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佳人續集:斯佳麗 第九十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瑞特搖晃她。“不要這樣,一只貓沒那么重要。馬廄在哪里,斯佳 麗?我們需要馬。” “哦!你這蠢蛋!”斯佳麗說,她緊張的嗓音里含有濃厚的愛憐。 “你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什么。放開我!我必須找到貓咪——凱蒂·奧哈 拉,我叫她貓咪。她是你的女兒。” 斯佳麗雙臂被十只手指緊緊鉗住。“你到底在胡說什么?”他想看 清她的臉,但在黑暗中看不清她的表情。“回答我,斯佳麗。”瑞特再 度搖晃著她。 “放開我,你這該死的家伙!現在沒時間解釋。貓咪一定躲在某個 地方,可是天這么黑,她又孤零零一個人。放開我!瑞特,有什么問題 以后再問,現在這些都不重要。”斯佳麗想掙脫他,無奈他的手太有力 了。 “對我來說很重要。”他的聲音因焦急而變得粗啞。 “好啦!好啦!你該記得我們遇到暴風雨的那次航行,后來我在薩 凡納發現有了身孕,而你沒去找我,我很生氣,就沒立刻告訴你,我怎 能知道你沒等聽說孩子的事就娶了安妮呢?” “哦!我的天啊!”他嘆了一聲,放開斯佳麗。“她在哪里?”他 問道。“我們必須找到她。” “我們會找到她的,瑞特。門邊桌上有一盞燈,劃根火柴就能找到。” 火柴黃色的火苗正好燃燒到他們找到那盞銅煤油燈,并將它點燃, 瑞特把它舉高。“從哪里找起?” “任何地方都有可能。我們開始找吧!”斯佳麗快步領他穿過飯廳 和晨間起居室。“貓咪!”她喚著,“小貓咪!你在哪里?”她的聲音 很有力,但不再歇斯底里,這樣才不至嚇壞小姑娘。“貓咪。。” “科拉姆!”羅莎琳·費茨帕特里克尖叫。她從肯尼迪酒館跑入英 **隊里,推擠著往前鉆,然后朝倒臥在寬街中央的科拉姆尸體撲去。 “不要開槍!”一名軍官叫道。“是個女的。” 羅莎琳跪在尸體旁,雙手覆住科拉姆的傷口。“啊——呀!”她嗚 嗚哀號,身體不住地左右晃動。槍聲停止了,士兵紛紛把頭轉開,這是 對她的悲傷最起碼的尊重。 她用沾著科拉姆鮮血的溫柔的手指合上他的眼瞼,用蓋爾語輕聲道 別,然后握起悶燒的火炬一躍而起,揮動它讓火焰復燃,火光下她的臉 極其駭人。在士兵未來得及開槍之前,她已一溜煙閃進通往教堂的通道。 “為愛爾蘭和它的烈士科拉姆·奧哈拉!”她勝利地高呼著,跑進火藥 庫,揮舞火炬。沉寂片刻后,教堂石墻碎片隨巨大的火球和震耳欲聾的 巨響噴向寬街。 天空被火光照得比白晝還亮。“我的天啊!”斯佳麗驚愕得透不過 氣來。她用兩手掩住耳朵狂奔,呼喊貓咪,一個接著一個的爆炸聲傳出, 整座巴利哈拉鎮陷入火海。 她與瑞特跑上樓,沿著走廊來到貓咪的房間。“貓咪,”斯佳麗一 次次地叫喚,試圖不讓恐懼占據她的聲音。“貓咪。”墻上的動畫圖片 在燈火下呈現橘黃色,熨過的桌布上擺著茶具,被單平平整整地鋪在床 上。 “廚房!”斯佳麗說,“她喜歡去廚房玩,我們下去瞧瞧。”她快 步走回走廊,瑞特跟在她后面。