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婠婠同居的日子 第三十八章 僵尸真祖——將臣的天威!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第三十八章僵尸真祖——將臣的天威!
楚河以掌代劍,發出的六彩光柱看上去華麗唯美,然而卻蘊含著無盡的殺機。
純金是佛光,赤紅為烈焰;墨黑代表死氣,鮮綠表示生機;淡青乃無相風,烏白為無常云。
楚河在這一劍之中,將自己所有的屬性能量全部發揮了出來!
堂本靜赤手空拳迎向那席卷而來的六彩光柱,仿如純金鑄就的雙掌,狠狠抓住了光柱前端!
轟隆……這一次撞擊的聲勢,便如兩架超音速飛機在空中全速對撞!
咔啦一聲,堂本靜腳下的立交橋地面出現無數裂痕,飛快地游向四面八方。
整座立交橋仿佛不堪重負一般,發出了艱辛的呻吟。
堂本靜……赤手擋住了這六彩劍光!
然而,他僅僅與光柱抗衡了不到十秒,那六彩光柱便突破了他雙掌的攔截。
光柱仿佛靈蛇一樣,順著他的雙臂,盤旋纏繞著裹住了他的身體。
六種色彩傾刻間浸染了堂本靜全身。
他仿佛一個色彩斑斕的油畫中人,無論是衣服還是皮膚,都給六色彩光涂抹得斑駁陸離。
他全身不斷炸出綿密的爆破聲,就像是體內埋了無數細小的炸彈,正接二連三地被引爆……
砰砰砰砰砰……
有如戰場上激昂綿密的鼓點一般的爆炸聲中,堂本靜像嗑了搖頭丸,觸了高壓電,搖頭擺臀,四肢亂顫!
持續爆炸了十余秒之后,六色彩光發動了一次最為猛烈的大爆發。
那一瞬間爆出的強烈光芒,將香港的夜空染成了白晝!
光芒散盡后……
全身衣物已經破爛得仿佛風化了數十年的堂本靜……直挺挺地倒下了!
楚河緊張地看著仰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堂本靜,心里不住地祈禱著:“灰灰……快點灰灰……別起來,千萬別再站起來……”
他無比虔誠地祈禱著:無論現在是哪路神佛罩著香港,請響應我的祈禱,保佑堂本靜不要再站起來啦!
“啊,堂本靜掛了!阿河你好厲害!”婠丫頭驚喜的叫聲打斷了楚河的祈禱。
她并不知道,楚河擊倒堂本靜意味著什么……
楚河側過頭,卻見婠婠不知何時又回到了立交橋上,好像毫發無傷一樣,帶著滿臉的歡笑連蹦帶跳地向他奔來。
青璇、妃暄互相攙扶著,步履蹣跚地遠遠跟著婠婠。
雖然她們的傷勢看起來不輕,但倆妞與婠婠一樣,都是滿臉歡笑。
況天佑也回到了橋上。
他瞧瞧躺倒在地的堂本靜,又看看楚河,再瞧瞧堂本靜,再看看楚河……滿臉地不可思議。
仔細辨認了好一會兒,況天佑才敢確定自己沒有眼花——的確是楚邪王這個人類,打倒了堂本靜這只三代僵尸!
瞧著婠丫頭、妃暄、青璇三女的笑臉,楚河心中的黯然與悲傷一閃而過。
時間沒到,任務沒完成,不能回輪回殿治傷……他已是必死無疑!
但他臉上還是綻出了陽光燦爛的笑。
他一揚頭一挑眉,大拇指指著自己的鼻尖,得意洋洋地說道:“那當然,哥哥我是天下無敵的!區區堂本靜,還不是手到擒來?”
婠丫頭出奇地沒有反駁楚河的牛皮。
她一邊歡笑,一邊淌出眼淚,飛奔著向楚河撲來。
楚河展開獨臂,準備迎接婠婠的擁抱。
然而……
“還沒到慶祝的時候啊……”堂本靜低沉而機械的聲音陡然傳來。
所有人的動作突然停頓。
每個人都凝固著表情,用難以置信中夾雜著絲絲絕望的眼神,望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我不會死的……”
躺在地上的堂本靜,在楚河等五人的注視下,仿佛背后有人在托著他一樣,直挺挺地豎立起來!
“我就知道……”楚河滿腔悲憤地大吼道:“我就知道沒有變成灰灰的僵尸,就不算真正死亡!你丫的真比圣斗士星矢還小強!”
