在被婠丫頭用古怪的眼神瞧著時,小暄暄總會不由自主地現出哭笑不得的樣子,眼神無奈之極。
“小河河,你不擔心么?”婠丫頭咬著楚河的耳朵說道:“秦川很粘小暄暄呢!”
“我擔心作什么?”楚河面無表情地說道:“秦川從小在靜齋長大,沒有接觸過男人,發生這種情況很正常。和外界接觸多了,沖淡她對小暄暄的畸戀并非難事。再說,小暄暄現在已經是我的人了,我有什么好怕的?”
“呵,說得好聽,剛才是誰向虛空陵和藍胖子推銷秦川來著?”婠丫頭捂嘴竊笑:“你分明還是有些怕的。”
楚河撇嘴道:“胡扯。我那只不過是想讓她多認識一些優秀的男人,這對幫她擺脫對小暄暄的不倫之戀很有好處的。”
“你就忽悠吧!”婠丫頭嘻笑道:“情人眼里出西施。恐怕在秦川眼中,世上再沒有比小暄暄更好的男人了。你可要看緊一點哦,小心別讓秦川把小暄暄拐跑了……”
“……小暄暄是男人咩?”楚河頓時哭笑不得……
一路太平地回到家中,楚大將軍又開始了十佳好男人每晚的必修課——給倆妞燒洗澡水。嗯,今天家里多了個美妞,水得多燒一份兒了。
雖然婠丫頭起心讓秦川做個燒水掃地的丫環,可小尼姑這會兒膀子斷了,又有內傷在身。至少在手臂長好之前,這丫環暫時是指望不上了。
燒洗澡水時,小暄暄來到廚房,吭吭哧哧地說道:“楚哥哥,人家,人家想跟你商量個事兒。”
楚河往灶肚里加了幾根柴,笑道:“呵,和我這么客氣干嘛?有什么事盡管說。”
小暄暄猶豫了一陣,小聲說道:“今晚,今晚……師妹想我一起睡……”
“什么?”楚河眉頭一皺,斷然道:“這絕對不行!你師妹她……她對你不懷好意吖!”
小暄暄嗔怪地白了楚大將軍一眼,說道:“你怕什么?師妹她就算喜,喜歡我,她也是個女孩兒,又不能把我怎樣……難道你還擔心我被師妹占了便宜去么?而且人家肚子都這么大了,師妹就算想占我便宜,也不敢亂來嘛!”
“……”楚大將軍無語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來源:手機小說 書名:與婠婠同居的日子
  • 推薦1:小說之家
  • 推薦2:書友之家
  • 推薦3:小說搜索
  • 推薦4:書房小說
  • 欄目導航

      AD

    熱門文章

      AD

    相關文章

      AD

    熱門圖文

    點擊數:
    买彩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