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婠婠同居的日子 第七十一章 強推瘋推逆推 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第七十一章強推瘋推逆推(上)
飯菜上桌。
楚河、青璇、寇少帥圍坐桌邊。在兩枝蠟燭昏黃的光線映照下,三人就著一壺濁酒,幾樣家常小炒,各懷心事地吃了起來。
楚河很早便開始**生活,確實很有幾分廚藝。猶其是在隋末這個飲食文化遠不能與二十一世紀比的時代,他的手藝比起皇宮中的御廚都要牛b。
能吃到他做的菜,便是不算那楚邪王的名號附加的心理快感,光是口舌上的享受,便已令寇仲無比滿足。
寇仲一口酒,一口菜,吃得滿面紅光,嘖嘖連嘆。
“我和陵少當初還在瞎混的時候,就曾起意開間酒樓。原本以為我們的手藝已是一流,足夠支撐起一間高檔的酒樓。今天吃到楚兄做的菜,方才知道小弟和子陵都是那井底之蛙啊……可惜,可惜……”
在正常的情況下,這個時候應該有人出來給寇仲捧哏,問一句:“可惜什么?”
然后寇少帥邊十分之裝b地搖頭嘆氣,說道:“可惜什么什么什么……”
然而,寇仲連嘆幾聲可惜,又低頭喝酒作高人狀。偏偏他巴巴地等了半晌,卻沒聽到誰吱應一聲。寇少帥好生納悶加郁悶地抬起眼角,用旁光瞄了石青璇跟楚河一眼。
卻見那石大家低著腦袋,眼神茫然。左手捧著小碗,右手中的筷子無意識地在碗里邊撥弄,好像正在調戲碗里的米粒。一顆青菜在她碗里駐扎挑釁老半晌了,也沒見她將之消滅。那心不在焉又心事重重的模樣,真不知道在想啥。
而楚河卻是另一番情形。只見楚大邪王筷走龍蛇,夾菜時人筷合一。只一合,便挾起好大一捧菜。然后以旁若無人、氣吞天下的氣慨,將碗里的飯菜一掃而空!頗有幾分秦王掃**,虎視何雄哉的氣魄!
石青璇一碗飯沒吃幾口,寇少帥一碗飯剛吃大半,楚邪王卻已連添兩碗了……
“被無視了……”寇少帥的心砰地一聲,碎成了千片……“我寇仲向來無論走到哪里,都是被人們關注的中心……可是今天,卻被徹底地無視了……好受傷,我真的好受傷……”
就在少帥自憐自傷的時候,楚河砰地一聲放下碗,將杯中殘酒一飲而盡,隨后豪邁地一抹嘴巴,起身道:“我吃好了,二位慢用!青璇,煩你招待一下少帥,我還有很重要的工作,現在必須馬上動身去做。少帥,事情緊急,怠慢之處還望見諒……你們今晚若想歇在這里,東廂客房里床被一應俱全。若要去別處歇息,等會兒走的時候將院門關上便可……”
楚河一邊說著,一邊急匆匆地向客廳門口走去,做出一副十萬火急的模樣。
寇少帥目瞪口呆地瞧著楚河,直到楚河快走到門口時,他才怪叫一聲,“等等!先別走,我這趟親自來蜀中,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商量……咱們正事兒還沒說呢!”
楚河停下腳步,回頭道:“什么事你跟青璇說不也一樣么?或者去找袁天罡,現在成都他作主!”
“不成!”寇仲放下碗筷,起身說道:“這件事情唯有你能作主。”
頓了頓,他滿臉嚴肅地說道:“我想接回子陵。”
“什么意思?”楚河愕然。
寇仲正色道:“中秋節時,子陵和你打賭輸了,你不是不許他離開成都嗎?我這趟親自來這里,就是想請你放子陵回去。”
“……徐子陵已經溜掉了。”楚河無奈地攤開雙手,“我跟陰癸派決戰的時候,本被我軟禁的秦川趁妃暄去尋安隆助拳時,帶著徐子陵逃走了。妃暄也曾追蹤一段,卻發現秦川和小徐子有高人接應,早就沒了蹤影。”
“這怎么可能?”寇仲皺眉道:“陵少向來一諾千金,他既打賭輸給了你,便絕不會毀諾逃走……”
楚河點點頭,又搖搖頭:“小徐子的信譽還算可以,但問題是他當時被陰癸派的人打成了重傷,昏迷不醒。是秦川強行把他帶走的。”