“圣斗士太弱了,不要拿我跟他們比較,那是對我的侮辱。現在,繼續我們的戰斗。”
堂本靜面無表情,低聲說道:“你剛才展現的力量,讓我開始承認……你有資格作為一個能保護妻子的丈夫,能保護孩子的父親……”
楚河搖頭苦笑:“你怎么都死不了的體質,讓我開始相信……僵尸的確是不死小強、圣斗士星矢……現在就算我變身黃金圣斗士,也不可能打贏你啦!”
現在還戰斗個屁呀。
發動“七傷拳”后一擊放倒堂本靜,楚河已經油盡燈枯。
莫說再戰,他現在便連站立都有些勉強了!
堂本靜只要隨便給他一下,他就得變成灰灰。
而婠丫頭雖然換了幅身體,狀態還算不錯,可她又怎可能是堂本靜的對手?
重傷在身的妃暄和青璇就更不用說了。
況天佑也不行——貧血又沒什么戰斗意志的況天佑,連二段變身都發動不了。
他若跟現在的堂本靜交手,只有死路一條!
“放棄了嗎?”堂本靜淡淡說道,對著楚河伸出了右手,五指遙對楚河,“沒有斗志的男人,死不足惜!”
楚河無所謂地笑了笑,“光有斗志有什么用?我的體質又沒你這么變態……呵,一只貓的斗志再頑強,也不可能打贏老虎呵……”
楚河從未像現在這般絕望過。
魔化董卓很強,但無論如何也只是血肉之軀,也是能被殺死的。
暴走偽八神很強,但楚河與他一對一單挑時,只需發動七傷拳,便能打得他毫無還手之力。
可是現在……堂本靜是只僵尸。
只要他還有戰斗意志,只要他還有不曾熄滅的精神動力……除將臣之外,任何人都不可能真正殺死他。
甚至連馬小玲的神龍,都不見得能收得了他!
油盡燈枯的楚河,還有什么資格跟他打?
楚河很后悔。
他后悔剛才沒有發動摩訶無量。
以天極摩訶無量的威力,絕對能將堂本靜直接化為飛灰,令他喪失一切死而復生的機會。
但那需要時間!
堂本靜的變態體質,可以在摩訶無量的旋風中支撐很久。
而在那段時間內,不分敵我的摩訶無量……不知道會殺死多少無辜之人!
甚至婠婠等人都可能被長時間持續的天極摩訶波及。
而且楚河還有一個念想——他想聽歌笑、留香、念楚叫他一聲爸爸。
若動用天極摩訶,他的下場就是當場化為灰燼。連說遺言的機會都沒有,更別提聽三個兒女叫他一聲老爸了。
所以楚河選擇了“七傷拳”。
若是正常狀態的堂本靜,七傷拳本來已經足夠將他消滅。
可惜……堂本靜的斗志實在太強,精神實在太堅韌,僵尸體質又實在太變態!
所以,七傷拳縱然能將堂本靜殺死一次,但他馬上又能死而復生,戰斗到底!
可是楚河,卻已耗光了所有能量。
現在別說天極摩訶,讓他再來一次七傷拳,都無法再催生出新的能量!
堂本靜的五指指尖,已漸漸凝聚出金色的光點。
婠婠毫不猶豫地擋在了楚河面前。
妃暄抽出兩把發射靈符子彈的微沖,一邊向著堂本靜開火,一邊向著楚河這邊快速趕來。
青璇大腿上的傷勢極重,又被堂本靜一聲吼震出了內傷。
可她還是強運幻魔身法,趕到楚河身前,與婠婠一起并肩面對堂本靜!
況天佑大吼一聲,展現一段變身,拖著一溜殘影沖向堂本靜。
靈符子彈還沒靠近堂本靜,就已經被一層看不見的能量罩彈開。
況天佑直撞上了那層無形無質的能量罩,于轟然巨響中被遠遠彈飛。
“別傷害他們!”
楚河無法阻止婠婠、妃暄、青璇擋在自己面前,他現在的狀態,能站著就已經很不錯了。
所以他只能懇求堂本靜!
他竭盡全力大喝道:“我的命給你!”
“住嘴!”婠婠回過頭,柳眉倒豎地沖著楚河怒叱:“要死一起死!你是我的男人,我必須保護你!”
妃暄和青璇沒有說話,只是回過頭,深深地凝視了楚河一眼。
無聲的眼神,已經道明了她倆的決心!