穿過放食譜、帳薄和婚禮請柬名單的起 居室,穿過通往費茨太太房間的廊道的門,斯佳麗在廊道中間突然停住。 她將上身傾向扶欄。“小貓咪,”她輕喚,“如果你在下面的話,請你 回答媽媽,事情很緊急,小乖乖。”她保持平靜的口氣。 橘黃色燈光照出爐子旁掛在墻上的銅制平底鍋,爐床內堆著發出紅 火的泥炭。偌大的廚房內布滿陰影,靜悄悄地沒有一絲聲響。斯佳麗豎 起耳朵,睜大眼睛。她正準備轉身,突然聽到一個細小的聲音說:“貓 咪的耳朵好痛。”哦!謝天謝地!斯佳麗欣喜萬分。冷靜!保持冷靜。 “我知道,寶貝,那些聲音很大很可怕對不對?!你捂著貓咪的耳 朵,我現在就從另一邊繞下去,你等我好嗎?”她若無其事地說道,仿 佛真的沒什么好怕的。扶欄在她緊握的手中顫動。 “好的。” 斯佳麗打個手勢,瑞特隨她靜靜地沿廊道穿過門,她輕輕地掩上門。 這時她開始發抖。“我真害怕,害怕他們把她抓走或是傷害她。” “斯佳麗,聽著,”瑞特說。“我們得快點了。”從敞開的窗戶可 以看到車道盡頭有一團微動的火光,一大群人持著火炬正往這里逼進。 “跑!”斯佳麗說。天空的火光照映出瑞特能干、堅強的臉,現在 她終于可以看清他,可以依靠他。貓咪安全了。他扶著她的手臂,催促 她加快腳步。 下了樓梯,他們跑過舞廳。頭頂上方的塔拉英雄圖映著火光栩栩如 生。通往廚房側翼的柱廊閃著炯炯亮光,他們可以聽到遠處憤憤的怒吼 聲。斯佳麗關上廚房門。“幫我把門閂上。”她喘著氣說。瑞特從她手 中接過鐵閂,把門閂上。 “你叫什么名字?”貓咪問,她從爐邊陰影處走出來。 “瑞特。”他粗嗄地回答。 “你們兩個以后再作朋友,”斯佳麗說。“咱們得去馬廄才行。有 扇門和菜園相通,不過它的圍墻很高,不知道有沒有另一扇門出去。你 知道嗎,貓咪?” “我們要逃跑是不是?” “是的,小貓咪,弄出那些可怕聲音的人要傷害我們。” “他們有石頭嗎?” “很大的石頭。” 瑞特找到通往菜園的門,探出頭。“這樣吧!斯佳麗,我把你舉到 肩上,你爬上墻頭,我再把貓咪遞給你。” “也行,不過也許還有其他的門。貓咪,時間緊迫,你知道墻上有 門嗎?” “有。” “很好,把手交給媽媽,咱們走。” “去馬廄?” “是的。走吧!貓咪。” “走地道會比較快。” “什么地道?”斯佳麗的聲音開始不穩定。瑞特走回廚房,摟住她 的肩。 “通往下人邊房的地道。那是給仆人使用的,這樣他們才不會從窗 口看到我們在吃早餐。” “真可怕!”斯佳麗說,“早知道——” “貓咪,請帶你母親和我去地道,”瑞特說。“你介意讓我背著你 嗎,還是你想自己跑?” “如果趕時間的話,你最好背我,我跑得比你們慢。” 瑞特蹲下身,伸出雙臂,他女兒信任地走向他的懷抱。他珍惜這短 暫的擁抱,小心翼翼地避免把她抱得太緊。“爬到我背上來,貓咪,抱 住我脖子,告訴我該怎么走。” “經過壁爐。那扇門是開著的。那是碗碟洗滌室。地道的門也是開 著的。媽媽去都柏林時,如果我想要出去,我就打開它。” “算了吧!斯佳麗,要罵人等以后再罵,我們這兩條賤命想要保住, 全靠貓咪了。” 有著高鐵窗的地道,光線暗得幾乎伸手不見五指,可是瑞特健步如 飛,一點也不磕絆。他雙臂彎曲。雙手握住貓咪的膝蓋,像馬一般飛跑, 貓咪在他背上震晃,興奮得尖叫。 