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婠婠同居的日子 第六十一章 天才寶寶楚歌笑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黃昏時分下起了一場小雨,秀麗的成都城籠罩在茫茫煙雨中,遠方的青山被冰涼的雨水滋潤得更加蒼翠。
楚河坐在屋檐下,面無表情地看著手中的一紙情報。
這是情報部的人發送過來的,上面記載的,是一名出身補天閣的優秀情報人員,從漢中傳過來的緊急情報。
“酉時三刻(下午六點左右),李閥使節隊入南鄭城,當晚宿于南鄭縣衙。李秀寧、柴紹夫婦帶隊,隨行一百二十人,車二十五架,馬二百六十匹。其中六人為西域面孔,一人為黑膚昆侖奴,均作玄甲重騎打扮。另有一人說話做事禮節不類關中人士,疑其為東瀛人。另有五人雖面貌禮節與中土人士無異,然與其余關中人相比,頗有格格不入之感。五人中,有兩人為女子;又有一人臥于馬車之上,疑為重病或重傷人士。
“當夜,六名西域人士與昆侖奴、東瀛人(加注:疑似)、五名中土人士,計十三人聚于一室密議。情報部人員扮作雜役欲入室內添茶,以一探底細,然尚未靠近房屋,便被室中人發現斥退。其密議內容不得而知。”
正文之后,還附著情報人員對那十三人的面貌舉止的詳細描述。
這份情報是從南鄭連夜發出,數名情報部好手以快馬片刻不停地接力,直到快天黑時才傳回成都。
補天閣身為刺客組織,自然極為重視情報。其情報人員個個都是察顏觀色的好手。
李閥使節隊都是關中人士。其中莫說混入了西域人、黑人、東瀛人,便是混進了中土的南方人,也能被那些情報人瞧出端倪。
雖然使節隊中那十三人比起祝玉妍說的多出六人,且情報人員的描述也與祝玉妍給婠婠形容的特征頗有出入,但楚河幾乎可以肯定,襲擊祝玉妍的七人必定在那十三人中。
畢竟祝玉妍看到的,是戰斗中的敵人。而情報人員看到的,卻是穿著玄甲,扮作騎士的目標。有些出入當屬正常。
更重要的是,那十三人中,既有大量西域人士,又有一名重傷者,正好與祝玉妍的描述吻合。
“還真是讓婠婠說中了,那些人還真與李閥有關!”楚河喃喃自語,將那張紙揉成一團,掌勁微吐,便已將其震成粉末。
這情報婠婠還不知道,在親自確認以前,楚河并不想讓她知道。不為別的,就怕她一時沖動,調集大軍去圍剿李閥使節隊。
現階段,與李閥起沖突是不明智的。兩國交兵還不斬來使呢,現在兩家還沒交兵,李閥帶著禮物來賀喜,若是讓婠婠派兵給剿了,那蜀中割據勢力的名聲可就完蛋了。
以后天下人還有誰會信任蜀中勢力?
若是李閥的使節隊還沒進入蜀中勢力范圍,倒是可以扮山賊去打劫一下。但現在既已進入了蜀中勢力范圍內,便是扮山賊也行不通了。蜀地勢力身為地主,反而還有負責使節隊安全的責任。
“不能明目張膽地襲擊,只能暗中下手。還是由我親自去確定一下吧!”嘆了口氣,楚河起身回到屋中,穿過大堂來到后院的浴室中,打算向小暄暄交待一二。
婠丫頭昨晚一夜未眠,今日上午也未曾睡覺,直到下午才被楚河強行勸回屋睡去了,現在還在沉睡著。小暄暄則正在浴室中為寶寶洗澡。
“哇,這小子怎么漂在水上?跟只蛤蟆似的!”一進浴室,楚河便發出一聲夸張的驚嘆:“暄暄你在做什么?把這小東西當玩具咩?”
半人高的浴桶中,盛著滿滿的一桶熱水。小暄暄站在桶外,正滿臉慈母狀,逗著泡在浴桶中的兒子。
雖然她的表情很慈母很有愛,可是眼前的情形著實詭異了點——小東西赤條條地泡在浴桶里,那小巧的身子居然像曬太陽的蛤蟆一樣,仰面朝天地漂在水面上。小暄暄用嫩蔥似的食指一下下地,輕輕地點著小東西。
手指點一下,小東西的小手沉到水里了。手指一松,又漂出來了。再點一下,小腿兒也沉進去了,松開,又浮出來……小暄暄便這樣貌似慈母地玩得不亦樂乎,而小東西居然也不惱,還沒心沒肺地咯咯直笑……
楚河的到來和那夸張的驚嘆嚇了小暄暄一跳,她嗖地一聲縮回手,不好意思地沖著楚河吐了吐舌頭,低下頭羞澀地一笑:“人家可不是拿他當玩具,歌笑好喜歡玩水的……”