值此千鈞一發之際,一記有如龍吟的長嘯響徹夜空。
沒人知道那一記龍吟是誰人所發,又是從何而來。
但所有稍有靈覺的人,都能感應到那一記從天空中滾滾而過的龍吟,蘊含著令眾生俯首的無盡天威!
楚河聽到了,婠婠、妃暄、青璇也聽到了。
正從地上再次站起的況天佑,聽到這記龍吟后,頓時全身顫抖著跪倒在地。
他緊捂著雙耳滿臉惶恐地仰望天空,就好像這聲音的主人,給了他永世無法忘卻的恐怖回憶!
堂本靜也聽到了。
當那聲龍吟轟隆而過之時,堂本靜凝聚金光的五指微微震動了一下,金光的凝聚速度慢了下來。
他那屹立如山,仿佛永遠不會倒下的身軀,竟也輕微地顫抖起來。
而他那雙木訥呆滯,一片灰暗的眼眸中,亦飛快地閃過一抹奇異的光彩。
那是恐懼。
“我兒子不是滅世魔星。”他看著擋在楚河面前的婠婠三女,本來平板機械的音調,竟也顫抖起來:“尼諾他絕對不是!”
伴隨著他的吶喊,他五指上的金光飛快地凝聚——彈射——出擊!
五點金光,繞出五道弧線,繞過擋在楚河面前的婠婠三女,避過她們倉促的攔截,直擊楚河!
金光已接上楚河的皮膚。
楚河微笑著看著三女的背影,正努力將她們的身影烙印進靈魂深處。
三女攔截失敗,正在側身之際……
時間停頓了。
時間停止了流逝。
楚河、婠婠、妃暄、青璇、況天佑、堂本靜……立交橋上的六人,仿佛被施了定身法一般,停止了一切動作,每一絲細微的表情也同時凝固。
就連他們那被夜風揚起的發絲,都好像印在照片上的影像一樣……定格了。
空氣停止了流動,聲音停止了傳播,便連思想,亦已停止了轉動。
白色的人影從天而降。
一位魁偉的而又儒雅的男子,穿著一身合體的白色長風衣,背后展開一對巨大的金色龍翼,緩緩地從天而降。
他輕若羽毛地著陸,腳下沒激起一絲灰塵。
他收起雙翼,慢慢走到楚河面前,偏頭凝視著楚河最后的表情。
“人類的潛力果然深不可測。”凝視了好一陣,他自言自語地說著,眼神過處,那已沾上楚河皮膚的五道金光,平空消失無蹤。
“可惜,你的力量已經透支,身體已經崩潰,靈魂已在瓦解……為了保護心愛的人,即使片刻的燃燒之后,換來的是永久的消亡……也無怨無悔嗎?那么,好好珍惜你最后的時光吧……”
再深深凝視了楚河一眼,他轉過身,優雅從容地走到堂本靜面前。
“你本來已經死了。”他看著堂本靜的眼睛,緩緩說道:“一次一次地死而復生,就是為了保護你的兒子嗎?看來,你領悟到了僵尸最終極的力量。
“然而……愛,在某些時候,并不是不死不休的執著。適時的放棄,也是愛的一種。堂本靜,你已經做到了最好。相信我,你面前的四人,不會是你兒子的敵人。
“相反……他們還會保護你的兒子。因為他們都是優秀的丈夫跟妻子,亦是優秀的父親和母親。所以,你安息吧……”
堂本靜定格的面容上,忽然浮現出一抹解脫的微笑。
盡管思想已經停止,但這個男人的話語卻直接印進了他的靈魂。
盡管從來沒有見過這個男人,但堂本靜相信他。
他知道這個男人絕不會騙他。
因為……那源自血脈與靈魂的悸動告訴他,這是僵尸的真祖——將臣!
堂本靜深深地呼出一口氣,緩緩合上了雙眼。
他那不死不休的身體,終于開始慢慢地瓦解,化為一片片晶瑩閃亮的光屑,隨風飄散于夜空之中……
唰,將臣展開了金色的龍翼。
剛待升空之際,本該在將臣的領域之中絕對靜止的婠婠突然出聲:“將臣!”
將臣停了下來,頗有些詫異地看著婠婠。
這個人類女子的力量于他相比,實如螻蟻之于泰山。
可是,她為什么能夠擺脫領域的影響?
