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婠婠同居的日子 第一百零七章 天之神威,餓狗搶食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第一百零七章天之神威,餓狗搶食
帝釋天被藍胖子叫破身份,終于不再躲在冰雕里裝變形金剛,露出了他的本來面目!
帝釋天——徐福身著鑲著華美金邊的黑色漢服,面容清奇俊美,頷下五柳長須,長發披于肩頭。看上去仙風道骨,恍若神仙中人。
也難怪,要不是他生得一副好皮囊,又怎能在祖龍面前裝神弄鬼,忽悠得祖龍把軍隊給他去殺鳳凰?祖龍始皇帝原是想讓徐福替他求長生不死藥,沒曾想最后卻為徐福作了嫁衣!
認真算起來,活了一千多年的徐福的確能算是活神仙。若是放在大唐位面這種初級武俠位面,他早就被位面排斥,破碎虛空肉身飛升了!
徐福以本來面目出現時,一直扮演著先知、圣賢的正面角色,忽悠了不少人。但是現在他已經沒有了任何顧慮——這群從天而降的神秘高手個個身手不凡,且志在龍元,必與同樣欲得龍元的斷浪等七大高手火拼一場。
這種檔次的戰斗,要想毫發無傷地贏得勝利是不可能的。無論哪一方獲勝,勢必與對方兩敗俱傷!
徐福自恃武功最高,修為最深,手上又還有“兇獸”這秘密武器,他相信屆時收拾殘局之人必定是自己。到時候他把島上所有與他不是一條心的人誅殺一空,他雙重身份的秘密自然能繼續保持,繼續用徐福扮演先知圣賢玩操縱他人命運的游戲!
沒錯,是游戲。徐福活了一千多年,早看透了世間百態、人間滄桑。
天下間能享受的他都已經享受過了,美色、權力、財富的滋味他都嘗盡情品嘗,好人、壞人、奸人、圣人他曾傾情扮演。世上所有能學習的知識他都已經學會了,他的性情已經在不死不滅的千多年時光中扭曲變態,他已經迷上了玩弄他人的命運!
對他而言,世間一切,盡是游戲!
楚河、藍胖子自是不知道徐福心中想法。見他主動現形,楚河哈哈一笑,揮劍縱身而上。藍胖子身上雖然看上去千瘡百孔、皮開肉綻,但“天魔金身”極其堅韌,恢復能力又強,稍一喘息便已無大礙。他腳踩蓮步,龐大的身軀卻靈敏如貓,與楚河一左一右夾攻徐福。
徐福見楚河竟然還敢用劍,不由放聲狂笑:“無知小輩,竟敢在我面前用劍!今出云國座便讓你見識見識,什么才是真正的劍術!萬劍歸宗!”
他以指作劍,朝著楚河、藍胖揮指一點——
只這一招劍指,便是風起云涌,天地變色!
風化成了劍,水汽化成了劍,地上的草葉、樹枝、塵土、碎石全部化成了利劍!
徐福這一指,令楚河、藍胖子周圍的空間中,除了鋪天蓋地的利劍之外,再無它物!
徐福這一劍,令天地萬物在這一剎那都變成了楚河、藍胖子的敵人。凡是能化成劍的物事,都化身成劍與楚河、藍胖子為敵!
無數利劍織成一張沒有一絲縫隙的巨大劍網,狠狠地罩向楚河、藍胖子!
這,就是徐福的劍術!
“啊……天魔撕天!”
藍胖子放聲狂嘯,雙手化成猙獰魔爪,硬生生抓入劍網之中!
鏗鏗鏗鏗……胖子的雙臂與劍氣交擊,竟發出綿密不絕的金鐵撞擊聲。他的“天魔金身”在劍氣切割之下爆出燦爛火花,雙臂皮膚瞬間變得血肉模糊,竟無一塊完整的好皮!
但這孤注一擲之下,密不透風的劍網硬是被他的“天魔撕天”撕出一個巨大的缺口!
藍胖子破網而出!