“秦川……便是那位接替師仙子的靜齋弟子么?”寇仲摸著下巴,郁郁道:“慈航靜齋從來都看不起我和小陵。從前是師仙子要找我們麻煩,好不容易托你楚兄的福,教咱們少了師仙子這個大麻煩,可沒想到又出了一個秦川……這樣看來,小陵定是被秦川軟禁了。否則他也不至于這么久都不給我消息……”
“倒也不一定是被軟禁。那秦川受了重傷,傷勢沒個一年半載好不了。小徐子傷得也很重,長生訣再神奇,他也得養上好久。我估摸著,他們二人也許正躲在某處療傷……”楚河亦摸著下巴,滿臉嚴肅地推測:
“那秦川道心不穩,本不適合入世行走。若非妃暄給我拿下了,秦川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出山的。現如今她既與小徐子在一起,以小徐子的泡妞手腕……說不定能把秦川拿下哦!”
“唔,也有幾分可能。”寇仲點頭贊同,“小陵泡妞的手腕只比我差一點點,拿下秦川倒也不是沒有可能……”
寇、楚二人對視一眼,會心一笑,頗有幾分惺惺相惜……
“好了,在徐子陵一事上,楚某也算是給了寇兄一個交待。若無其它要事,楚某這便走了!”說罷,楚河準備拔腳就溜。
“楚兄請留步!”這回出聲的卻是石青璇。
她優雅地站起身來,輕移蓮步,走到楚河面前,微笑著看著他,問道:“我爹爹、安隆、婠婠、師妃暄而今皆不在成都,楚兄也急著離去,卻不知發生了什么大事,需要這么多人同時出動?”
“這個……”楚河滿臉地為難。
“若非大事,青璇想也用不著蜀地最菁華的一批高手同時出馬吧?”石青璇緊盯著楚河的眼睛,說道:“此事可有危險?”
“怎么可能有危險?有危險我會讓婠婠和妃暄去嗎?”楚河大笑道,聲音卻有點發虛。
“父親身臨險境,我這個做女兒的又怎能安之若怡?你不是說,要治好爹爹的病,需青璇多加努力么?無論如何,這次我都必須陪在他身邊。”石青璇的語氣很是堅定。
“我不是說沒危險了嗎?”楚河郁郁說道。
石青璇搖頭嘆道:“楚兄,拜托你以后說謊話的時候不要抬頭看著房梁,很容易被識破的。”
“呃……”楚河撓了撓頭皮,滿臉地為難:“可問題是,要是你爹知道我把你帶過去了,他肯定會生氣的。說不定就會發瘋,他一發瘋就要殺人,那我怎么辦?”
“不會的!”石青璇很肯定地說道:“只要我在他的視線之內,他的惡念就會被最大限度地壓制。有我替你說項,他怎樣都不會遷怒于你的。再說,你我都是為了他的病,他那么聰明的人,怎會不明白你的苦心?”
“神啊,救救我吧……我就是怕跟石青璇呆在一起會犯錯誤,才這么急著逃跑的……”楚河心在哀嚎不已,“要帶著她御劍飛行,那種程度的親密接觸……會讓我把持不住變成月夜狼人的……可是又實在沒有理由拒絕她,治好老石的病需要她的努力還是我自己提出來的……想我楚河一代坑王,又在妃暄這位坑人大師身邊接受了這么久的再教育,沒想到卻挖個坑把自個兒給陷了進去……”
就在楚河進行激烈的思想斗爭,積極展開自我批評的時候,寇少帥不甘寂寞地插話了:“楚兄,究竟是何等要事,需要蜀地這么多的大宗師、大高手同時出馬解決?是不是準備和慈航靜齋展開大決戰了?若有這等好事,小弟也想摻合一把哦!”
“對了,寇仲!”楚河眼睛一亮,馬上有了主意——寇少帥,這可是你自己提出來的,可不怪我拉你當替死鬼吖!
楚河心中暗笑,神情卻很凝重。他正視著寇少帥,沉聲道:“少帥,你最近可有接到跋鋒寒的消息?”
“自洛陽一別,已是好久未曾聽聞他的消息。”寇仲搖頭,有些懷念也有些奇怪地說道:“說起來,像老跋那樣鋒芒畢露的人,就算是去草原,也一定會無時無刻不在惹事。又怎會這么長時間沒有音訊?這可不符合他的個性……”
楚河又問:“那你可曾聽說過,當今江湖上多位高手名宿失蹤、身亡的消息?”
