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婠婠同居的日子 第四十七章 永別了,將臣! 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第四十七章永別了,將臣!(上)
“兩儀微塵陣”內,尼諾盤坐于陣眼中,雙手結印,默誦召喚盤古墓的咒語。
在他持咒之時,一個圓形的防護罩于他身周自然生成,將他保護在內。
這防護罩極為強韌,除將臣之外,世上再無一人能將其攻破。
最外圍有完顏不破、司徒奮仁、況天佑三個強大的僵尸警戒,第二層則是楚河與至尊紅顏隊十人。
第三層防御便是兩儀微塵陣。
陣中除了開壇作法的何應求之外,還有馬小玲、馬叮當、大咪、小咪這四個能施放神龍的馬家傳人,以及可以被無視的金正中。
又有金未來佇立在尼諾身側,再加上尼諾身周的那層防護罩,此時尼諾的防御可以說固若金湯。
即使將臣親至,若他不一開始就發動十成功力,也需耗費不少時間方能攻至尼諾身旁。
凌晨零點零五分,尼諾持咒已有五分鐘。
隱于異度空間的盤古墓已然開始響應尼諾的召喚,空間開始發生輕微的震蕩。
一層層水波狀的透明漣漪,以尼諾為中心向著四周擴散開去,令四周的景物變得模糊不清。好像這一片空間,已然變成了水下世界。
盤古墓就要出現了!
雖然事情進展順利,而將臣的反應卻慢到不可思議——直到現在,連一個攪局的人都沒有出現——但眾人卻沒有一點放松的感覺,心情反而更加緊張了。
每個人都知道“功虧一簣”是什么意思。
在眾人心中,過程可以曲折一點,結局則最好是大團圓。最怕就是過程一帆風順,結局卻出現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所以,越是接近成功的關頭,眾人便越是緊張、警惕。
便連一直無所事事的金正中,此刻都瞪大了雙圓,一眨不眨地盯著他的正前方,仿佛那里隨時可能撲出一個前來攪局的強敵。
“將臣今晚究竟在做些什么?以他的能力,絕對能感應到這里異乎尋常的能量波動。就算他感應不到,女媧也應該會憑借直覺示警啊……可是為什么直到現在,卻一個敵人都看不到?”
保持著高度警惕的楚河心中很是納悶。
將臣的反應實在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在楚河想來,這是關系到女媧生死的大事,將臣沒理由坐視不理。
他卻是不知,將臣一早便派出了五色使和兩只二代僵尸。
只是那七個人忠誠度實在不高,五色使與女媧唱反調,奇洛和李維斯則是缺乏斗志,不想硬撼強敵。
現在這七個人正躲在山腳下,藏身于紅潮的迷霧結界之中,把自己定位成不明真相的圍觀群眾,心安理得地打醬油呢!
通天閣。
派出五色使、奇洛、李維斯之后,女媧的心痛癥狀非但沒有絲毫減弱,反而隨著時間的流逝愈演愈烈。那強烈的危機感令女媧呼吸變得極其沉重,仿佛將要窒息一般。
將臣眼見女媧的狀況很不對勁,一時間心急如燎。他抬頭看了看墻上的掛鐘,指針已指向零點零九分。
“五色使和奇洛、李維斯他們究竟在干什么?為什么直到現在還沒有把事情辦好?”將臣站起身來,背著雙手無比焦躁地來回踱了幾步,他再看了勉強支撐的女媧一眼,沉聲道:“這樣下去不行。看來我必須親自走一趟了!”
“別……”女媧伸出手,作勢欲攔:“我有強烈的感應,我感覺到……如果這次你離開我身邊,那么我以后可能永遠見不到你了!”
將臣的心頭重重一跳,女媧的話讓他心中亦生起了莫明的危機感。
可是一看到女媧痛苦的樣子,他心里便再也容不下別的念頭。只想著盡快毀掉那件能對女媧的生命,構成嚴重威脅的物事,徹底解除她的危機和痛苦。
“你放心,地球上還沒有人能威脅到我。”他對著女媧溫柔而自信地一笑,“而通天閣在我親手布下的結界保護之中,不經你我同意,任何人都不可能進入通天閣來傷害你。我去去就回,最多十分鐘,一切便將結束!乖乖在這里等著我回來。”
說罷,他狠下心腸,不看女媧那滿是痛苦留戀的眼神,轉身欲行。
“你等等……”此時的女媧,已沒有了半點人類之母那威儀天下的氣勢,軟弱得便像一個受傷的女孩。她強撐著無力的身子站了起來,向著勉強停住腳步的將臣走去。
她走到將臣身后,展開雙臂,緊緊環住了他的腰。
她將下巴擱到他寬闊的肩膀上,臉緊貼著將臣的臉,輕輕地摩挲著,喃喃說道:“一定要回來……娶我!”
將臣的心頭又是重重地一跳,隨即一股無法言喻的狂喜瞬間充滿了他的心房。
多少年了……已經不記得守護在她身邊多少年了!
自從懂得了什么是“愛”,將臣一直在期待著她回歸他身邊的那一刻,一直在期待著她能親口答應嫁給他。
現在,此時,無數年的心愿終于得償,他終于聽到了她的承諾!
“我會回來的。”將臣反手攪住她的腰肢,偏頭在她唇上輕輕一吻,微笑道:“我很快就會回來。然后,我會與你舉行一場舉世無匹的盛大婚禮……等著我!”
他大步離開了通天閣。
他展開了那雙金色的龍翼,沖天而起,眨間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女媧怔怔地瞧著他,直到他的背影徹底消失,她的目光都不曾收回。
