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婠婠同居的日子 第四十六章 各懷異心的反派們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楚河與尼諾降落到地面。
所有人都默默注視著尼諾。
尼諾神情肅穆地迎著眾人的目光,雙手緊握成拳,骨節咯咯作響,手背青筋暴凸,看上去有些緊張。
“注明給他們看。”楚河的手按上了尼諾的肩膀,輕聲道:“告訴他們,你不是滅世魔星!”
“好!”尼諾用力地點了點頭。
楚河又道:“除了為你護法的這些人之外,你楚璇阿姨還與求叔聯手,在這里布下了‘兩儀微塵陣’。雖然我們布陣的法器威力有限,無法發揮出這上古兇陣的真正力量。但只需發揮出千分之一的力量,亦能勉強抵擋將臣一陣。除將臣之外,女媧、將臣手下的其余人等,連打敗護法諸人,入陣破陣的資格都沒有!”
尼諾大聲地為自己打氣:“好!我一定能開啟盤古墓,取出盤古箭!我一定不會辜負大家為我付出的努力!”
說罷,他便在青璇的指引之下,走到了那位于兩道瀑布中間的“兩儀微塵陣”陣眼之處,以五心向天之勢盤坐于陣眼,準備召喚、開啟盤古墓。
“等一等!”金未來的聲音忽然傳來。
眾人循聲望去,卻見金未來身后拖著一串長長的殘影,風馳電掣一般沖上了山腰!
“媽媽……”尼諾怔怔地看著英姿飆爽的媽媽——她穿著一身黑色的長風衣,一頭長發灰白夾雜,一雙眼珠靚藍如海。長長的吸血獠凸出唇外,漂亮的臉上滿是置生死于度外的決然!
“尼諾,媽媽來保護你!”說話間,早已完成僵尸變身,以最快的速度趕來的金未來已掠至兩儀微塵陣外圍。她溫柔地凝視著尼諾的眼睛,一字字說道:“媽媽絕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
“媽媽……”尼諾強忍住已在眼眶內打轉的眼淚,大聲說道:“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青璇將金未來帶到了尼諾身邊。
夜風拂過,輕輕揚起金未來那灰白夾雜的長發。她就如一尊凜凜生威的保護神,佇立在愛子的身旁。
“開始吧!”楚河高舉色空劍,大聲道:“誰也不能剝奪人類生存的權力!哪怕是真神,哪怕是人類之母!無論敵人有多么強大,我們都將誓死捍衛自己的生命和幸福!”
通天閣。
風度翩翩的將臣端坐鋼琴前,面含微笑地彈琴著一支旋律優美的鋼琴曲。雍容華貴的人類之母女媧坐在鋼琴對面的沙發上,嘴角掛著一抹淺淺的微笑,凝視著將臣。
雖然為僵尸真祖起名“將臣”,但是女媧并未真的將他看作自己的大將、臣子。
在她心中,將臣是一個真正值得依靠的男人。他永遠不會背叛她,永遠都會在她身邊,默默地、專注地守護著她。哪怕世間有萬千繁華,有百媚千紅,也迷惑不了他的雙眼。
雖然她的孩子——人類讓她傷心無比,失望透頂。但能得到將臣這樣一個完美男人的愛戀,她心中那深深的挫折感總算被沖淡了少許。
將臣的琴曲很悅耳,但再悅耳的音樂,也比不上他那溫柔的微笑和深情的凝視。
此時的女媧,除將臣之外,心中已別無它念。
突然,正陶醉于這甜蜜氣氛中的女媧心中沒來由地一陣悸動。隨即一股刀絞一樣的疼痛涌上她的心房,令她黛眉緊顰,雙手捧心,端坐的身子深深地彎了下去。