我的天!我們的生命危在旦夕,這個人還有興致玩騎馬游戲!斯佳 麗真是哭笑不得。人類史上可曾有過像瑞特·巴特勒這么癡愛小孩的男 人? 從下人邊房,貓咪指引他們通過一扇門,進入馬廄圍欄。馬似乎也 處在極度驚恐狀態,舉蹄嘶鳴、踢踹馬房的門。“把貓咪抓緊,我要放 它們出來。”斯佳麗急迫地說。巴特·莫蘭的遭遇她記憶猶新。 “你來抱她,我去放馬出來。”瑞特把貓咪放入斯佳麗懷中。 她走入地道。“小貓咪,媽媽去幫忙把馬放出來,你一個人在這里 乖乖的等一會兒,好不好?” “好,就等一會兒,我不要‘國王’受到傷害。” “我會送它去一個好牧場。你是勇敢的姑娘。” “是的。”貓咪說。 斯佳麗跑到瑞特旁邊,一起把所有的馬放走,除了彗星和半月。“沒 有馬鞍也行。”斯佳麗說。“我去把貓咪帶來。”他們看到拿火炬的隊 伍已進入大公館。突然一條火舌竄上一條窗簾。瑞特在安撫馬的同時, 斯佳麗跑進地道。當她抱著貓咪跑回來,他已跨坐在彗星背上,一手抓 住半月的馬鬃,怕它跑掉。“把貓咪給我。”他說。斯佳麗把女兒交給 他,爬上騎馬臺,跨上半月。 “貓咪,你指給瑞特去淺灘的路,我們要去佩琴的家,就是我們常 常走的那條路,記不記得?然后走亞當斯城的路去特里姆。路不遠。旅 館里會有茶和糕點,不要在路上晃蕩。你為瑞特引路,我會跟上來。快 走!” 他們在樓塔前停下來。“貓咪說她要請我們去她的房間。”瑞特平 靜地說。從他的寬肩望過去,斯佳麗看到火焰卷上天空。亞當斯城也燒 了起來,他們的后路已被切斷。她跳下馬背。 “他們就在后面。”她說。她的情緒已經穩定下來了,危機迫在眉 睫,反而不覺得那么緊張。“跳下來!貓咪,再像只猴子一樣爬上繩梯。” 她和瑞特先放掉彗星和半月,讓它們沿河岸跑走,然后跟在貓咪身后爬 上繩梯。 “拉上繩梯,他們就抓不到我們了。”斯佳麗告訴瑞特。 “但是那樣他們就會知道我們在這上面。”他說。“我可以擋住他 們,不讓他們過來;他們一次只能上來一個。別出聲,他們走近了。” 斯佳麗爬進貓咪藏身的小洞,把她的小女兒緊緊摟進懷中。 “貓咪不怕。” “噓!寶貝,媽媽可是被嚇壞了。” 貓咪用手捂住格格的笑聲。 人聲和火炬越來越近。斯佳麗聽出了愛吹牛的鐵匠喬·奧尼爾的聲 音。“我不是早說過,英國人如果膽敢侵入巴利哈拉,我們就會殺得他 們片甲不留?你們有沒有看到我舉起手時他的那副表情?我對他說:‘如 果你曾經信奉過任何一個神——我是很懷疑的——準備在他懷中安息 吧!’然后我就像殺一頭肥豬般地拿刺刀戳他。”斯佳麗伸手捂住貓咪 的耳朵。我勇敢的小貓咪現在一定怕極了!她從來就不曾這般緊偎著我。 斯佳麗在貓咪頸間吹氣,小乖乖,小乖乖,左右搖著她的寶貝,仿佛她 的兩只手臂是搖籃堅固的護欄。 其他聲音蓋過了奧尼爾的吹噓。“我老早說過奧哈拉族長已經投靠 英國人了,不是嗎?。。”“是啊!你是說過,布倫丹,那時我還傻呼 呼地跟你爭論呢。。。”“你們有沒有看到她跪在那個穿紅外套小子的 身邊?。。”“槍斃還算太便宜她了,應該用條繩子把她吊死。。。” “燒死她,我們要放火燒。。。”“帶來災難的丑嬰兒才是我們應該燒 死的人,那個黑小孩詛咒了奧哈拉族長。。。”“詛咒田地。。