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婠婠同居的日子 第七十三章 妍姿淑態弄春情,清泉潺潺茵草叢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第七十三章妍姿淑態弄春情,清泉潺潺茵草叢
青璇左臂穿過楚河的腋下勾著他的肩,右手緊緊地摟著他的頸。
楚河始終沒能實現男人在上的愿望。青璇始終輕松地用一只小手將他壓制,牢牢掌控著戰場的主動權和攻防的節奏。
楚河又慘敗了。
但他的對手是石青璇。是由靜齋最出色的仙子,和花間派有史以來最牛b的情圣,聯手自創出的愛情結晶。
敗在擁有這么優秀血統的女子手下,楚大將軍雖敗猶榮!
石青璇仍跨坐在楚河身上,嬌軀俯在他胸膛上歇息。
楚河雙手環著她的腰,面無表情百感交集地無語望蒼天。
為什么?
為什么我總是處于下風,為什么我堂堂一個大男人,就不能高高在上一回呢?
阿三瘦馬教導我們說:世間萬象,男女陰陽。煌煌天規,男人在上!
黃秋生教導我們說:女人嘛,還用得著去追嗎?我先用錢砸到她躺下,再用錢砸到她愛我。
張家輝教導我們說:女人60歲以前不要叫她吃飽,70歲以前不能和她說真話!有任何怨言和投訴,一腳踹過去,連鼻血都噴出來。然后她就會乖乖的爬回來了!
愷撒大帝教導我們說:我看到了,我來了,我征服!
周潤發教導我們說:其實愛一個人并不是要跟她一輩子的。我喜歡花,難道我摘下來你讓我聞聞;我喜歡風,難道你讓風停下來;我喜歡云,難道你就讓云罩著我;我喜歡海,難道我就去跳海?
……無數先賢教導給了我楚河無數的世間真理,可是我他媽為什么就偏偏無法做到呢?
我又一次被征服,我辜負了愷撒。我又一次被推倒,我辜負了黃秋生張家輝阿三瘦馬周潤發……
我為什么就不能像劉震撼一樣,逮誰推誰?虧我還是歌武雙修呢!
我對不起獸血沸騰吖……
“楚河……”青璇幽幽的聲音打斷了楚河的自怨自艾。
“嗯?”他輕輕地應了一聲。
現在想什么都晚了,想掌握主動權?先老老實實把內功修煉到超過婠婠妃暄青璇的程度吧!跟人上床總不能提把劍吟詩吧?
“你現在是不是特別為難?”
“……現在說什么都沒用了。放心吧,我楚河雖然挫了點,但好歹還是個有擔當的男人。大不了被婠婠揍一頓唄!”
“這么說,你準備娶我過門兒嘍?”
“不這樣還能如何?你都是我的人了……”
“嘻,說錯了吧?明明是你被我推倒的,現在你是青璇的人啦!”
“……你這話怎么說得跟婠丫頭一個口氣?”
“人家是石青璇呢!是碧秀心和石之軒的女兒,豈能讓婠婠比了下去?”
“知道你后臺硬……還有,以后可不能仗著你爹的勢欺負婠婠。”
“人家才不是那般膚淺的女子呢!還有哦,青璇不會進你楚家的門的。”
“什……什么意思?”
青璇趴在楚河的胸膛上,酥胸擠壓著他的腹,小手在他胸口畫著圈,幽幽說道:“青璇性喜幽靜,不想和你們一大家子住在一起。更不想瞧著你因為青璇的事被婠婠、師妃暄埋怨責罰。青璇就住在幽林小筑,還是那句話,你若想青璇了,便去我家找我。青璇……不會主動去打擾你們的……”
“這怎么能行?”楚河不悅道:“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我豈是那種沒擔當,怕負責的男人?”
青璇微笑著,柔聲道:“人家知道你是個勇于承擔的大男人。但青璇真的不喜歡和許多人住在一起,否則人家也不會獨自居住在幽林小筑中了。”
楚河很郁悶:“可是……可是你這樣做讓我感覺自己喪盡天良,禽獸不如。再說你爹那一關也過不去呀……”
“好啦,別把我爹爹拉出來說項,他管不了我的。”青璇笑著吻了他的胸膛一下,“別忘了,是青璇推倒占有了你哦。你只需把這事當成是青璇不愿對你負責,不就沒事啦?”
楚河無奈道:“你這種想法……真夠特立獨行的……”
青璇俏皮地一笑:“呵,青璇本就是獨一無二的女子,可不是吹噓哦!”
兩人歇息了一會兒,便起身穿好了衣服。瞧著被二人打滾時弄得一片狼藉的草地,楚河憐惜地對青璇說道:“都怨我,若我主動一點,你的初夜也不會交待在這種環境中……”
青璇挽住他的胳膊,甜笑道:“呆子,若青璇不主動,你這木頭怕是一輩子都沒有主動的勇氣。再說,青璇心中也并無不滿。人家自小便喜歡夜間幽林,天為被,地為席,在林間與心愛的人一起……青璇很滿足呢……”
楚河搖頭苦笑,“聽你這一說,我又覺得自己特不是東西了……”