淚水不由自主地奪眶而出,她心痛得快要窒息——這不是因為她自己的生存危機而生出的心痛,這全是因為……她無比強烈地感覺到,將臣這一去可能便是永別。他可能會一去不復返,他可能已永遠無法兌現娶她的承諾……
“請盤古真神保佑,將臣會平安無事,安然回返……”女媧跪下了。她雙手合十,仰望蒼穹,向著盤古真神虔誠地祈禱著,卻是忘了……將臣,本就是盤古真神的一員!
十分鐘的持咒之后,盤古墓終于無驚無險地被尼諾召喚了出來!
所謂的盤古墓,并不是傳統的古墓形式。自虛空中緩緩浮現的盤古墓,就是一間看上去很平凡的,沒有任何裝飾的石室。
石室那雕刻著奇異紋路的四壁之上,攀爬著青嫩的藤蔓,卻不知它們是如何在異度空間生長出來的。總面積不到十平方米的石室之中,只有一口不知名金屬鑄成的六邊形棺材。
現在尼諾和金未來便處于石室中央,本盤坐在地上的尼諾,不知何時挪移到了棺材頂上。
“我成功了!”尼諾起身站在棺材蓋上,透過那扇敞開的石門,向著守護于陣外的眾人歡呼雀躍:“這就是盤古墓!盤古箭就在我腳下的棺材里邊!有了這盤古箭,再開啟另一座盤古墓拿到盤古弓,我們就能拯救世界!我成功了!我不是滅世魔星,我不是滅世魔星……媽媽,你看到了嗎?我不是……”
尼諾的聲音嘎然而止。
金未來嘴角剛剛綻出的欣慰、自豪、驕傲的笑意陡然凝固。
石室外面,那稍稍松了一口氣,正準備歡呼慶祝的眾人,亦全都神色大變,抬頭看天。
天空中,一身雪白風衣的將臣,緩緩揮動著那一對巨大的金色龍翼,挾著令眾生俯臣,諸天神佛辟易的凜凜天威,緩緩降下。
“將臣!”況天佑鋼牙緊咬,雙拳緊握。緩著將臣的降落,無邊的恐懼潮水一般涌上他的心房。他雙腿顫抖,本想一逃了之,可是眼角余光卻見到了位于陣中的馬小玲。
驅魔龍族馬氏一族向以消滅將臣為己任。此時見到將臣,馬小玲心中非但沒有恐懼,反而滿是興奮。她看著將臣的美眸之中,已然燃起熊熊戰意!
況天佑心中一緊——他明白,馬小玲是絕對不會不戰而逃的。莫說今晚必須保住盤古箭,即便沒有保護盤古箭之事,馬小玲也必將與將臣一戰!
“我不能逃!”況天佑心中吶喊:“我必須留下來,必須保護小玲!沒有我在前面頂著,小玲她連放神龍的機會都沒有……我絕對不能逃!”
況天佑心中的恐懼開始退卻,斗志在恐懼的大潮之中緩緩升起,仿如海嘯時亦屹立不動的礁石一般,在他心中扎下根來!
“將臣還是來了!”楚河心中暗嘆口氣,轉過頭,對著婠婠說道:“你們先頂著,我去拿宇光盤。在我拿到宇光盤之前,無論如何不能讓將臣進入盤古墓!”
婠婠對楚河笑了笑,丟給他一個放心的眼神。
“小心一點,先別硬拼,盡量拖延時間。”楚河以傳音入密叮囑了一句,閃身進了兩儀微塵陣中。
“交出盤古箭!”將臣懸浮于空中,以君臨天下的風范,俯視足下眾生,“我不殺你們!”
“今天不殺我們,我們以后也一樣會死!”完顏不破大刀一指將臣:“女媧滅世勢在必行,我們可不會束手待斃!想要盤古箭?可以,先踏過我們的尸體!”
他不是將臣的后裔,本身又有初級盤古族人的實力,所以將臣的威壓對他的影響不大。在場的眾人之中,也唯有他最快擺脫了將臣的氣勢威壓,毫不畏縮地對將臣發出了挑戰!
這一刻,他又變回了從前那個在戰場上威風八面的大將軍!
“想死還不容易?”將臣心中掛念著女媧,已懶得與腳下眾人啰嗦。
完顏不破的出現確實令他眼前一亮,若是從前,他可能還會仔細研究一下,這個穿盔甲、拿大刀,好像在拍古裝戲的男子究竟是哪一類的僵尸。但是現在,他卻只想讓這些不自量力的螻蟻全部消失!
就在將臣即將發動進攻之時,馬叮當忽然大聲說道:“將臣!”
將臣微微一怔,望向陣中的馬叮當:“叮當,你怎么也在這里?”
他方才被盤古墓、完顏不破等僵尸吸引了注意力,加上心情急躁,卻是沒仔細觀察下面究竟有哪些人——對這此時已被情緒支配真神來說,眾生皆如螻蟻,哪有人值得他花心息去觀察?通通滅掉便行了!
“我為什么不能在這里?”馬叮當神情復雜地凝視著將臣:“別忘了,我也是人類。將臣,別忘了,你還欠我兩個愿望。現在,該是還愿的時候了!”
將臣心中一動,沉聲道:“叮當,我今天必須毀掉盤古箭。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我不惜被你罵作背信棄義的小人。”
“放心,將臣,我不會這么不知輕重的。”馬叮當看著將臣,緩緩說道:“第二個愿望:無論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事,我希望現在這里的所有人,都能活著離開!”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來源:手機小說 書名:與婠婠同居的日子
  • 推薦1:小說之家
  • 推薦2:書友之家
  • 推薦3:小說搜索
  • 推薦4:書房小說
  • 欄目導航

      AD

    熱門文章

      AD

    相關文章

      AD

    熱門圖文

    點擊數:
    买彩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