詛咒云 和雨。。”“丑嬰兒。。丑嬰兒。。丑嬰兒。。”斯佳麗屏住氣。那些 聲音是這么近,這么無人性,就像一群野獸的怒吼。她看著繩梯入口旁 陰影中瑞特的身影,感覺出他全身繃緊。他會殺死任何想爬上繩梯的人, 可是他如果暴露了自己又怎能擋住子彈呢?瑞特。哦!瑞特,你要當心。 斯佳麗整個人頓時沉浸在幸福中;瑞特終于來了,他是愛她的。 人群在樓塔前停了下來。“塔。。他們在塔里面。”吼聲像獵犬對 著死狐貍狂吠的聲音。斯佳麗的心跳在她耳膜內怦怦震響。奧尼爾的聲 音蓋過了其他人。 “。。不在那里!繩子還掛在那里。。”“奧哈拉族長是個聰明人, 她想故意瞞過我們。”另一個人反駁道,隨后所有的人都爭論起來。。。 “你爬上去瞧瞧,登尼,繩梯是你做的,你清楚它的牢度。。”“你自 己為什么不上去,戴夫·肯尼迪,這個主意是你想出來的。。”“丑嬰 兒在那上面跟鬼魂說話,他們真的在說話。。”“他還吊在那里,眼睛 睜得大大的,活像一把刀子向你刺來。。”“我老媽在萬圣節前夕看到 他,上吊的繩子就拖在身后,被繩子掃過的草木立即焦枯干萎。。”“我 感覺背脊涼颼颼的,我要離開這個鬼地方。。”“可是假如奧哈拉族長 和丑嬰兒真的在上面呢?她們把我們害得這么慘,一定得殺死她 們。。”“慢慢餓死她們,不是跟燒死她們一樣嗎?鄉親們,去把繩子 燒了,她們若想下來,就得摔斷脖子!” 斯佳麗聞到了燒繩子的味道,她真想高興地大叫。他們安全了!沒 有人可以爬上來了。明天她就用地上的鋪被撕成一條條,做成繩子。劫 數過去了,等天一亮,他們一定有辦法去特里姆。他們安全了!斯佳麗 緊咬著唇,以防笑出聲、哭出聲或叫喚出瑞特的名字,讓她的喉嚨感覺 出瑞特的存在,聽到空中回蕩著瑞特的名字,聽他低沉可靠、帶笑的回 音,聽他的聲音叫喚她的名字。 過了很久,人聲、靴子聲才完全消退。就連瑞特也沒有出聲。他靜 靜靠向斯佳麗和貓咪,將母女倆擁入強壯的懷抱。這就夠了。斯佳麗頭 貼著他,這就是她所要的一切。 又過了很久,貓咪沉重、松軟的身體告訴斯佳麗她已經睡著了,斯 佳麗輕輕放下貓咪,替她蓋上被子,然后轉向瑞特,雙臂摟住他的脖子。 他的唇貼在了她的唇上。 “就是這種感覺,”親吻結束后,她顫抖的聲音低喃。“巴特勒先 生,你真讓我喘不過氣來。” 無聲的笑在他胸中隆隆作響。他掙脫出她的摟抱,輕輕地從她身邊 離開,“離孩子遠一點。我們必須談談。” 瑞特低沉、平靜的聲音并沒有吵醒貓咪。他替貓咪掖緊了被子,“到 這里來,斯佳麗。”說完便退出了壁龕,向窗邊走去。映著天邊的火光, 他的側影像只鷹。斯佳麗緊隨在后,他只需喊出她的名字,她愿意跟他 到天涯海角。沒人能像瑞特那樣叫她的名字。 “我們會離開這里的,”她站在他身邊自信地說道。“女巫的小屋 旁有條密道。” “什么小屋?” “她其實不是女巫,至少我認為不是,反正那也無關緊要。她會帶 我們找到那條路。或許貓咪也能認識一條路,她每天都在樹林里晃蕩。” “有什么事是貓咪不知道的嗎?” “她不知道你是她父親。”斯佳麗看到他抽緊了下顎。 “你一直把我矇在鼓里,哪天我得好好打你一頓。” “本來我是想告訴你,可是你不給我機會!”斯佳麗激動地說道。 “我以為你的離婚申請絕對無法獲準,不料你卻神通廣大,而在我回美 國前,你卻又娶了別人。你要我怎么辦?一臉憔悴地抱著裹在圍巾里的 嬰兒,在你家門前徘徊?你怎么可以這樣對我?你真壞!瑞特。” “我壞?你不告而別、音訊全無,還敢怪別人。我母親為你急出了 重病,如果不是你尤拉莉姨媽告訴她你在薩凡納,她恐怕也好不了。” “可是我留了字條給她呀!我愛埃莉諾小姐,我絕對不會故意讓你 母親擔心的。” 瑞特托住她的下巴,將她的臉轉向窗口閃爍不定的絢麗光線。驀地 他低頭吻她,雙手緊緊地將她抱在胸前。“同樣的事情又發生了,親愛 的、性急的、執拗的、美麗的、令人又愛又氣的斯佳麗,你知不知道我 們以前已經歷過一次相同的磨難?不領會對方的暗示,錯失機會,以后 我們不要再有誤會,我們必須制止這種事情,我已經老得經不起另一次 折磨了。” 他將他的唇、他的笑聲埋入斯佳麗糾結的發絲里。斯佳麗閉上眼, 依貼在他寬闊的胸前。塔里是安全的,瑞特的懷抱是安全的,她終于可 以松口氣了。疲倦、軟弱的淚水簌簌滾落臉頰,雙肩隨之耷拉了下來。 瑞特緊緊抱著她,摩挲著她的背。 過了好長一段時間,瑞特的手臂帶著欲求**了,斯佳麗感到一種 新的、戰栗的活力在她體內奔竄。她仰起臉,四片嘴唇立時貼在一起, 陣陣喜悅淹沒了對休息或安全感的需求。斯佳麗用手梳著瑞特濃密的黑 發,倏而又揪住他的頭發,把他的頭往下拉,將他的唇緊緊貼在她的唇 上。直到她覺得眩暈,同時又感覺到堅強、充沛的生命力。但為了怕吵 醒貓咪,她只得把欣喜的狂叫強抑在喉嚨里,不敢爆發出來。 當兩人的吻愈來愈激切,瑞特倏地離開,緊抓著窗臺的指關節泛白 發青,呼吸短促。“男人的自制力也是有極限的,我的小乖乖,”他說, “而唯一比潮濕的沙灘更不舒服的地方,就是石板地了。” “說你愛我。”斯佳麗要求道。 瑞特咧嘴笑了笑。“你怎么會有那種念頭。我之所以常常搭那些鏘 軋鏘軋響的汽船來愛爾蘭,只是因為我愛極了這里的氣候。” 她哈哈大笑,然后雙拳捶著他的肩膀。“說你愛我。” 瑞特鉗住她的手腕。“我愛你,你這個被寵壞的鄉下婆娘。” 他的表情霎時變得僵硬。“如果那個可惡的芬頓膽敢把你從我身邊 搶走,我就宰了他。” “哦!瑞特,別蠢了!我根本不喜歡盧克·芬頓。他是個可怕的冷 血怪物,我之所以答應嫁他,是因為我以為我已經永遠失去了你。”瑞 特懷疑地揚起眉毛,迫她繼續說下去。“呃!我是有點喜歡倫敦。。做 一個伯爵夫人。。而且嫁給他,把他的錢全掏給貓咪,正好可以報復他 對我人格的羞辱。” 瑞特的黑眼珠閃著好笑的神采,低頭親她被鉗住的雙手。“我一直 都在想你,”他說。 斯佳麗和瑞特并肩靠坐在冰硬的石板上,握著彼此的手,長談了一 整夜。瑞特對貓咪的好奇永遠得不到滿足,而斯佳麗也樂意告訴他,并 且看到他在得知了貓咪的所有一切后油然升起的驕傲模樣,更是高興。 “我會使盡全力讓她愛我更甚于愛你。”他警告道。 “你一點兒機會都沒有,”斯佳麗自信地說。“我和貓咪彼此相知 甚深,她絕不能忍受被當成小孩子般看待和你的溺愛。” “那么彼此尊重的愛呢?” “哦!那種愛她才不稀罕,因為我所給她的已經太多了。” “咱們等著瞧,我對付女人很有一套,大家都這么說。” “她對付男人也自有一套,不消一星期,你就會對她俯首帖耳。