凝視了婠婠一眼,將臣笑了。
他發現了很有意思的事——這個女子居然有兩副一模一樣、源出一轍的肉身。
便連她的靈魂,也是兩個同源的靈魂融合而成。
現實中的肉身確實是被領域靜止了,但是女子的靈魂卻轉移進了那一副隱藏在異次元的肉身之中。
剛剛出聲的,并不是現實中的這副已沒有靈魂駐扎的身體。
而是那異次元的身軀,借這副肉身之口,發出了聲音。
“沒有高深的法術,也不是強大的修士,卻能令靈魂與肉身分離……人類給我的驚喜實在太多了……不愧是她親手造出的孩子……”
將臣收起雙翼,一邊說話,一邊走到了婠婠面前。
“將臣,幫幫我!”婠婠的嘴沒有動,聲音卻響了起來:“救救我的男人!”
聽到將臣對楚河說過的話,婠婠已經明白為什么楚河剛才能大發神威,打倒堂本靜一次。
原來……他燃燒了自己的生命和靈魂!
短暫燃燒過后,換來的就是死亡……
“你是楚明空?”將臣微笑著,打量著這個美麗的女子,“聽說,你是‘楚氏驅魔集團’的當家人。你們這個團體的最終目的,就是消滅我。”
“沒錯!”婠婠直言不諱,“雖然我們的力量跟你相比,實在弱得有如螻蟻,但是……我們必須消滅你!”
將臣笑道:“那你認為我會救敵人嗎?”
“為什么不會?”婠婠反問:“你已經從堂本靜手下救了我們一次,為什么不能再救一次?更何況……若是沒有夠分量的敵人,誰能殺得了你?”
將臣是個很奇怪的人。
他喜歡人類,他甚至感謝人類。
因為人類教會了他許多東西,更重要的是,教會了他什么是“愛”。
所以他并不希望人類滅亡。
他甚至一度和況天佑等人成為朋友,這一次更是出手救了金未來、楚河等人,送不死的堂本靜安息。
但是當女媧要滅世之時,將臣就不得不幫她。
為了阻止別人殺死女媧,將臣甚至親自出手,殺死了深愛著他,他同樣也愛過的馬叮當。
將臣一方面要幫助女媧滅世,阻止別人殺死女媧;一方面又不希望女媧親手毀滅她辛苦創造的人類……
矛盾煎熬中的將臣,變得瘋狂而殘忍。
他大開殺戒,誓要除盡所有欲對女媧不利的人。他放出大量僵尸,幾乎將香港變成了僵尸之島。
可他又手下留情,從不對況天佑等人趕盡殺絕。
他給了況天佑種種折磨,他不斷殺死況天佑親近的人們,就是為了激發他的斗志,讓他有能力在公平決斗中殺死自己,阻止女媧滅世!
將臣不死,則女媧不死。
女媧不死,則人類便會毀滅。
將臣要幫女媧,將臣不希望人類毀滅;將臣要阻止況天佑他們殺死女媧,將臣希望況天佑等人有能力殺死自己和女媧……
他的精神與人格分裂得比石之軒還厲害。
僵尸真祖,無所不能的將臣,心中的痛苦卻比任何人都深沉。
當然,現在的將臣還不知道自己今后的命運——因為女媧的靈魂還沒醒來,將臣并不知道女媧的滅世計劃。
而因為女媧蘇醒在即,現在的將臣比任何時候都要開心。
心情大好的將臣,并不介意自己會有多少敵人——在地球上,沒人能打敗他。
所以將臣對小女孩的話付諸一笑——跟他的年紀比起來,婠婠的確是小女孩。婠婠那要殺他的話語,在他聽來,也不過是小孩天真的童話。
他笑看著婠婠,問道:“你確定要我救他?你必須明白,我救人的方法只有一種。”
將臣雖然幾乎無所不能,但是地府卻不歸他管轄。
他沒有能力阻止地府的拘魂使勾走死者的靈魂。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把瀕死的人變成僵尸。讓他們變成脫離六道輪回,不歸地府管轄的不死亡靈。
“不管他會變成什么,我都不在乎!”婠婠的語氣無比堅定:“只要他能活著,別的什么都不重要!”
婠婠的確不在乎楚河是否會變成僵尸。
輪回殿無所不能,變成僵尸又怎樣?只要能活下來,回到輪回大殿,就有無數辦法消除僵尸嗜血的后遺癥。
更何況,況天佑能堅持六十年不吸活人血,只喝醫院血漿,楚河為什么不可以?
將臣道:“僵尸不老不死。數十年后,他風華正茂,你卻垂垂老矣……你不怕他喜新厭舊?”