楚河見無法破解這招“萬劍歸宗”,右腳猛一跺地,發動中宮土麒麟的大地之力!轟隆巨響中,他四周的山石拔地而起,形成一堵半球形的護墻,將他籠罩在內!
劍網罩上山石護墻,只瞬間便將護墻剁得稀爛。但楚河已趁這短暫的時間吟出“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
絕對防御!
半球形的絕對防御罩已經形成!
這一次,楚河發動的是極度濃縮的絕對防御罩,只堪堪罩住了他自己的身體!
饒是劍氣連藍胖子的“天魔金身”都能斬破,卻也在這高度濃縮的絕對防御罩前消散無蹤!
“好!”
徐福喝了一聲彩,連點出兩指——轟隆破空聲中,兩道雷光直射楚河、藍天錘——圣心訣之,帝天狂雷!
藍胖子剛剛躍出劍網,立足未穩之際狂雷便已轟至。他只來得及交叉雙臂護住面目胸膛,便已被雷勁轟個正著!
震耳欲聾的爆響聲中,藍胖子龐大的身軀被轟得血肉橫飛,倒飛數十米,卟嗵一聲掉入火湖之中!
轟向楚河的那一記帝天狂雷仍被他的絕對防御罩擋下,但楚河此時卻只能防御無法還擊!
“不錯!”
徐福再贊一聲,雙目一凝,怒視楚河——圣心四劫之,驚目劫!
如天威,如煉獄一般的冷漠目光直射楚河眼底。饒是楚大將軍心志堅定,仍被這蒼天一般冷漠無情的目光震得心神失守,絕對防御不攻自破!
在破解楚河防御的剎那,徐福一指點出,又是一道帝天狂雷直擊楚河!
楚大將軍橫劍隔擋,鏗然巨響聲中,爆發的雷勁擊得他僵尸之身青煙亂冒,身子和藍胖子一樣倒飛出去,往火湖中墜落!
“他的力量克死我和胖子的體質……我們不是對手!”
墜入火湖之前,楚河聲嘶力竭地嚎了一嗓子!
便在楚河、藍胖子相繼被打飛的同時,雄霸等人也陷入苦戰之中。
斷浪已化身夜叉,實力強得匪夷所思。雄老爺子拿機關炮轟他,他居然用劍磕飛了所有的炮彈!
劍晨也是不遜斷浪的夜叉,一個沖刺便已和身撞入圓陣之中,欺近伊莫頓身前。英雄劍隨手一揮,便斬斷伊莫頓雙臂,正待挑起伊莫頓手中的龍元時,迪妮莎及時出手,大劍擋下了英雄劍!
懷空人品不錯,頗具武德,不愿以多欺少圍攻這支女人占了多數的隊伍,乃袖手旁觀。但他的大哥懷滅已被帝釋天煉制兇獸的秘藥影響,漸失人性,如同瘋狗一般狂攻貂蟬。小貂mm竭盡全力也只能勉強擋下他!
黃泉的刀術相當高明,但這里是風云位面,圍攻他們的個個都是武林高手。若論刀術,十個她加起來也比不過一個破軍或者皇影。就算有靈獸獅子王助陣,她也才勉強擋住了東瀛刀皇皇影的驚寂刀!
琴魔姐姐最擅長的是中、遠程壓制,若與風云位面的絕世高手近身肉搏,則遠不是其對手。所幸她的天魔琴已進化為“懾心天魔琴”,琴音已有了惑人心神的能力。她雙管其下,一邊發出物理攻擊極強的半月音刃,一邊彈出迷惑心智的琴音,才勉強壓制住了破軍的刀劍合擊!
雄霸等人敵住五位高手,懷空袖手旁觀,卻還有一名高手無人能制!
那人正是天門的神將!
神將無人牽制,徑直突入圓陣之中,直沖至伊莫頓身前,先發出一道“火雷罡氣”將伊莫頓炸得粉身碎骨,然后伸手一撈,便將那龍元撈到了手中!
但是他不像伊莫頓一樣無懼龍元的熱力,龍元剛一到手,他便被燙得怪叫一聲,手上冒出一陣青煙,脫手丟落龍元!
待神將有了準備想再次抓住龍元時,被他轟成粉碎的伊莫頓忽然化身風沙,再次卷起龍元,朝著天空飛去!
在懷抱龍元的這段時間里,光頭祭司已借龍元的力量恢復了部分傷勢,已然能再次變身!
伊莫頓見隊友們在眾高手圍攻之下已漸顯不支,便當機立斷卷起龍元就走。