曾 經有個叫比利·凱利的小男孩——哦!瑞特,你猜發生了什么事?阿希 禮結婚了。還是我牽的紅線呢!我把比利的母親送去亞特蘭大。。”從 哈麗雅特·凱利的故事引出了印第亞·韋爾克斯終于嫁出去的消息,又 引出了羅斯瑪麗仍舊單身一人的消息。 “很可能一輩子都不嫁羅!”瑞特說。“她在鄧莫爾碼頭農場花了 大把鈔票強把稻田一一復耕,和朱莉婭·阿希禮愈來愈像了。” “她快樂嗎?” “簡直是如魚得水。如果能讓我早些離家,她寧愿親自幫我收拾行 李。” 斯佳麗的眼神里滿是疑問。是的,瑞特說過,他已經離開查爾斯頓 了。他以前總以為回到故鄉就能安心滿足地過了下半輩子,但是他錯了。 “我還會回去,畢竟我還是查爾斯頓人,那里是我的根,不過只是去探 親訪友,不會長住。”他嘗試過,也告訴過自己他需要的是平靜的穩定 的家庭生活和傳統,可是最后卻徒增有如雙翅被斷、無法自由翱翔的痛 苦。他迷戀土地,迷戀先祖,迷戀圣西西利亞舞會,迷戀查爾斯頓。他 愛查爾斯頓,天知道他有多愛它,愛它的美、它的優雅、它那略帶咸味 的和風以及面對失落與殘敗的勇氣。但那還不夠。他還需要挑戰、冒險, 需要那種突破封鎖線的刺激。 斯佳麗靜靜地嘆了口氣。她恨查爾斯頓,而且確信貓咪也會恨那地 方,還好瑞特不準備帶她們回那里去。 她小聲問起安妮。瑞特的沉默仿佛持續了很久,才滿懷懊悔、遺憾 地說道:“她應該找個比我更好的男人,上天應該賜予她更好的命運。 安妮是外柔內剛的人,她的勇氣和力量足以讓每一個所謂的英雄都自慚 形穢。。那段時間我簡直快瘋狂了。你不告而別,沒人知道你的下落, 我相信你是在懲罰我,也是在懲罰你自己。為了證明我不在乎你的離去, 我毅然訴請離婚,就像分割手術一樣,一刀兩斷。” 瑞特茫然凝視。斯佳麗靜靜等他說下去。他說他希望沒傷害到安妮。 他搜索記憶、自摸良心,自省沒有故意傷害的企圖。她太年輕,愛他太 深,以致沒察覺到溫柔和慈愛只是一個男人的愛的影子。他永遠不知道 娶了她應該接受什么樣的責罰。她的生活是那樣快樂。世上最不公平的 事,就在于毋需付出太多,便可以讓天真、善良的人得到快樂。 斯佳麗把頭倚在他肩上。“讓一個人快樂需要付出許多,”她說。 “我在生貓咪之后,才醒悟到這個道理。我不懂的事太多太多了,從某 方面來說,我向她學到了東西。” 瑞特的臉頰貼著她的頭。“你變了,斯佳麗,你長大了,我必須從 頭開始了解你才行。” “我也必須學著去了解你,以前我們在一起的時候,我從來不曾想 過要去了解你,這一次我會用心去做,我保證。” “別太用心,你會把我搞得筋疲力盡的。”瑞特輕聲低笑,親了親 她的額頭。 “不要嘲笑我,瑞特·巴特勒,不,還是繼續吧!我喜歡你的嘲笑, 哪怕每次都會被你氣瘋。”斯佳麗嗅了嗅空氣。“下雨了,火應該很快 就會被澆熄。等太陽升起后,我們便可以知道還剩下什么東西。現在最 好先睡一會兒。再過幾個小時,會有很多事要忙。”她的頭舒舒服服地 靠在他的頸窩里,打起哈欠。 斯佳麗睡著后,瑞特把她抱在懷中,再坐到地上,就像斯佳麗抱著 貓咪那樣。在古老的石塔外圍,溫柔的愛爾蘭細雨織就了一幅靜謐的簾 幕。 日出時分,斯佳麗微微扭動了身子,幽幽醒來。