青璇咯咯嬌笑:“還好啦,你這人,也就是木了一點……好了好了,人家不取笑你就是。快些趕路吧,看月色,快過子時了呢!你家婠婠與妃暄定還在等你,若是再晚,怕是今晚就會挨到一頓胖揍。”
楚河作不屑狀:“切,女人等男人回家那是天經地義……”話雖這么說,可還是忙不迭地放出飛劍,帶著青璇騰空而起,向著東偏南的白水關方向飛去。
這一次,楚河將青璇抱在了懷里。
他雙臂環著她柔軟的腰肢,兩手扣在她小腹前,下巴擱在她的香肩上,瞇著眼睛靜靜品味著激情過后,玉女身上那午夜幽蘭般的暗香。
“唱支歌給青璇聽吧。記得那次你和左游仙打斗時,唱的曲子雖然腔調怪異,可是也很有意思呢!”
“那這次唱個不怪異的。”楚河清清嗓子,在青璇耳畔輕聲唱道:
“湖水是你的眼神,夢想滿天星辰。心情是一個傳說,亙古不變地等候。成長是一扇樹葉的門,童年有一群親愛的人,春天是一段路程,滄海桑田的擁有。那些我愛的人,那些離逝的風,那些永遠的誓言一遍一遍。那些愛我的人,那些沉淀的淚,那些永遠的誓言一遍一遍。我們都曾有過一張天真而憂傷的臉,手握陽光我們望著遙遠。輕輕的一天天,一年又一年,長大間我們是否還會再唱起心愿,長大間我們是否還會再唱起心愿……”
這首歌很符合石青璇的心境。歌中表述的情感,深深地嵌進了她心中,令她產生了強烈的共鳴。
聽著那優美而又略帶憂傷的曲調,耳畔是心愛的男人溫熱的呼吸和柔和的嗓音,青璇只覺自己的心醉了。她反手緊緊握住了楚河的手,微闔上美眸,靜靜地感受著這一刻的溫馨和甜蜜。
童年親愛的人已逝去了一個,我再不能……放任現在那些愛我的人,那些我愛的人像風一樣離逝……
爹爹……楚河……無論如何,都不能再失去了……
曾經的浪蕩子,如今的懼內情圣楚大將軍,泡妞的手腕仍未生疏。縱然是被推倒者,縱然這時候應該享受推倒者的甜言蜜語,然而楚河仍然拒絕承認。
被石青璇這樣的靚妞逆推,還擺出一副不情不愿的模樣,那也太虛偽了。
楚河心中所有的怨言,都只是埋怨自己太失敗。居然又一次被逆推,自己怎么就不能強推一次呢?
總是被逆推,還是男人嗎?還有天理嗎?
“若再有誰敢不知死活送上門來,我楚邪王,定會毫不客氣地將之推倒!我要雄起!”
楚河暗自發誓。
時間倒退兩個時辰。
成都城。
楚河與青璇剛離開不久。
袁天罡帶著城內的大小官員、兩千著禮甲,持禮兵禮符的兵士,打著照亮了半個天空的燈籠火把,排出隆重的陣型,灑水凈街之后,大開城門列隊迎接一隊使節。
一隊來自嶺南宋閥的使節。
這隊使節中,有宋缺的二女宋玉致——寇仲這小子在得知宋閥使團來時,便早早地與侯希白一起出城去接了。還有銀須宋魯,地劍宋智,宋缺二子宋師道。
但這些人,還不夠分量令成都排出這么大的歡迎陣仗。
這般隆重的禮節,其實只為了迎接一個人。
宋閥使節團的帶隊人。
天刀,宋缺!
多年不出宋家山城一步的宋天刀,這次不知為何,居然親自帶隊來蜀了!
袁天罡瞧著夜色中漸漸接近的宋閥使節隊,一時間心中有些惴惴:
“但愿不是來興師問罪的……解暉怎么說都是宋缺的兒女親家,如今獨尊堡被迫解散,解暉閉門謝客,解家子女亦不在成都各級權力部門任職……這可把宋閥得罪大了。可現在幾個首領都不在成都,沒人夠資格與宋缺對話,這該如何是好?”
袁天罡清楚,以楚邪王如今的聲望,宋家想要問罪,只有三個辦法:其一,派出大軍攻打。第二,斷掉蜀中貿易。第三,由宋缺親自出面與楚邪王談判——別人都沒有這個資格的。
派兵攻打得不償失,畢竟蜀地實在易守難攻,防守方但凡有一點實力,都會讓進攻方吃足苦頭;而斷掉貿易往來也對蜀中影響不大,宋閥與蜀中最重要的貿易項目是鹽運,但現在蜀中已產大量井鹽,根本不懼宋閥斷了鹽路;那么宋閥若想在獨尊堡一事上討點說法,就真的只能由宋缺出面來和楚邪王對話了。
“本以為宋缺多年不出宋家山城一步,不可能親自來蜀。沒想到……這位天下第一刀居然靜極思動,在這時候親身帶隊來蜀了!真教人難辦哪……不如,把他們都打發去白水關?”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來源:手機小說 書名:與婠婠同居的日子
  • 推薦1:小說之家
  • 推薦2:書友之家
  • 推薦3:小說搜索
  • 推薦4:書房小說
  • 欄目導航

      AD

    熱門文章

      AD

    相關文章

      AD

    熱門圖文

    點擊數:
    买彩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