“怎么了?”將臣的彈奏嘎然而止。他站起身,快步走到女媧身旁,蹲下身子看著她的眼睛,很是緊張地問道:“發生了什么事?你的樣子看起來很難受……”
女媧咬著嘴唇,輕輕搖了搖頭,柔聲道:“別擔心,我沒有事……只是,我感應到一件對我很不利的事情即將發生。有某件即將出土的東西,好像能威脅到我的生命……”
“是嗎?”將臣神情凝重,喃喃道:“終于到了這個時候了嗎?我想,我知道那是什么東西。你別擔心,我馬上就去將那件東西毀掉!”
“讓五色使和奇洛、李維斯他們去吧。地球上還沒人值得你親自出手。”女媧握住將臣的手,微笑道:“你陪在我身邊就可以了。”
將臣猶豫了一下,點頭道:“那我這就去安排。不過,若是他們無法完成任務,我無論如何都得親自走一趟了。”
女媧笑道:“你真的無需如此緊張的。五色使和奇洛、李維斯聯手,除了你這個僵尸真祖,還有誰能抵擋他們的進攻?”
將臣勉強笑了笑,反手握緊女媧的手,沒有再說什么。心中卻在暗念著:“你不知道……這一次的對手可不簡單啊……”
接到了將臣命令的五色使和奇洛、李維斯很快就聚集到一起,向著獅子山進發。
五色使之首,代表權欲的藍大力便是那個曾窺視楚河、婠婠等人與堂本靜決戰的大光頭。當時與他在一起的,還有奇洛、李維斯這兩只二代僵尸。
奇洛便是二千多年前,為秦始皇求取不死仙藥的徐福。他無法找到真正的不死仙藥,無奈之下只得求將臣將自己變成了二代僵尸,變相地為秦始皇求到了不老不死的“仙藥”。
那李維斯原名“烏鴉”,本是出云國里高野的法力僧,專事降妖伏魔。后叛出里高野,變成了二代僵尸。他經常跟奇洛、藍大力一起興風作浪,搞風搞雨看熱鬧,純屬損人不利己。
五色使中,代表仇恨的黑雨乃是一個女子,平時以算命師為職業。她常年穿著黑衣,以黑紗遮住頭面。她雖是以人類的“仇恨”之毒化身的五色使,但她的心地并不算壞,曾給予況天佑很多指點。
白狐心媚代表“癡戀”。她曾化身妲己,壞掉紂王江山,也曾化身褒姒,令周幽王烽火戲諸侯。她以美色迷戀人主,終結了許多王朝。但是到了2000年,她自己卻中了“癡戀”之毒,無可救藥地愛上了一個人品賤格的薄幸郎。且對并非親生的女兒疼愛有加。
紅潮代表“迷茫”。這是一個終生沒有目標,終生迷茫無措的女子。便連她的真面目,都是一片模糊的幽影。她對苦守況國華的妻子,癡癡等候了他一生的苦命女子阿秀很感興趣。她不明白阿秀為什么會有那么執著的目標,她也很想體驗一下不再迷茫的感覺。于是現在的她,將自己的面目化作了阿秀的模樣。
黃子代表“嫉妒”。他現在的身份是況天佑的同事,是一個表面上還算不錯的警察。但是他心地非常狠毒,是五色使中除藍大力之外最惡毒的一人。他的本體是一條巨蟒,實力十分強大。
這五色使每個人都有一身不凡的本領。其中最強的是藍大力,最弱的是紅潮。五人聯手,加上兩個二代僵尸,的確不是一般人能對付得了的。若是這七個人能精誠合作的話,那么楚河他們亦很難抵擋住他們的進攻。
可是……五色使其實都不愿意見到女媧滅世!
藍大力雖然經常做些損人不利己的事,但正因為人類存在,他才有了那么多的樂趣。若是人類滅亡,他簡直無法想象,長生不死的他,該如何在死氣沉沉的大地之上,渡過接下來的無盡歲月。
黑雨并不仇恨人類。她的情感之中雖然沒有“愛”,但卻有“恨”!
她恨女媧對她頤指氣使,恨女媧不顧念五色使們的感受自行其是,恨女媧操縱、控制了他們的命運……所以她對女媧早生反意,恨不得女媧早早死掉!