寇仲神情一變,“自然聽過。我一直懷疑,老爹杜伏威之死,便與此事有關……你這么說是什么意思?”
楚河點點頭,說道:“我要告訴你一個不幸的消息——跋鋒寒死了,殺他的,和殺你老爹杜伏威的,是同一批人。”
“什么?”寇仲虎軀亂震,四溢的氣勁嘩地一聲將飯桌震成了粉碎!
他雙拳緊握,鋼牙緊咬,瞳孔充血,濃眉倒豎。好大一會兒,他才抑住急劇起伏的胸膛,沉聲問:“這消息你是從何處得來的?”
“婠兒的師尊祝玉妍,也是在被那批人打傷后,不治身亡的。”楚河緩緩說道:“婠兒立志報仇,但她身懷六甲,我怎能讓她跟人動手?便親自出馬,根據祝玉妍死前留下的信息找到了那批人,親耳聽到他們說殺了跋鋒寒、杜伏威!我一時不慎被他們發現,與他們交手一場,其實力果真夠資格殺死天下任何一位高手。連我都險些栽在他們手上,好不容易才帶傷逃脫。之后我悄悄掩回,使盡手段令他們分散力量,方才殺了其中兩人。還剩下的十一人,我卻是無論如何不敢獨自與他們交手了!”
“啊,連你都受傷了?”石青璇訝然輕呼,美眸中盡是難以置信,她旋即上前兩步,抓住楚河的衣袖,急切地問道:“你傷在哪里了?快給我瞧瞧……”
“無妨,左肩上的皮肉傷而已,并不妨礙我用劍。”瞧著石青璇那焦急而疼惜的眼神,楚河心中大為感動,任由她抓著自己的衣袖,輕聲道:“謝謝你的關心,青璇。你不必擔心,那點小傷真的沒什么的……”
寇仲這時忽而說道:“那么……你們這一次出動所有高手,就是為了剿殺那批人了?”
“不錯!”楚河點頭,“非但高手盡出,還調動了軍隊。否則,很難留下他們。”
“算我一份。”寇仲握緊拳頭,指節咯咯作響,手背青筋暴凸,切齒道:“老爹和老跋的仇,我必須親自去報!”
“沒問題!”楚河飛快地點點頭,“我馬上要運送一批武器去白水關,你和青璇結伴去白水關吧。對了,把侯希白也叫上……”
“白水關?”寇仲訝然:“這么遠,即使我以人馬合一之術,騎快馬全力趕路,至少也要將近十個時辰……你一個人運武器連夜趕路?”
楚河道:“我自有辦法帶著武器快速抵達。總之就這么說定了,你和青璇叫上侯希白結伴去白水關,也不用太趕,兩天之內抵達便可。”
石青璇卻是知道楚河那快速抵達的辦法是什么,她拉著楚河的袖子,凝視著他的眼睛,語氣堅決地說道:“寇仲和侯希白二人結伴便是,青璇要與你同行。爹爹便在白水關,我早一步到那里,便能早一步為他的病出一分力。若他病癥減輕,屆時發揮出來的力量便能更強,危險也會少許多……”
寇仲何等機靈的人?自然不會壞了石青璇好事,當下微微一笑,暗自對楚河挑了個大拇指,假惺惺地說道:“吃得有點多,我出去散散步消消食,你們慢慢聊。”說罷,他出了房門,跑到院子里假裝散步去了。
楚河本打算拉寇仲來頂缸,卻沒想寇仲這么不配合。而石青璇又這么堅決地把她爹搬出來當護身符,她的理由合情合理,令楚河就算想拒絕也找不出什么好的借口。
“那個,我還得運武器呢,運輸量有限吖……”楚河胡亂說道。
石青璇駁道:“你一次的運量也不大吧?就算少這一點又能如何呢?再說,還可以讓寇仲和侯希白帶一些去。”
楚河小聲道:“那是秘密武器,寇仲和我們不是同一國的。讓把把我們的秘密武器學去了怎么辦?別看這小子現在跟我們嘻嘻哈哈的,那是因為我們地盤不接壤,沒什么直接沖突。等我們和他爭天下時,你瞧他翻不翻臉!”
“秘密武器?黑火藥嗎?”石青璇不以為然地說道:“黑火藥的配方和制作方法寇仲又不知道。他就算再聰明,光看看成品也沒辦法做出來吧?你這個借口很差勁耶!”
“……好了好了,我帶你走總行了吧?真是的……”楚河小聲抱怨道:“我現在總算對孔老二的那句話有所理解了,他肯定也曾像我這么無助過!”
石青璇嫣然一笑,“誰讓某人從前信口開河,說什么要搶石青璇的時候,不想想‘善惡到頭終有報’這個道理呢?”