旋及又滿面興奮地說道:“阿河,我們的兒子好厲害,平時抱在手里還有些沉,沒想到居然能漂在水上。而且他才二十天大就會笑了,真的好天才呢!”
“那當然,遺傳了我優良的基因嘛!”楚河大言不慚,他踱到浴桶旁,偏頭看著漂在水上,小胳膊腿兒拍打踢踏著水面的兒子,皺眉道:“不過說起來,這么一丁點大就能漂在水上,難道他是蛤蟆轉世么?”
“不許胡說!”小暄暄嗔怪地白了楚河一眼,“哪有你這樣說自家寶寶的?歌笑這么可愛,怎么會是蛤蟆轉生?”
“唔,那也可能是魚兒什么的轉世哦!”楚河笑瞇瞇地伸出手,食指撓著兒子的小下巴——動作跟撓貓咪一模一樣。
小家伙聽不懂老爹的話,興許以為老爹在夸自己,越發笑得沒心沒肺,小手小腳拍打踢踏地更起勁了。
“嘖,勁兒真大,都能拍出水花了。”楚河嘖嘖感慨。忽然大手一伸,按住小家伙的肚皮,手上一用力,嘩啦一聲小家伙整個人都沉到水面下了。
小暄暄嚇了一大跳,驚呼一聲,一巴掌拍開楚歌笑那無良老爹的手,隨后閃電一般將寶寶從水中撈了起來,怒道:“你做什么?他正在笑呢,嗆到他怎么辦?”這話兒說得又快又急,心疼地眼淚都快淌出來了。
“那你剛才不也是這么玩兒的么?”楚河滿面無辜。
“你……”小暄暄無語了——人家剛才最多把兒子的手腳按到水里,你這傻瓜老爹居然把寶寶整個人都按進去,小腦袋都浸水里啦!
她抱著寶寶,哼起小曲兒哄他,生怕他被嚇到。可是這沒心沒肺的寶寶卻絲毫沒有受驚的樣子。只見它瞪著圓溜溜的大眼睛,睫毛上還掛著水珠,小嘴兒緊閉,兩腮鼓鼓地,嘴巴里像是含了什么東西。
“不會是喝水了吧?”楚河見寶寶鼓著小腮幫子瞧著他,便伸出手想去捏寶寶的嘴巴。卻沒想寶寶小嘴兒一嘟,嘴唇中噴出好大一口水,將楚河噴了個滿頭滿面。這還不算,小寶寶的小jj也同時開閘泄洪,一道晶亮的水線把楚河胸口的衣服澆得濕透。
報復完了老爹的寶寶極為開心,瞧著老爹狼狽的樣子又開始咯咯直笑。
“這小子肯定是水生物種轉世,玩水都玩出花樣兒來了!”楚河抹了把臉,哭笑不得地瞪了寶寶一眼。
小暄暄掩唇嬌笑,連說活該。
逗弄了小寶寶一陣,楚河對暄暄說道:“你在家看好孩子和婠丫頭,我要出去一趟。最遲明天早上回來。”
小暄暄奇道:“天都快黑了,你出去干嘛?再說外邊正下雨呢……”
“不怕,我帶把傘出去就行。”楚河擺了擺手,笑道:“放心,我不是出去鬼混,是去辦正事來著。你還不放心我么?”
小暄暄猶有疑問:“什么事不能等到明天早上再辦?你還從來沒有夜不歸宿過呢!”
楚河想了想,決定說實話,附到小暄暄耳邊小聲道:“有情報傳來,在李閥的使節隊伍中,發現了疑似圍殺陰后的人。我想親自過去確定一下。”
“什么?”小暄暄一驚,伸手緊緊抓住他的袖子:“不行,你不能去,這太危險了!陰后使了玉石俱焚后都只能逃跑,你武功再高,也不是他們的對手……若要幫婠婠替陰后報仇,大可以邀集大批高手,再一決勝負……”
“放心,我不會魯莽行事的。”楚河給了她一個放心的微笑,輕輕按住她的手:“我只是去確認一下,并沒有打算和他們動手。再說,你別忘了我的御劍飛行術,若被他們發現了,我還不會跑么?地上跑的,怎樣都追不上我這個天上飛的吧?乖,在家等我,我明天一早就回來。若婠婠醒來,你可別告訴她我的行蹤,就說我去府衙整理法律文獻了……”
見楚河去意已決,小暄暄情知攔不住他,只得滿心憂慮地說道:“那你一定要小心,別忘了,家中還有妻兒等著你。”
楚河微笑點頭,在寶寶和老婆的臉上各親了一口,便提著色空劍轉身出門!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來源:手機小說 書名:與婠婠同居的日子
  • 推薦1:小說之家
  • 推薦2:書友之家
  • 推薦3:小說搜索
  • 推薦4:書房小說
  • 欄目導航

      AD

    熱門文章

      AD

    相關文章

      AD

    熱門圖文

    點擊數:
    买彩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