婠婠不假思索地說道:“他不會!絕對不會!”
將臣笑了笑,說道:“我相信你的判斷。他既然能為了你們,燃燒自己的生命、靈魂,不惜一死。那么他就絕不可能是那種負情之人。
“可是……若他不愿眼看著你們被死亡帶離他的身邊,將你們變成僵尸又如何?你們又會愿意自己的親人、孩子離逝嗎?你們……會忍不住將親近的人們一個個地全變成僵尸,而被你們變成僵尸的人們,也有舍棄不下的人……
“一傳十,十傳百。僵尸會像無解的傳染病一樣,傳遍整個世界……到時候,這個世界就會變成僵尸的世界。等到所有的人類都變成了僵尸,那么只能靠人血維生的僵尸,又將靠什么存活?”
他嘆了口氣,說道:“即使僵尸能找到替代人血維生的食物,我也不愿地球被僵尸占領。
“正因為人生不滿百,人類才會不斷地學習,不斷地努力提高自己……
“人類社會才能因此不斷地進化,才會有各種各樣多姿多彩的文明被創造出來……
“若是人人都不老不死了,那么人類還會有那么急迫的感覺?還會有奮斗的動力嗎?
“文明將會停滯,社會將會停頓。僵尸會依仗自己的力量,隨心所欲橫行無忌。一切法律、法規,一切讓世界變得更美好的規則,都會蕩然無存……
“那不是我希望的世界。我喜歡每天都看到新鮮的面孔,我喜歡每天都有新生命誕生,喜歡每天都有奮斗一生的人類,在美好的回憶中滿足地合上雙眼……
“有生有死,世界才會更加精彩。
“所以,在我漫長得無法計算的生命歷程中,我一共只咬過四個人。況天佑、況復生便是其中兩個。我原本是想救他們,卻沒有想到……會給他們帶來六十年的痛苦。
“況天佑不敢面對嬌妻愛子,離群索居。害他的妻子在年復一年的守望中,苦盼失蹤的丈夫而不得,郁郁而終。
“況復生六十年來不能長大。七十多歲的老人家,卻只能以孩童的身份生活。想談場戀愛都不可能……”
將臣搖頭唏噓一陣,對著正認真傾聽他傾訴的婠婠微笑道:“現在,你是否還是要求我救他?”
將臣是僵尸真祖,他不像他的僵尸后代一樣,需要以血維生。
將臣咬人,并不為食物,只是為了救人。
但自從親眼目睹況天佑、況復生在被他變成僵尸的痛苦之后,他已不敢再輕易咬人。
“雖然……我承認你說的很有道理,但是,無論如何,我都不能看著他死。”
婠丫頭輕聲卻堅決地說道:“你只是我們的目標之一。雖然你很強,但是今后我們還會遇上更多比你更強的對手!所以,能活下來比什么都重要!能有一副不死的身軀,比什么都寶貴!”
“比我更強的對手?”將臣搖了搖頭,“地球上還有這種生物存在嗎?”
他并不明白婠婠說的話。但是,見婠婠如此堅決,他實在也找不出其它的理由來勸說了。
“希望你不要后悔。”說著,他緩步走到楚河身后,露出吸血獠,咬上了楚河后頸動脈。
想變成高等僵尸,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被咬一口,只會被感染成低等的傀儡型僵尸。
在被咬之后,還必須飲一滴高等僵尸的血,才能真正成為有自主意識的高等僵尸。
而高等僵尸是不會流血的,無論把他打成什么樣,他都不會出血。
因此,想變成高等僵尸,必須由高等僵尸自愿地凝出一滴含有僵尸異能的血液!
咬了楚河一口,完成初步感染之后,將臣于指尖凝出一滴真祖之血,滴入楚河嘴唇中。
但是……
“咦……”將臣輕咦一聲,極為詫異地發現——他并沒有將楚河感染!
他的真祖之血,的確挽回了楚河行將消散的靈魂,治愈了他漸漸崩潰的肉身。
真祖之血的強大能量,甚至重塑了楚河那被堂本靜打爆的麒麟臂,令他斷肢再生。
然而,楚河變沒有變成僵尸。
他的體質,仍是純正的人類!
便連那條重生的麒麟臂,亦只是原本的屬性,并沒有因真祖之血多出什么特別的能力。
“奇怪……”將臣不解地搖了搖頭,這種現象連他都無法解釋。
“怎么了?”婠婠陡然一驚,急迫而惶恐地問道:“他還有救嗎?”