“你也知道我是信口開河,信口開河的話能相信咩?”楚河郁悶地撇撇嘴,“走吧,先把寇仲趕走,然后咱倆上路。”
石青璇嘻嘻一笑,突然伸手一把挽住楚河的胳膊,偎依在他身邊,作小鳥依人狀。
“喂喂喂,你這也太大膽了吧?”楚河手忙腳亂地抽著胳膊,想從她手中掙脫。
石青璇紅著小臉兒,低聲道:“有些人膽小如鼠,人家再不大膽一點,便連點念想都沒有了。再說了,這不是你教人家的嗎?”
“我教你的,我教你什么啦?”楚河掙扎了半天,也沒掙脫石青璇的小手。真不知道她那看起來柔嫩無比的小手,是怎生擁有這么大的力道的——話說,石青璇現在的功力,那可真是遠超楚河吖。楚大邪王若不念詩,石青璇想放平他那是分分鐘的事……
“你自己知道!”石天女狡黠地一笑,就這么挽著楚河的胳膊,拖著身子僵硬的楚大將軍出了門兒。
“我去找侯希白,你們慢慢享受……”寇仲非常自覺。見石青璇拖著楚河出來,馬上轉身開溜。
“叮囑小侯一聲,讓他帶你去領幾桶地雷,你們一人帶上兩桶就行……”楚河朝著他的背影大聲招呼。
“哎,知道了!”少帥嗖地一聲蹦出了院墻,消失得無影無蹤。
“現在沒人了,你可以開始了。”石青璇總算松開了楚河的胳膊,笑吟吟地瞧著他。
“呆會兒你得注意保持距離啊!”楚河鄭重告誡,“否則我可不敢保證不會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
“會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呢?青璇真的好期待呢!”
石青璇的表情和語氣讓楚河滿頭黑線,徹底無語了。
石靚妞嘻嘻一笑,“其實楚兄不用嚇唬青璇,你有幾分膽色,青璇是很清楚的。唉,有時候仔細想想,青璇也是心有戚戚。傳說中的一代情圣,能以大神通同時降伏靜齋仙子、魔門妖女,令天下無數男兒又羨又妒的楚大邪王,其實卻是個……”
“再說,你再說,你再說我就飛走了!”楚河鄭重威脅。
“好啦,青璇不說就是。楚兄可不要生氣哦!”石青璇背著雙手,歪著小腦袋吐了吐舌頭。那小女兒的嬌俏姿態,令楚河心中一浪,快浪到化身狼人了都……
楚河干咳兩聲,飛快地掐滅心中那不好的苗頭,正色道:“閑話少說,抓緊時間上路了!若是去的晚了,我家那倆妞又得嘀咕了……”
一聲長吟,色空劍出鞘,懸于距地面半米的空中。楚河縱身躍上飛劍,向著石青璇伸出手:“上來!”
石青璇小嘴兒一撇,作不屑狀:“有你這么請人的嗎?一點誠意都沒有。人家可不是你家的丫環下人。”
“我家也沒丫環下人什么的……”楚河郁悶地嘀咕了兩句,沒奈何,只得朝著石靚妞行了個紳士禮,虛假地笑道:“青璇小姐安好?不知在下是否有幸邀青璇小姐一同御劍遨游,觀景賞月?”
石青璇掩著小嘴兒一笑,“太假啦!一看就知道不情不愿的。再說今天有月亮么?連星星都看不到,黑漆漆的,觀什么景,賞什么月哦!”
“那你要我怎么辦?”楚河的臉一下垮了下來。
“好啦,不逗你了!”石青璇縱身躍起,雙腳踏上劍脊,雙臂緊緊地箍住楚河的腰,兩只小手兒在他小腹前緊扣在了一起。她的身子緊貼著楚河,小臉貼在他寬厚的背上,溫暖而充滿彈性的雙峰緊緊地擠壓著他的背……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來源:手機小說 書名:與婠婠同居的日子
  • 推薦1:小說之家
  • 推薦2:書友之家
  • 推薦3:小說搜索
  • 推薦4:書房小說
  • 欄目導航

      AD

    熱門文章

      AD

    相關文章

      AD

    熱門圖文

    點擊數:
    买彩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