一睜開眼睛,首先 看見的是瑞特胡子拉碴、眼窩凹陷的臉。她心滿意足地笑了,伸了伸懶 腰后又輕聲喊痛。“我覺得全身酸痛,”她皺眉抱怨道,“而且餓死了。” “堅持不懈者,你的名字叫女人。”瑞特低聲說道。“起來,親愛 的,你快把我的腿坐斷了。” 他們躡手躡腳走向貓咪的藏身處。光線雖然很暗,但他們可以聽到 她細微的鼾聲。“她若仰睡的話,嘴巴就會張開。”斯佳麗小聲說道。 “真是個多才多藝的小孩。”瑞特說。 斯佳麗忙伸手掩住她的笑聲,隨后又拉起瑞特的手走到一扇窗口。 眼前盡是一片凄涼慘象,四面八方升起的黑煙,弄臟了玫瑰色的清凈天 空。斯佳麗的眼睛里噙滿了淚。 瑞特摟著她的肩。“我們可以將它完全重建,親愛的。” 斯佳麗眨了眨眼睛,將眼淚眨掉。“不!瑞特,我不想重建,貓咪 在巴利哈拉不安全,我想我也不安全。這里是奧哈拉家的土地!我不會 賣掉,也不會放棄。但是我也不想再要另一棟大公館或另一座小鎮。我 的堂親自會去找些農夫來耕地。不管發生過多少槍殺焚燒的不幸事件, 愛爾蘭人永遠不會放棄對土地的眷戀。爸常告訴我,土地之于愛爾蘭人, 就像母親那般重要。 “可是我不再屬于這里了,或許我從來就不曾屬于這里過,否則我 也不會老愛往都柏林跑,四處去參加家庭聚會和狩獵。。我不知道我究 竟屬于哪里,瑞特,我甚至回到塔拉都不再有家的感覺了。” 大出斯佳麗的意外,瑞特竟然在笑,而且笑得很開心。“你屬于我, 斯佳麗,你到現在都還沒有認清這點嗎?這個世界的每一處都是我們的 落腳處。我們都不是適合家居生活的人,我們是探險家,冒險家,突破 封鎖線的人。沒有了挑戰,我們的生命便只剩一半。我們可以到任何地 方去,只要我們在一起,每一個地方都屬于我們。但是,小乖乖,我們 絕對不屬于任何地方。別人也許安土重遷,但我們不是。” 他俯視著她,嘴角蕩漾著笑意。“我要你在我們開始新生活的第一 個早晨對我說實話,斯佳麗,你是全身心地愛我,抑或只是因為得不到 我才要我?” “哦!瑞特,你怎么能說這種讓人厭惡的話!我當然是全身心地愛 你,而且永遠永遠愛你。” 斯佳麗在回話前瞬間的猶豫,只有瑞特能夠聽得出來。他把腦袋往 后一仰,哈哈大笑起來。“我最最親愛的,”他說,“我可以預料我們 的生活絕不會枯燥乏味,我已等不及要出發了。” 一只骯臟的小手扯住他的褲管。瑞特低頭往下看。 “貓咪要跟你們去。”他女兒說。 瑞特將貓咪舉到肩上,眼中閃爍著父愛的光芒。“準備好了嗎,巴 特勒太太?”他問斯佳麗。“封鎖線正等著我們呢!” 貓咪興奮地哈哈大笑,她看著斯佳麗,那雙眼睛因即將吐露的秘密 而熠熠發亮。“舊繩梯藏在我的墊被底下,媽媽,格雷恩要我小心保存 著。”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來源:手機小說 書名:亂世佳人續集:斯佳麗
  • 推薦1:小說之家
  • 推薦2:書友之家
  • 推薦3:小說搜索
  • 推薦4:書房小說
  • 欄目導航

      AD

    熱門文章

      AD

    相關文章

      AD

    熱門圖文

    點擊數:
    买彩票的人