將臣笑道:“恭喜你,他沒事了。另外還有更大的驚喜——他沒有因為我的血變成僵尸,他還是個純正的人類。
“雖然我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原因,令我的血對他失效。但我不得不說,現在這種結局,才是我最樂意見到的。”
將臣當然不知道,boss隊的成員,無法兌換任何特殊血統、體質。
楚河獲得麒麟臂,得到的也只是麒麟臂的能力。
若不是他精神力夠高,還可能會變成失控的麒麟魔。
他并沒有因此獲得瑞獸麒麟的血統——要能真正得到火麒麟的血統,那他怎會敗在堂本靜手下?
就算他能得到麒麟內丹,增強的也只是麒麟臂的能力,同時增加他的功力,令他的真元更加凝煉——說不定還能結成金丹。
但那樣也不可能讓他獲得麒麟血統。
輪回殿的苛刻還不止于此。
連真祖將臣的血,都只能救回楚河的命,不能讓他獲得強大的二代僵尸血統!
“沒變成僵尸……”婠婠心中略有些失望——在危險的輪回之中,沒什么比不死的體質更好了。
而在輪回殿中,雖然可以兌換到僵尸體質,但是代價實在太高昂。
紅眼一代僵尸,評價為s級——光元素寶石,都需要s級的,積分就更不用提了。
而二代綠眼僵尸,則評價為雙a級——兩顆元素寶石,加海量積分,婠婠她們根本付不起。
三代僵尸雖然也很強大,剛兌換時便是a級,還能夠自主進化到雙a級、s級。但兌換需要的獎勵,乃是一顆a級元素寶石,30000點積分。
雖然婠婠她們每次任務收獲都很多,但是隊伍成員數量也不少。
要保證團隊的整體戰斗力,保證任務的難度,不會因為某一位隊友的實力過高而高到離譜,就不可能把獎勵集中給同一個人使用。
所以,強大的三代僵尸體質,對婠婠的隊伍來說,也是可望而不可及。
四代僵尸雙b級,兌換價格同樣高昂。
五代僵尸倒是只需要一顆b級寶石,12000積分。但是能力太廢材,而且進化概率太低,性價比不高,兌了也是白搭。
婠婠原本以為,在將臣出手援助之下,楚河能免費獲得一副二代僵尸的身軀。
而她們通過楚河,則能不費吹灰之力地獲得三代僵尸的體質。
而且婠婠她們注射了,得自黑夜傳說中男主角邁克爾的“完美血液”。在完美血液的效用下,僵尸的嗜血癥說不定可以被抑制住。
這一來,楚河生存的機率大增,婠婠她們同樣也不會輕易死去。
一家人打破輪回,在自己的位面幸福逍遙的把握又大了幾分!
可如此一舉多得的好事……居然一下子落空了,楚河居然沒有變成二代僵尸,將臣的血居然會對他失效!
所以,說不失望是不可能的。
但是,見楚河得不到二代僵尸的體質,婠丫頭也僅僅只是有一點小失望罷了。
沒什么比活下來更重要!
只要楚河還活著,那么一切就有希望。
所以,在這一刻,婠婠心中滿是對將臣無比誠摯地感激。
她感激將臣救活了楚河,感激將臣令她有了活下去的動力,感激將臣挽回了她的精神支柱。
若是楚河死了,一向愛恨極端的婠丫頭,說不定真會喪失一切斗志,失去所有生存的動力!
“謝謝!謝謝……”她不住口地對將臣道著謝,聲音有些哽咽。
“呵呵,舉手之勞。”將臣擺了擺手,說道:“不過我得提醒你,我能救你們一次兩次,卻不能一直幫助你們。而你們若想要殺我,我是不會束手待斃的。”
“我知道!”婠丫頭很認真地說道:“在沒有絕對把握之前,我們不會對你動手的!”
將臣呵呵一笑:“當你們有了絕對把握,準備破釜沉舟誓死一戰時,我也不會手下留情。”
說罷,他展開雙翼,向著天空翱翔而去,傾刻間便消失得無影無蹤,只余杳杳回音縈繞在婠婠耳邊:“再見了,小姑娘……”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來源:手機小說 書名:與婠婠同居的日子
  • 推薦1:小說之家
  • 推薦2:書友之家
  • 推薦3:小說搜索
  • 推薦4:書房小說
  • 欄目導航

      AD

    熱門文章

      AD

    相關文章

      AD

    熱門圖文

    點擊數:
    买彩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