白狐雖然已經跟她的愛郎鬧翻了,并且已決定殺死那個負心郎——但她最愛的,卻還是那個負心郎。而且,她還必須保護那不是親生卻勝過親生的女兒,她不想女兒也跟著人類一起滅亡。
紅潮很迷茫。她從來沒有自己的主見,從來都是需要女媧或者將臣給她命令,她才知道要做些什么。可是……自從見到苦候況國華一生的阿秀之后,她的心被觸動了。她隱約明白到了人類情感中的可貴之處,她不想再這么迷茫無措地生存下去,她不想看到那有著種種可貴情感的人類滅亡。
黃子心地狠毒,嫉妒成性,但他也同樣不愿人類滅亡。
所以這七人之中,可能只有身為二代僵尸的奇洛與李維斯,是真的忠誠于將臣——但是這兩個家伙和藍大力是死黨鐵桿,對將臣也是畏懼多于崇敬。天知道他們會不會反水……
七人很快就趕到了獅子山中。來到那兩道小瀑布下方一處密林后,紅潮布下迷霧結界,隱藏住七人的身形。然后眾人位于密林邊緣,遠遠地觀察著山腰處。
一頭短黃發,總是歪著脖子的奇洛凝聲道:“藍先生,情況不大妙啊!那一男三女,不就是上次和堂本靜交手的四人嗎?瞧,那個拿劍的男子,不就是那個獨臂男嗎?”
李維斯喃喃道:“真不知道真祖是怎么想的……早知道要對付這些人,又何必救那個獨臂男和那三個女的?現在那獨臂男胳膊長出來了,精神比起上次更好……連堂本靜都被他打死一次,我們跟他交手,勝算不大啊……”
奇洛與李維斯雖然是營養良好的二代僵尸,但是這二人除了制造種種不幸,以別人的痛苦作為自己開心的調料之外,幾乎沒有任何生存的目標。
連生存的目標都沒有,更別說奮斗目標了。
不明白為何而戰、沒有精神支柱的僵尸,就算代數再高,營養再良好,存活的年代再久遠,也無法領悟僵尸力量的真髓。無法發揮出僵尸那幾乎無限的恐怖力量!
所以,當看到楚河之后,還沒有真正交手,奇洛和李維斯便已先自怯了。
藍大力皺著眉頭,緩緩說道:“獨臂男不再是獨臂,狀態好得不能再好。而且對方還有兩個二代僵尸[況天佑、司徒奮仁],一個三代僵尸[婠婠],一個四代僵尸[金未來],以及一個看不出具體層次的古怪僵尸[完顏不破]……馬家那些放神龍的女人也都在,另外一些沒見過的人也是個個都不簡單……除了那個叫金正中的可以無視之外,其余人等都有幾分本領啊!”
奇洛舔了舔嘴唇,說道:“那怎么辦?真祖的命令不能違背,我們……”
“我們先等等。”藍大力說道:“真祖的命令雖然不能違背,但是對方的力量也不能小視。我們先觀察一下,等到合適的時機再出手也不遲。”
說著,他環視了另外四名五色使一眼,微笑道:“諸位對此有沒有意見?”
另四人都默默地點了點頭,頗有心照不宣的意味。
藍大力心中暗笑,“真祖啊真祖,可不是我們不愿出力。我們只是在等待時機來著。希望……到時候你可別怪我們,嘿嘿嘿嘿……”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來源:手機小說 書名:與婠婠同居的日子
  • 推薦1:小說之家
  • 推薦2:書友之家
  • 推薦3:小說搜索
  • 推薦4:書房小說
  • 欄目導航

      AD

    熱門文章

      AD

    相關文章

      AD

    熱門圖文

    點擊數:
    买彩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