這一來果然吸引了志在龍元的眾高手目光,所有的敵方高手都立即逼退面前的對手,縱身而起搶向裹在風沙中的龍元!
但是這些高手都不像徐福那樣能傷到化身風沙后的伊莫頓。若此時徐福無法出手,伊莫頓自是可以帶著龍元逃之夭夭。
可惜楚河、藍胖子被徐福克得太死,幾招之內便已被打落火湖。徐福已經騰出手來了!
在神將、皇影等高手攻擊落空之時,徐福連發三道帝天狂雷,轟然擊向風沙之中。
三道雷勁先后爆發,伊莫頓慘叫一聲,又被打回原形,渾身纏繞著電光跌落地面!
他的體質也是被徐福的力量死死克制著!
“我草泥馬!徐福這老妖怪還tm是魔武雙修!”
一直很注意自個兒長者風范的雄霸實在是忍不住爆粗口了!
小貂mm嬌叱一聲:“你們這群白癡,拼命搶龍元干什么?就算讓你們搶到龍元,你們能打贏徐福嗎?要龍元是吧?我給你們!”
她決定禍水東引!
她一把奪過伊莫頓懷里的龍元,揚手扔向斷浪!
斷浪此時已經有點神智不清,顧不上龍元就是一塊招引餓狗的鮮肉,嘎嘎怪笑著將其一把握住——他神智不清到了手掌被龍元燒得吱吱直煙,青煙狂冒仍不覺疼痛!
同樣神智不清的劍晨第一時間掠至斷浪身后,一劍斬向斷浪握著龍元的左手。斷浪神智雖已模糊,但本能仍在,察覺到劍晨的攻擊,當即反手挑出火麟劍,擋下了劍晨的一劍。
但攻擊他的并不止劍晨一人。繼劍晨之后,皇影、破軍、神將、懷滅同時向他攻來,個個攻勢狂猛,神情兇悍,仿佛與他有不共戴天之仇!
斷浪武功雖強,但豈能擋住四大高手聯手一擊?磕開劍晨一劍之后,他只來得及擋開皇影的驚寂刀,然后便被破軍的貪狼刀砍中了握著龍元的手臂,后心被神將轟中一記“火雷罡氣”,小腹被懷滅的蛇鞭撕開一個大口子!
斷浪的左臂自肘而斷,龍元隨著他的斷臂一起盤旋飛舞。他口中狂噴鮮血,腸子都從小腹傷口里涌了出來!但他不愧是受夜叉池洗禮的怪物,如此嚴重傷勢之下,居然仍有余力反擊!
他反手一劍從自己小腹刺入,火麟劍穿透他小腹之后,劍尖自背上刺出,正好挑中了從中背后攻擊的神將的腹部!
劍尖往上一挑,便將神將的腹部剖開一個大口子!神將怪叫一聲,拼命捂住傷口不讓內臟涌出,以最快的速度后退,再不敢接近瘋狂的斷浪!
斷浪的斷臂和龍元還在天上飛。
劍晨、懷滅、皇影、破軍同時搶向龍元,但沒有一個能順利將龍元奪到手中——無論誰向龍元伸手,必會遭到其余三人攻擊!
然后逼退神將的斷浪再次前來,加入龍元搶奪!
這些人不像boss們一樣,他們不是一條心。當龍元在boss隊手上時,他們還能暫時聯手圍攻boss隊,但是當boss們不參與搶奪龍元之后,他們便自己打了起來!
當然,他們敢放心搶奪龍元,也是因為此時雄霸等人也是無瑕它顧!
因為雄霸等人又被徐福盯上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來源:手機小說 書名:與婠婠同居的日子
  • 推薦1:小說之家
  • 推薦2:書友之家
  • 推薦3:小說搜索
  • 推薦4:書房小說
  • 欄目導航

      AD

    熱門文章

      AD

    相關文章

      AD

    熱門圖文

    點擊數:
    买彩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